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图片库
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揭西 > 乡土风情 > 正文
客区里的“福佬村”——灰寨镇桥上村

    在粤东大北山下、榕江上游灰寨河流域,有一个引起人类学专家学者极大兴趣的小村庄——桥上村。从1996年春至今,中山大学人类学系文化人类学专业博士何国强教授,每隔2至3年,都要来桥上村住点考察,每次住3至5天,最长的一次住了10多天。

    桥上村有何魅力吸引着大学教授、人类学专家呢?仲夏时节,记者与《灰寨情》主编温瑞庭先后两次来到桥上村探秘。

居客区三百年潮音不变

    我们知道,潮汕地区在全国甚至全世界都非常有名,因为这里形成了独特的潮汕文化,而潮州话是闽南方言的一种,就是潮汕地区文化的一个代表。

    揭西县灰寨镇是客家地区,桥上村是该镇仅有的讲潮州话的村子,全村现有140多户人家、800多人口,约占全灰寨镇4万多人口的2%左右。在长达3个多世纪里,桥上村人的“福佬话”始终“洁身自好”,不受影响、不被客家方言所同化。这就是桥上村的魅力所在。

    至于桥上村的潮州话为何不被周边的客家方言所同化?据桥上村年逾古稀的退休干部李标梅分析,主要有如下几方面的原因:

    首先是渊源关系。桥上村的始祖是赞文公,于康熙初年从讲潮州话的揭阳县霖田都大溪大园村迁来,迄今已有310余年的历史。大溪李氏上祖是从福建移来的。东联村委会主任李耀庭找来一本《大溪李氏家史》,书中也证实了以上说法:“大溪李氏家族自明万历年间?1590年前后 ,始祖盈春公从福建平和县迁来,迄今已有410多……”

    由此可知,桥上村民与大溪上祖是一脉相承的,原籍福建省平和县,其家族至今均使用闽南方言,后来称“潮州话”,俗称“福佬话”。

    其次是亲缘关系。大凡一地新移民的母语?方言 要延续下来,最重要的条件是有使用的空间,不用则废。桥上村李氏始祖赞文公是全家一起迁移来的。因此,“福佬话”首先在他的家庭中使用,然后随着人口的自然增长,形成一村的语言。桥上村《李氏族谱》载:“火德公第23代裔孙赞文公于公元1691年从大溪大园村迁至此地谋生置业……赞文公名斌,坤玉公长子。妣林氏,生4子:长荣升,次癸达,三荣俊,四荣德(止)”。由此可见,中青年时期的李赞文,已有一个6口之家。传说其四子荣德被水溺毙,但其另外3个儿子的后代人气很旺,足以使其母语有充分的使用场合。

    再次是地缘关系。桥上村是灰寨镇东联村的一个自然村。还有高龙、陈屋寮2个自然村,距桥上村均有500米以上;桥上村与南面的后洋村和西面的三坝村均相距1公里左右。周边这些村庄,全是讲客家方言的。使桥上村形成了一个相对独立又便与客家人交流的环境。同时,孩子们在客区学校读书,自小就学会了客家话。村民平时在与客家人的社会交往中,也能学到客家方言。因此,村里男女老少都精通客家方言,见到客家人讲客话,遇到潮人讲潮州话。

    访问桥上村的当天中午,我们在村里的朋友李标家中作客,因我们当中一人讲潮州话不太过关,饭桌上讲话就妙趣横生了。大家边吃边聊,若有人开口讲客话,大家都跟着讲客话,若有人引入潮语,大家又转而用潮州话交谈。李标及其妻子、儿子、儿媳及孙儿女都非常好客,纷纷热情地劝客人多吃点菜,有的用客家话说“夹来榜”,也有的用潮州话说“刈来配”?“榜”和“配”都是下饭的意思 。

    桥上村村民既讲潮州话,又通晓客家方言,在社会交际上带来极大的方便。老干部李标梅说:现在桥上村中青年在本县及深圳、广州、东莞等地经商的约有200多人,约占中全村总人口的1/4。他们会讲客话、广州话、普通话,有的还会讲英语,加上自己的母语,在商场上可以左右逢源,得心应手,成功者甚众。

风俗习惯不变中有变

    生活在客区里的桥上村村民,不但继承了祖祖辈辈都使用的闽南方言,而且也保持了潮州人的生活习惯,如“出花园”、“做丁桌”等。

    村党支部书记李映贵给我们详细地介绍了桥上村“出花园”的风俗。无论男孩女孩长到15岁,父母都要在农历七月初五为他?她 举行成人礼——出花园。一早起来,父母就带着孩子用宰好的鸡、鸭、猪肉?俗称“三牲” 和切成长方形的“砻齿 ”去拜“公婆母”,祈求保佑健康成长。其后,外公、外婆买来衣服、鞋子、大肚兜等礼物前来贺喜。大肚兜是装钱财的工具,寓意“自立自强”。邻里亲戚也会送来鸡蛋或衣物作为贺礼,气氛很是热烈。这种风俗在客区里是绝对见不到的。

    然而,身居客区的桥上村人也要“入乡随俗”,客家人许多生活习惯,他们也学了过来。如每年清明节,他们都与客家人一样用加糖发酵的米浆蒸制“碗仔饭”,上山祭拜先人。此外,举办婚礼、丧事?俗称“红白喜事” ,也与客俗大同小异,如办丧事,都是下午出殡,与客区无异。

富有魅力的地方文化

    闻知记者前来采访,桥上村不少村民都主动给我们当向导,参观古树、古建筑,并叙述了许多生动的故事。

    化作榕树的潮汕“梁祝”。桥上村东面,有两棵奇特的古榕:一棵纤巧多姿,妩媚动人且年年吐蕊,并孕育果实;另一棵高大挺拔,气势不凡。树干在2米高处分成两边,形成可同时通过两人的“榕根门”。虽然枝繁叶茂,却年年不见其开花结果。老人们说,这是雄树,另一棵是雌树。雌雄两树相距七八米远,互相倾斜、根脉相联,是一对恋人的化身。

    传说200多年以前,邻村王员外有个如花似玉、知书达礼的阿娇小姐。二八芳龄的王阿娇爱上了两小无猜、勤劳诚实的放牛郎许阿壮。王员外却嫌贫爱富,逼女嫁给纨绔子弟李公子。出嫁前夜,王小姐在侍女阿香的帮助下逃出家门,在桥上村边的小树林里与阿壮哥相会,互吐衷肠。王府管家带着豺狼一般的家丁要把他俩抓回去执行家法“沉猪笼”,阿娇阿壮清楚躲不过这一劫,天亮之前双双殉情在小树林里。没多久,在他们双双殉情的地方,长出两棵榕树。王员外闻知,便叫人偷偷地拔掉一棵。村民们在拔去榕树的地方修建了一座山神庙。谁知,山神庙门楼上又长出一棵榕树,长势很猛,树根从大门两侧扎进土中,把石门框都裹了进去。这棵榕树很粗壮,枝叶向雌树一边倾斜,好像在向恋人招手!

    这是一部潮汕版的《梁山伯与祝英台》悲剧,不同的是男女主角不是“化蝶”,而是“化树”。尽管有人不相信真有其人,但桥上村人都非常珍惜这一人文景观,很久以前便在鸳鸯榕的周围筑起了围墙,不忍这对“化树”的恋人再受到伤害。

    以楹联闻名的茶亭。在老村民李照和退休干部李标、李标梅等人的引导下,我们来到桥上村东面的大石碑茶亭。茶亭坐北朝南,是一房一厅一走廊的凉亭建筑,厅是敞口式的,四周架有供人乘坐的石条。正面墙上书写着“和风亭”3个行书大字,苍劲有力。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两面山墙上的一副楹联:为名忙为利更忙 忙里偷闲行且止/劳力苦劳心愈苦 苦中作乐坐何妨。经数十年风雨冲刷,匾、联字迹已是斑斑驳驳,但依稀可辨,同来的几位老人,不看也能随口背诵。

    在茶亭里,3位老人打开了“话匣子”:50年代以前,榕江下游的棉湖镇通向上游的河婆镇的道路,除了水路外,就是茶亭前这条驿道。驿道旁,每五里设一亭,从下至上依次有和风亭(又称大石碑茶亭)、同福桥亭、水亭、金营铺亭、且洞亭、朱坑径亭。前面3座茶亭在灰寨镇境内,都是灰寨群众集资建筑的。1933年,和风亭建成后,由灰寨善堂委托桥上村甜婆在茶亭为过往行人供应茶水。甜婆辞世后由其媳劝婆及孙媳再楼先后承接。祖孙3代人同为过往客人热情服务,声名远播。

    83岁的老人李照深情地介绍:几十年来,我祖母、母亲、嫂嫂在这里为过往行人烧茶水,天气炎热时,一天要用10多担水。忙时,父亲和我都来帮忙过。茶亭里这副对联引起很多过路人的兴趣,有的客人还说:“楹联好、茶水好、人情好,过了大石碑茶亭,脚步就轻快多了!”

    作者:杨建东

来源:《灰寨情》  将本文分享到:
关于更多相关 的资讯
【编辑:兹妮森】
我们也在这里:今日潮汕网新浪微博今日潮汕网腾讯微博潮汕网视频空间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