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图片库
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揭西 > 乡土风情 > 正文
王爷洞

    王爷洞,即独山王爷洞,据说是三山国王中三王爷惠威灵应丰国王修炼成神的地方。它位于揭西县良田乡古石村、距县城西北约10公里的独山之巅。独山海拔789米,四周群山簇拥,云海茫茫,一峰独耸,势与河婆盆地南边明(银)山(海拔483米)、东边巾(金)山(海拔627米)成鼎立之状,遥相呼应。独山峰峦叠翠,林海茫茫,流泉飞瀑,鸟语花香,景观奇异,犹如世外仙境。以前王爷洞未被世人熟知,这里人迹罕至。如今神仙洞旁建筑有三王爷宫及土地伯公宫,被民众奉祀,并有信徒捐巨资修筑了蜿蜒而上的山道供香客游人方便上落,因此每天游客络绎不绝。山道崎岖陡峭,从山脚下拾级慢步而上,至庙宇处须一、二时辰,似考验求拜者的诚心与意志!
 
    关于三山国王的传说故事,已广为人知。河婆明、巾、独三山是三山神人发祥地。传说他们原来是南朝宋人,是异姓结义兄弟。老大姓连名杰,号清化,是个教书先生;老二姓赵名轩,号助政,是个屠夫,他们在明山与巾山修炼得道成仙。而老三姓乔名俊,号惠威,是樵夫出身,伐薪烧炭于良田独山,弄到脸黑黑的,故在三山祖庙中他的塑像是黑脸王爷。又由于老三的法力最高强,端坐在中间;而老大老二分别被塑成白脸与红脸王爷,列坐在两旁。

    那么,三山神人是如何诞生的呢?后来又因何被皇封国王,庙食于玉峰山的?有史料可寻的以元代翰林国史院编修官刘希孟撰写的《明贶庙记》(收编在明《永乐大典》)记述得最早最为详尽。文中是这样提及三山神人的出处:“世传当隋时以二月下旬五日,有神三人出于巾山之石穴,自称昆季,受命于天,分镇三山,托灵于玉峰之界石,庙食于此地。”玉峰山是明山遗脉,海拔422米,距县城西南三里,当地百姓又称大庙山。原因是山麓建有祖庙,即三山国王庙,庙祀三山神,是地方福神,也是其它地方包括远至台湾及东南亚一带所祀三山国王庙的原神鼻祖。

    但是,后人寻遍巾山却并未发现有三山神人诞生的石洞。那么,独山的神仙洞又是怎样找到的呢?据说有神仙托梦的传闻。以下摘录的是揭西良田籍知名作家刘俊合发表在《揭阳日报》上的《三山国王出生地传说》故事片断:

    话说有一商人因投资失利,一时落魄。一日到三山国王庙烧香祈愿,见天色已晚,就借宿庙中。半夜时分正睡得迷糊时,忽然金光一闪,梦见一位左手握帅印、右手执宝剑的金甲神人,笑眯眯地瞅着他说:“你积德行善,憨厚老实,本该坐享福禄,但因今年是你的本命年,冒犯了太岁爷,所以诸事不顺。你可前往独山,寻到我的‘胞衣迹’(出生地) ,并修个寺庙,解开世人千古疑惑之谜,我保佑你生意兴隆,事业有成!”说完,金甲神人就消失了。

    商人醒来,一看自己还是躺在床上,心想:哦,这是神仙托梦啊!笫二天清早,他跪在三山国王神像前磕头发誓:“神明在上,我一定奉旨寻找,等我有东山再起之时日,一定给您修造庙宇,再造金身!”

    于是,商人千辛万苦寻到良田乡古石村,向寨中老者打听独山是否有山洞,问遍村人皆说未见过。商人便在村中住下来,决心亲自攀登独山寻找。他每天雇请一熟悉地形村民陪同前往,至第七天,已将独山搜寻遍了,仍未发现神仙洞。眼看日落西山,在山顶一巨岩旁,商人感到十分困乏,便坐下歇息。忽闻一股暗香飘来,顿觉心旷神怡。循香寻去,见巨岩一侧有一丛墨兰花开得正旺,兰花丛边,隐隐露出一个方形洞口。阵阵凉风伴着兰花香气徐徐从洞囗吹出,证明此石洞通风透气。莫非这就是神仙洞穴? 商人欣喜若狂,立即与同伴进去一探究景。他俩小心翼翼地钻进仅容一人通过的石穴,没走多远,豁然开朗,只见内有一天然石室,石桌、石床俱有,旁有一泓泉水流过,幽极静极,的确是修炼仙道的好地方!

    商人回家后到处宣讲,广泛集资,然后雇工在神仙洞口建起王爷宫,请来三山国王神像供奉祭祀。“找到三山神老家了”的消息传遍各地,远近善男信女纷纷前来求福祈愿。据说有求必应十分灵验。但凡遇难者祈之则呈祥,谋事者祷之随其愿。而商人功成后返深圳特区投资,做生意顾客盈门,谋事业贵人扶助,家庭和睦,子孙满堂。

    这样说来,独山建庙祀三山国王是最近的事。那为何 “肇迹于隋,灵显于唐,受封于宋” 的三山神,却庙食于玉峰山下?

    首先从地理形势来看,明(银)山属莲花山脉,龙脉巍峨高大绵延不断,龙脉探头成明山后,逶迤而来又探头成玉峰,来龙结穴在山麓。此地前有榕水奔流而来,明堂广阔,远山如案,案置笔架,庙门正对银峰,山明水秀,风景优美,如此佳境无宫庙食祀,亦成风水宝地。三山祖庙建造于斯,“受命于天,镇三山,托灵于玉峰之界石,庙食于此” 正是符合风水原理得于长盛不衰,至今有一千四百年的历史,比潮州开元寺早三百年。

    其次,《明贶庙记》描述了最初建祠之异象:“降神之日,上生莲花,绀碧色,大者盈尺,咸以为异。乡民陈其姓者,白昼见三人乘马而来,招为从者,已忽不见。未几,陈遂与神俱化,众尤异之。乃周爰咨议,即巾山之麓,置祠合祭。前有古枫,后有石穴,昭其异也。水旱疾疫,有祷必应。” 从此,“潮州路三山之神之祀,历代不忒” 。因有神异才能服众,有求必应才能信众,因而受民众爱护得于保存。

    其三是有历史渊源。据专家查证, 目前确知的最早有关潮州三山神庙的记载,见于《宋公要辑稿》卷一二三六中之“三神山神词”条:“三神山神祠在潮州,徽宗宣和七年八月赐庙额明贶。”而被史学家广泛采信的史料便是刘希孟撰写的《明贶庙记》了,从而确信此地建庙祀三山神历史悠久、源远流长。

    佐证史料有:唐高宗时期名将、岭南行军总管陈元光,为平抚畲民之乱,于仪凤二年(公元67 7年)率军赴潮州,途经霖田都河婆,亲自到霖田祖庙祭祀,并作《祀潮州三山神题壁》诗三首。诗文如下:

    (1)孤随不尊士,幽谷多豪英。三山亦隐者,韬晦忘其名。胜迹美山水,妙思神甲兵。精诚谅斯在,对越俨如生。木石森驺伏,云烟拂旗旌。雨旸祈响应,龙凤敕碑铭。清泚符神洁,香芹契德馨。三山耀神德,万岁翊唐灵。  

    (2)孤云悦我心,一点通神意。流泉濯巨灵,深谷豁神智。魈魍神之兵,黎庶神所庇。精气烛彼天,名山妥灵地。岭表开崇祠,辽东建神帜。六字动天威,九重颁岁祭。相期翊国忠,我与三山契。  

    (3)孤征东岭表,冒雨一登临。再拜烟霞霁,群峰奎壁森。独山峰耸阁,中谷水鸣琴。明山卉木翳、遥林云雾深。瞻庙开明贶,平辽断秽祲。神飙号万籁,列宿献千禽。树尾扬旌帛,山头镞革金。葵阳烘固介,华露润华簪。鼎立峥嵘势,钟闻杳霭阴。绾荷权口勾,掬水洗怀襟。瀑布流觞咏,丰碑驻马吟。三山香火地,万古帝王钦。

    诗中赞美三山神庙风景优美,是“三山香火地,万古帝王钦。” 的地方,赞颂了三山神明护国有功,荫庇乡民百姓的功绩,同时“我与三山契” ,祷告神明助他东征成功。这就说明了一千三百多年前祖庙已经很有名气,引起这位朝廷命官的重视。

    另外,唐宪宗元和十四年,韩愈刺潮,时逢淫雨伤害庄稼,他作《祭界石神文》,并派员祭祀。祭后天霁云散,百姓欢欣鼓舞。这篇祭文是韩愈在潮所写五篇祭文之一,同被收录在《潮州府志》。据史学家考证,界石神即是潮州三山神。

    据史家研究,到了北宋,赵太宗刚建国,为了安抚民心,到处封山封神。由于潮州三山神名气大,也在封禅之列。传说赵太宗是因三山神助其建国有功,派出韩指挥大使到潮州府三山祖庙诏封三山神:“明山为清化盛德报国王,巾山为助政明肃宁国王,独山为惠威弘应丰国王”,赐庙额“明贶”。宋仁宗明道二年,又加封“广灵”两字。从此,三山神有了尊贵的身份称“三山国王”。

    以上所述均有史料可查,证明了河婆三山祖庙是潮汕地区最古老的神庙之一。一千多年来,三山祖庙屡废屡修,依然香火鼎盛,不能不说是奇迹!

    随着信奉三山国王神的民众愈来愈广泛,为了方便祭祀,各地到祖庙请香火回去设庙供奉的越来越多。如今,潮汕大地上建造的三山国王庙(俗称“老爷宫”)比比皆是,“拜老爷”是潮汕人最广泛的习俗。随着岭东移民,三山国王神也飘洋过海,传到台湾、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泰国等地。据有关人土调査,仅台湾就有三山国王庙170座以上之说。

    三山祖庙中,正殿供奉三位山神外,两旁还列有文武二官神像。他们是唐宋两代的钦差大臣。文者是唐代,官居舍人的木坑公王;武者是宋代,为赵太宗派出的韩国公指挥大使,是他们奉旨前来诏封潮州三山神的。以前河婆“六约”(晚清时代霖田都管辖的村落有二百多个,分为“六约”,即象门约、狮头约、龙潭约、南山约、马辂约、员埔约) 正月恭迎三山国王“出游”,其实大殿的三位山神王爷都没有出游,而是由这两位文武官神偶“木坑公王”和“指挥大使”代行出游。出游时,百姓亦称其为“大庙爷”。据说他们巡视大乡小村,驱赶凶神恶煞,视察民情,消除民间疾苦,与民同欢,故所到之处,香火迎接,五牲祭拜,炮竹轰鸣,可谓热闹非凡。

(作者:温德强)


附录:

《永乐大典》所载的《明贶庙记》全文抄录如下:

    元统一四海,怀柔百神,累降德音,五岳四渎,名山大川,所在官司,岁时致祭,明有敬也。故潮州路三山之神之祀,历代不忒,盖以有功于国,弘庇于民,式克至于今日休。

    潮于汉为揭阳郡,后以郡名而名邑焉。邑之西百里有独山,越四十里,又有奇峰曰玉峰。峰之右乱石激湍。东潮西惠,以一石为界。渡水为明山。西接于梅州,州以为镇。越二十里为巾山。地名霖田。三山鼎峙,其英灵之所钟,不生异人,则为明神,理固有之。

    世传当隋时,失其甲子,以二月下旬五日,有神三人出于巾山之石穴,自称昆季,受命于天,分镇三山,托灵于玉峰之界石,庙食于此地,有古枫树。降神之日,上生莲花,绀碧色,大者盈尺,咸以为异。乡民陈其姓者,白昼见三人乘马而来,招为从者,已忽不见。未几,陈遂与神俱化,众尤异之。乃周爰咨议,即巾山之麓,置祠合祭。前有古枫,后有石穴,昭其异也。水旱疾疫,有祷必应。既而假人以神言,封陈为将军。赫声濯灵日以著,人遂共尊为化王,以为界石之神。唐元和十四年,昌黎刺潮,淫雨害稼,众祷于神而响答,爰命属官以少牢致祭。祝以文曰:“淫雨既霁,蚕谷以成,织妇耕男,欣欣衍衍,是神之庇庥于人,敢不明受其赐!”则神有大造于民也尚矣!宋艺祖开基,刘长拒命,王师南讨,潮守侍监王某赴诉于神,天果雷电以风,长兵败北,南海以平。逮太宗征太原,次城下,忽睹金甲神人,挥戈驰马突阵,师遂大捷,刘继元以降。凯旋之夕,有旗见于城上云中曰:“潮州三山神”。乃诏封明山为清化威德报国王、巾山为助政明肃宁国王、独山为惠威弘应丰国王,赐庙额曰“明贶”,敕本部增广庙宇,岁时合祭。明道中,复加封“广灵”二字。则神有大功于国亦尚矣!革命之际,郡罹兵凶,而五六十年间,生聚教训,农桑烟火,骎骎如后元时,民实阴受神赐。潮之三邑,梅惠二州,在在有祠。远近人士岁时走集,莫敢遑宁。自肇迹于隋,灵显于唐,受封于宋。迄今至顺壬申,赫赫若前日事。 
    
    呜呼盛矣!古者祀六宗,望于山川,以捍大灾、御大患。今神之降灵,无方无体之可求,非神降于莘,石言于晋之所可同日语。又能助国爱民,以功作元祀,则捍灾御患抑末矣。凡使人斋明盛服,以承祭祀,非滔也。惟神之明,故能鉴人之诚;惟人之诚,故能格神之明。孰谓神之为德,不可度思者乎!潮人之事神也,社而稷之,一饭必祝。明山之镇于梅者,有庙有碑;而巾山为神肇基之地,祠宇巍巍,既足以揭虔妥灵。则神之丰功盛烈,大书特书,不一书者实甚宜。于是潮之士某,合辞征文以为记。记者记宗功也。有国有家者,丕视功载。锡命于神,固取其广灵以报国。而民惟邦本,本固邦宁。倘雨旸时若,年谷屡丰,则福吾民,即所以宁吾国,而丰吾国也。神之仁爱斯民者岂小补哉!虽然爱克厥威,斯亦无所沮劝。必威显于民,祸福影响,于寇平仲表插竹之灵,于刘器之速闻钟之报,彰善瘅恶,人有戒心,阳长阴消,气运之泰,用励相我国家,其道光明。则神之庙食于是邦,使山为砺,与海同流,岂徒曰捍我一二邦。以修。是年秋七月望。前翰林国史院编修官,兼经筵检讨,庐陵刘希孟撰文。亚中大夫,潮州路总管兼内劝农事,蠡吾王元恭篆盖。

(原载《永乐大典》卷5345)

来源:今日潮汕网  将本文分享到:
关于更多相关 的资讯
【编辑:兹妮森】
我们也在这里:今日潮汕网新浪微博今日潮汕网腾讯微博潮汕网视频空间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