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图片库
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揭西 > 人文历史 > 正文
有生命的桥
    粤东榕江上游、横江河上有一座名桥——济襄桥,此桥姓张。

    据说,河婆溪角村村民张经赞正直厚道,乐善好施,堪称慈善一族。那时,他见横江河水深流急,不能涉水而过,遂施建两条木桥,逢水涨时设渡。张经赞逝世85年后的一年夏季,河婆大地雷鸣电闪,大雨滂沱,山洪爆发,横江河上桥毁、舟覆、人亡!噩耗牵动着张经赞裔孙的心,大家决心继承祖先的遗志,从“济襄公偿”中取出大洋18000元,建筑新桥。家族成员—涌而上,肩挑手扛,抛洒血汗,竞献义工,四年奋斗,感人至深。1932年农历2月21日,济襄桥终于诞生了!

    济襄桥全长90米,宽4.6米,高13米,还浇筑有2.8米高的通花栏杆。见过世面的人都说:她像铁路桥,也像中国与朝鲜接壤的“鸭绿江桥”。古朴的河婆增添了一道奇特而美丽的风景线。

    说济襄桥为名桥,并不是她用当时罕见的“红毛灰”来浇筑;不在于“济襄桥”三字出自大诗人、著名书法家于右任的大手笔;不在于桥上镌刻的对联“群伦资利济,终古镇怀襄”为当时暨南大学校长郑洪年所撰;也不在于另一联句“济人登彼岸,襄事福榕江”为原广东佛教会长、近代名僧铁禪和尚所作;而在于她在那个国难当头民族垂危的岁月里经受一次致命的打击。

    1939年农历5月13日,几声清亮的鸡啼后,济襄桥醒了。溪雾给她披上乳白色的轻纱,接着,朝阳又给她镀上了金光,她更显得雄伟可爱,开始了新一天的善行。粤东各地的百姓陆续过桥去朝拜名闻海内外的“三山国王”,祈求国泰民安、万事如意;革命志士过了桥去寻找革命根据地,奔向海陆丰;横江两岸的老百姓络绎不绝地来往于桥,各自去购买农具、油盐酱醋、化肥农药,或者猪仔菜秧。河婆像往常一样静谧而又繁忙。

    突然,河婆上空传来几声刺耳的啸叫,人们抬头看见天空中飞来两个银白色的怪物,盘旋一阵后就开始“拉屎”,接着传来巨大的爆炸声。有人喊:“日本人轰炸河婆来了,快跑!”人们这才开始恐慌,四处奔跑躲藏。一颗炸弹击中了济襄桥。那桥一阵颤憟,疼痛难忍,以为自己要死了,但她睁眼一看,发现身上只是被挖掉了一团肉,留下一米多直径的窟窿。她呻吟着喃喃自语:“日本离我几万里路,一贯无冤无仇,为何来炸我!”

    那天,目击者看到了桥生命的悲壮,了解到桥刚满7岁,正值儿童的年龄。

    日本人的恶行,炸死了两个平民。一架战机在返航途中坠毁了。人们说,这是被“护国庇民”的三山国王击毁的。人们从四面八方跑来观看日本人侵华的罪证,人们抚慰济襄桥,称赞她的坚强,对于她的不幸寄以深切的同情。记者们纷纷前来拍照,潮、揭、梅等地的报纸争相登载大字的新闻消息,济襄桥就这样成为名桥。

    济襄桥从此带着伤疤继续服务人类。

    几十年的日子,匆匆在桥上走过,一去而不复返。在桥上走过的人们,有的成为将军、党政领导、侨领、企业家、科学家、文学艺术家。人们一代代从桥上走过,走过了战乱、贫穷、温饱,奔向小康。

    为了这些,负重的桥又经受一次致命的打击。那是1970年中秋节的凌晨,横江水库溃壩,铺天盖地的惊涛骇浪扑向她,她虽然岿然不动,但却受了重伤,大折寿年。

    因此,我深深地爱上了济襄桥,常常披着金色的阳光,或者踏着美丽山城迷人的夜色在桥上徜徉。我安静地踱步,品味生活,发现灵感,醖酿诗文。

    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桥被封了,被告知桥己经成为危桥。也就是说,她已经老了。我伸出手,撫摸桥,热泪盈眶,感慨万千。

    有一天,我发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站在桥头,用白色的纸巾优雅地擦拭泪水,我好奇地问:“老兄,你怎么哭了?”老者说:“济襄桥才80岁呀!没想到她已经老了。由此,我想到了我自己。我这辈子也喜欢被人当桥,做了许多善事却得不到善报。我有个朋友讨厌单位上的人,单位上的人也讨厌他。我帮助他走上了新的岗位,此后,他的老婆、弟弟等一家子人都因此得益,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有一天,因为我对一件事处理欠妥,他找茬子跟我翻脸,我忍无可忍就顶了几句,从此,我们就断绝了来往。还有一个朋友,因为我的指引 ,他后来当了官,家运昌隆。当我受到了很大打击的时候,他却保持了沉默,我实在伤心透了!我知道,生命的离去已经离我不远了,难道,我要带着这些怨恨离去吗?”听着听着,我愤懑不已,但却无言以对。假如我痛骂那些忘恩负义的人,就会增加他的怨恨,让怨恨排斥了快乐。沉思良久,我说:“老兄,把烦恼抛到脑后去吧。行善的人必定会福荫儿孙。请接受我转赠给你的一句别人的名言:忘却自己给别人的好处,牢记别人给你的恩德。”

    人和桥,终会老的。济襄桥老了,她牵动着海内外乡亲的心。揭西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成立了“河婆济襄桥重建筹备组”。济襄公裔孙筹集了300多万元善款,让桥重生。

    新桥保持着原来的风貌,桥面扩至7.65米,桥东增建一座济襄亭,“济襄亭”三字出自原中央军委副主席迟浩田的大手笔。亭与桥相互映衬:秀丽、雄伟,成为揭西美丽山城最为美丽的画图。2011年9月4日,“河婆济襄桥重建竣工暨济襄亭落成、桥西路重修通行庆典仪式”在桥东隆重举行,向世人宣告济襄桥的新生!

    姓张的桥获得新生,河婆蔡黄刘等各姓纷纷为之贺喜。如果说,旧桥为80岁,那么,新桥应从81岁起算。如果张姓永远让老桥新生,济襄家族的善事连绵不断,那么,济襄桥就是“万岁桥”了。这是我的猜想。该如何计算,得由济襄裔孙定夺。总之,桥的新生,是十分令人感慨的事,她会勾起人们对于人生的回味,以及对未来的向往。

    中秋节过后的一天晚上,我从河山新村出发散步,走过滨江公园,绕过东堤路,行至小巧秀丽的济襄亭,累了,就坐下小憇。

    桥头,有一位约摸80岁年纪的老妇面对大桥发呆,一会儿后,她掏出手帕来擦眼泪。我诧异:又是一个怨恨忘恩负义的人么?我上前问道:“大嫂,你碰到了不顺心的事情吗?”老妇抹干泪水,羞赧地说:“没有。我这辈子都生活得很顺心。我从20岁起就乐于助人,给人们当桥过,人们都感谢我尊敬我,所以每一天我都很快乐,觉得整个世界都非常美好。可是,我得了癌症,将不久于人世,我想,济襄桥老了,能以原貌和名字重生,可我就办不到,所以我哭,哭自己。”

    面对这位善良、高尚、可爱的老人,匮乏口才的我觉得一切劝说都是苍白无力的。我把目光移向大桥,忽然灵感一闪,说:“您有儿女吗?”老人说有。我说:"济襄公过世很多年后,他的裔孙就建起了这座桥,行起了大善大爱;济襄公后裔张双惠女士的父亲张振刚先生逝世几年后,作为女儿捐出了20万元建桥善款,让父母千古流芳。我相信,您的儿女也会像您一样,也是一个慈善家。日本人的炸弹炸不毁济襄桥,您要学习她的坚强,战胜病魔!"老人点点头。

    望着老妇离去的背影,我在想:人生在世要过许多桥,但要记住最关键的桥。无论是乐于助人精神的桥,还是物质的桥,都是高尚、可爱、伟大的桥。她们促进了社会的和谐和进步。人生是短暂的,当你寒冷时、坎坷无助时、贫困时、渴望进步时能够接受到别人的帮助,那是缘份和幸运。当你享受着别人的帮助过后获得的幸福时,千万不要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翻脸,也千万不要正当恩人需要帮助时麻木不仁,让善良的人伤心!许多人不求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只要你不要忘记你是怎么走过来的,多一点感恩微笑就行。让甘当人桥的人享受到行善的快乐,你就是善良的人。这样做了,刚才那个老妇,就会“觉得整个世界都非常美好”,面对死亡,还泪洒桥头,留恋人间。在人前,有谁说他是济襄公的裔孙,人们当即肃然起敬,报以感恩的笑容,得到鼓舞的济襄人就会乐于使济襄桥永生于人间。

    济襄桥,善良的人,愿你长寿!

    (作者是原揭西县文联主席,现揭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副研究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有作品200多万字散见海内外,获国家级省市级54个奖项,主编书籍6种,出版《发廊妹》等作品集9部)
来源:今日潮汕网  将本文分享到:
关于更多相关 济襄桥 的资讯
【编辑:兹妮森】
我们也在这里:今日潮汕网新浪微博今日潮汕网腾讯微博视频空间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