潮汕图片库
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新闻中心 > 社会 > 正文
潮汕十多万居民生活在江边 却因严重污染喝不上水

    广东潮汕平原三大河流之一的练江,因污染无法提供饮用水已经多年。“靠水吃水”对于练江流域的村庄来说,就是一个笑话。近日的一场干旱,再次将练江流域的十多万居民推向“无水可用”的境地。“练江的水都是黑色的,发臭,用来冲厕所,冲完后味道更难闻”。曾厝村的曾村长带着记者走到他们村旁的练江,对着乌黑的练江水狂叹气。

    “三十年前,练江水还是能够喝的,那个时候,也没有现在所谓的缺水问题,现在随着工厂越办越多,企业越来越大,练江水也越来越黑越来越臭,我们的饮水也就越来越困难了”。

    问题在于,连地下水也不能喝了。打了20多米深的水井,出来的水还是黑乎乎的,像墨汁。汕头潮阳区、潮南区的铜盂、和平、贵屿、峡山、胪岗、成田等镇都面临缺水的问题。有的村民为了取水,井打到了七八十米深。

    水价也越来越贵。“以前十几二十元就可以买一吨,现在要80到100元”,曾厝村的村长曾先生说,“但是没有办法,每个家庭都要用呀”。

    谷饶镇谷贵路,工人在清理河道闸口里的垃圾,河水黑如墨汁。

大面积缺水

    4月19日上午,起床不久的壶豆村的村长黄楚豪向往常一样在巡查了一下村子的情况,然后来到了村民黄楚钟家。

    壶豆村是一个自然村,在籍人口有1300多人,约270多户,外来打工的人口也有近千人。在该村有一半以上的村民都在从事再生塑料的生意。

    黄楚钟和村里很多人一样都是做再生塑料生意。在他家近千平方的厂房和停车坪中都堆满了再生塑料。黄楚豪到他家不是谈生意,也不是喝茶,而是为了从他家的水井里取水,然后带去送到潮南疾控中心去化验。

    黄楚钟家的水井是目前壶豆村唯一的一口深水井。“别人家的水井一般都是二三十米,他家的水井打了有七八十米深,我想着这么深的地下水各项指标的含量怎么样,是否能够用”黄楚豪说。

    水现在是黄楚豪近段时间来无比牵挂的事情。

    缺水,严重的缺水。缺水的不单是壶豆村,潮阳区、潮南区的铜盂、和平、贵屿、峡山、胪岗、成田等镇都面临了缺水的问题。

    一份2015年4月各镇轮供排期表上,对潮阳上述的6个镇街的供水时间进行了排期。基本上每个镇都是停水两天供水两天。

    “以往这个时候也会出现缺水的情况,但是今年确实比较严重。现在是大面积的缺水,因为供水受到影响的居民至少也有十数万人”,当地政府官员说。

    “别说是喝的水,现在是连洗澡洗菜和冲厕所都成了问题”,铜盂镇凤壶村的村民曾先生说。“我们村也有半个月没有水过来了”。

    在轮流供水的各个镇中,铜盂镇是受影响最大的镇。而在铜盂镇里,凤壶村壶豆村又是旱情最为严重的村庄。

共6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来源:南方都市报  将本文分享到:
关于更多相关 的资讯
【编辑:兹妮森】
我们也在这里:今日潮汕网新浪微博今日潮汕网腾讯微博视频空间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