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图片库
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揭西 > 乡土风情 > 正文
河婆婚丧习俗浅谈

    河婆人称婚丧事为「红白事」,婚事为红事,丧事为白事;婚事是喜事,丧事是悲事,都有一些习俗和仪式。

    关於婚事有以下几种:

    一、明媒正娶。男女到了成婚年龄,便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择户成婚,即是男女双方都要找门当户对的接结亲。一般是先由女方的父母叫人用红纸写了「年龄、时生月日」由媒人拿去找男家合婚。男家拿了这「婚帖」叫相命(算命)先生合婚。相命把男女的生肖和时辰月日推算後,认为不会相冲可以成婚的,双方才敢谈婚事。经过合婚後,男女双方才由媒人约定地点、时间会面,俗称这种会面为「相看」。相看时要由男方招待午餐,并给一点小钱女方,叫「赏面钱」。经相看後男女双方都认为满意,才谈判具体条件。谈判条件是由媒人和双方的父母进行。其内容包括食甜(叫压定,即送糖料)、聘金(即女方身价银)、男方送给女方的食物和女方的嫁粧,及归婚日期等。女方是由男方送食物进行宴客的。最低级的叫「食鸡公酒」,即由男方送给女方二只公鸡、二壶酒、二斤猪肉和几对鸡蛋,而女方父母给的嫁粧也就很少。再高一级是食「箩格」,比鸡公酒的略高一等。第三种是「食箩」,此食箩格又高了一等。第四种是「食些」,比食箩又高了一等。第五种是「食郑」,算是最高级的了。要食什么等级,是由女方的父母提出。食得越高级,要给的嫁粧就越多。食物要在新娘出嫁前一天连同花轿抬到女方家裏。女方家则在当天中午用那些食物宴请宾客。而亲戚及朋友送的贺礼要连同嫁粧送归男方。要出嫁的姑娘在归婚日的早晨一定要和兄弟姐妹一同进早餐,叫吃「姐妹饭」。吃了饭後,姑娘便梳粧打扮,然後哭哭啼啼地由一位陪嫁娘牵着坐进了花轿。嫁粧由男方送礼来的人担去;多嫁粧的还要由女方派人送去。新娘被抬到了男家门前,先由一位男孩童拜轿门,然後由新郎把轿门打开,接着便由一位多子女的老太婆把新娘牵进了厅堂。新郎新娘一同拜了父母後,才进新房。男方就在当天中午大宴宾客以示庆贺。该晚便由青年男女大闹洞房,尽欢而散。还有一种叫「二婚亲」的,也算明媒正娶,但一般没有新婚那种礼仪,而叫算命先生合生肖和相看等就和新婚的一样。如果是女方再嫁的,出婚日不敢在娘家或婆家,而是走到另一个地方。所谓「二婚亲」,即是男女曾结过婚,以後再结婚的。

    二,童养媳。农村穷家人生了男孩後,怕以後娶小到媳妇,便去抱了一个女孩来抚养。等到女孩长人厂,由父母选定时日让男女成婚。俗称这种成婚叫「分床」。这种分床一般都是在除夕日进行。童养媳结婚最简单,不用花什么经济和举行仪式。

    三,童婚。男女才没有几岁,双方父母认为要结这门亲事,便把女孩迎到男孩家拜堂成亲。拜堂後,女孩则由其父母再接回去抚养,到长大後才到男家。但不用再举行什么仪式了。不过,这种量婚的例子很少。它有点类似中国封建社会时期的「指腹婚」。

    四,等郎妹和摘花顿。其实这二种都属童养媳范畴,所不同的是:生了男孩才抱女娃叫「童养媳」;先抱女娃後生男孩的叫等郎妹。「摘花顿」其实也是等郎妹,但不同的是,一般作父母者称「摘花顿」的为「收养女」,而称等郎妹为「小媳妇」。在新中国成立以前,客家人的婚姻基本上是包办婚姻,能够通过自由恋爱而结为夫妇并不受旧礼俗限制束缚的,只有极少数思想先进、能独立生活的知识分子。即使是通过自由恋爱的人,但在结婚时往往也不能摆脱上面说的那些礼仪。如果是天主教徒和基督教徒,除了不叫算命先生合婚以外,也是按照上述礼仪办婚事的。但他们又多了一层手续,那就是还得到教堂去,由神职人员按宗教仪式为他们举行婚礼。按宗教规定:教徒不得和异教徒结婚。「男女相看」这也是辛亥革命以後才有的事;在清朝的封建社会里,男女双方的婚姻在结婚以前根本谈不上见面。所以那时的婚姻制度,给人们带来了莫大的不辛,在抗日战争时期,更有当「人贩」的,竞把妇女当作商品成批买进来,然後带到各处去卖。这种就是最简单的婚姻了,什么礼仪也不用举行。男方愿意花多少钱去买一个女的回来作老婆就行了。

    五,纳妾。一般称纳妾为讨「细老婆」这也很简单,是由男方叫人把女方带来看看,认为合意後,就出多少钱买下,不用举行什么礼仪。纳妾者都是中年男子。天主教和基督教禁止教徒纳妾,实行一夫一妻制。它们还规定:如果不是一方死了,另一方不得再结婚。如果夫妇间不能继续维持夫妻关系,而一方去另找人结婚,就被目为「叛逆」。这和它的宗教神话有关系,因为亚当和夏娃就是一对夫妇生活。即使不是宗教徒,如果女方被男方抛弃而再与人结婚,也被认作「生离麻」,低人一等。但新中国成立後,施行「婚姻法」,人们改变了这种看法。

    随着社会的发展前进,用花轿抬新娘过门的作法也早已不存在了,而代之是用小汽车载新娘归婚。新娘要离开娘家时,再也没有啼啼哭哭了,而是欢容喜笑地由女伴们簇拥着上了汽车。因此新的一代人,对以往旧的婚俗已毫无所知。他们沐浴着爱情的阳光愉快地生活...至於办丧事,那真是麻烦事。

    家裏死了人,子孙就得守灵痛哭,不得走来走去,一切事都得由族中亲人料理。作为子孙的人,一定要赤着脚,不得穿鞋屐;媳妇、孙媳、女儿等一定要把耳环摘下。如果是做生意的人。一定要用白纸写上「家XX逝世,暂停交易」贴在门上,还要用一只写着「孝」字的白纸灯笼挂在门口。一般人死後不得在翌日埋葬,最少要停尸一天後方得出殡。族中房长就是丧事的主持者和最高指挥者。人死後翌日,就得向亲戚发送「报单」(讣告)。这种报单一定要用毛笔写在草纸上,内容是说明死者离世时间和出殡日期,格式都是从「家礼」的本子上抄来的。发报单要讲究份数,男的死了要发双数,女的死了则发单数,叫「男双女单」。报单要由专人送到受报户。送报单的人一定要在门外把受报者叫到屋外来,然後小受报者接报单并把它在门口烧掉。受报者一定要用白线缠在铜钱或钞票上送给投报单的人。在办丧事的过程中,无论联系什么事和到谁家,都得送给一截「红毛索」,以表示吉利。死者家裏要设灵位,要在灵位前点蜡烛,烧香和烧纸;如果是基督教徒,则只点蜡烛,而不烧香、纸,但要由教徒们到尸体前颂经。亲友们送的礼品一般是蜡烛、鞭炮、香、纸,也有送明旌(俗称「轴」)的。但明旌的长度也有讲究,也是男双女单,一般是女人死了就送五尺布或七尺布,如果是男人死了则送四尺或六尺布。也有人送布给死者作被盖,长度亦是按男双女单的尺数。入殓後是用斧头背钉棺材;是男的,由族长钉棺,女的则一定要由娘家代表(俗称「外家」钉棺,并先打响铜锣,叫「开锣」,然後才送上山土葬。一般在钉棺後要由法士(俗称和尚,但又不是庵堂裏的吃素和尚)做功德,叫超度亡魂;如果是天主教徒或基督教徒那就叫神父或牧师颂经。送死者上山时,孝子要穿蔴服、戴蔴巾,并用蔴皮系腰,要由媳妇手执火把在前面引路表示照明。现在人们不执火把了,只执一支手电筒就可以了,比以前省事得多。人们认为阴间的路是幽暗的,不给火光照明,死者之魂是无法前进的。在坟地上,要由和尚钉上「犁头符」;如果是基督徒,则钉上一木十字架。出殡当晚,还得请和尚做功德(俗谓「做灯」),孝子们被折腾得实在难堪。故俗话说:「和尚无睡,孝子无眠了宗教徒便没有此一举。第二天,孝子们又要备香、纸、蜡烛和其他祭品到坟前祭拜,叫「覆坟」。丧事至此结束。新中国成立後,「做灯」被废除了,因此孝子省事得多。穿蔴衣也改为白衫。现在也有部份人把死者实行「火葬」,这样样手续又简便得多了。过去做「白事」开餐时,只准吃糙米饭、咸菜、豆干和黄豆。可是近年来食风盛行,人们把死了人当作是机会,非大吃几餐不行,一定要好酒、好肉、好烟,开销很大,以致弄得死者家属在经济上造成困难。因此家裏有老人的人们都担心:一旦老人百年归寿,经济浩劫就会降临到自己头上。当然在经济上宽裕的人就没有这种忧虑,他们甚至要借此机会以炫耀一下自己。

    总之,过去河婆的婚丧习俗,都带有浓厚的封建迷信色彩,它牢牢地束缚着人们的思想,人们想摆脱它,多么不容易啊!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前进,新的事物总是要代替旧的事物,这些陋习,现在虽然改了许多,但还残存一些,相信新时代的人们,最後总会把它扔进历史的垃圾堆。

摘自:《河婆风采》  编著:蔡俊举 张志诚 刘瑶  校订:黄南翔

来源:《河婆风采》  将本文分享到:
关于更多相关 的资讯
【编辑:兹妮森】
我们也在这里:今日潮汕网新浪微博今日潮汕网腾讯微博视频空间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