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图片库
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揭西 > 人文历史 > 正文
揭西汤湖
  从前,笔架山下的峡谷泉边,每天清晨,总能看见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在洗衣、汲水,偶尔还可以听见她那清脆婉转的山歌声。她名叫阿媛,是住在山下那间泥屋里阿山的妻子。
 
  阿山是一个正直勤劳的樵哥,他俩勤俭持家,服侍着年过七旬的瞎眼母亲。阿山每天上山砍柴,阿援在家纺纱织布,养猪喂鸡,挑水煮饭,料理家务,真是心灵手巧。阿媛服侍瞎眼婆婆无微不至。一家三口,粗茶淡饭,安居乐业。
 
  在一个冬节前夜,阿媛在枕边告知阿山,自己腹中已有喜,夫妻俩乐得笑颜逐开。次日,阿山起得特别早,上山砍柴去,阿媛送到门外,叮咛道:"山哥,今天是冬节,又是团圆日,望你早去早归,我煎好煎饼等你回来。" 阿山微笑点头上山去了。
 
  阿媛在家煎好煎饼,时过晌午,阿山未回,于是,阿媛包了几个煎饼,提茶带镰,到山拗接柴去。
 
  阿媛来到冷水泉边,转个弯刚要踏上山路,忽然听见山上传来咿呀秽语。寻声望去,发 现山拗里八个人窜下来。阿媛正待闪避,但这班人已到眼前,为头的正是人们常常咒骂的歹徒财主刘大。原来这是个好色之徒,在家玩腻了,趁节日凑了狐群狗党出来寻花问柳。这个色中饿鬼,在野岭峡谷中遇见如花似玉的单身女子,邪念顿生。他嬉皮笑脸,步步逼近, 众贼哈哈大笑,把阿媛团团围住。阿媛见势不妙,上不见山哥,下没有乡亲,她怒气填胸,扬起青镰,厉声喝道:"你这帮猪狗!谁敢前来,就像这个!" 她手起镰落,一丛芒草纷纷落地。 那骄横跋雇的刘大仗势欺人是家常便饭,自认为这女子软弱可欺,便张开两手猛扑过来。 阿媛忍无可忍,挥镰砍去,削断了刘大两个手指。恶鬼没料到这一着,被砍得鲜血淋漓,颠扑在地,嗷嗷嚎叫:"打死她!打死她!" 众喽啰一拥而上把阿媛当场打死了。这时,阿山从山上担柴下来,看到妻子死在狂徒手下,悲愤万分,拔出尖担,大喝一声,冲上去与他们拼搏起来,无奈寡不敌众也受了重伤倒下去。那群喽啰奸笑着扬长而去,还扬言要烧阿山的家。
 
  阿山苏醒过来,见阿媛已死,抱尸痛哭。他摸黑回家,备了薄棺,在乡亲的帮助下,把阿媛的尸体埋在冷泉旁边。
 
  阿山自从妻子遭此横祸,悲痛欲绝,为了老娘,把眼泪强往肚里吞。他恐怕刘大不肯罢休,便带着老娘,含泪告别乡邻,从山下搬到笔架山沟里搭寮避难。
 
  光阴易逝,转眼又是一个冬节日。阿山为了过节备好糖果、猪肉,做好煎饼、甜圆,和老母共餐。老母边吃边想起惨死的媳妇,禁不住眼泪簇簇地落下来。阿山安慰老母道:"阿媛死去不能复生,如果太悲伤了,会伤了身体,请多保重,休息去吧! " 阿山扶老母就寝后,自己却更加悲伤。寒风从茅舍的缝隙吹进来,吹得松明之火闪烁摇晃,顷刻随风而灭。阿山只得和衣而睡,可是怎么睡得着,阿媛的音容笑貌,举止言行,都浮现在眼前……忽然门枢响了,进来一人,阿山定睛一看,惊喜地说道:"阿媛,你回来了!" "我还活着。我呀,生为娘,死为娘,怎舍得离开呢?我知道山哥辛苦!为了减轻阿哥的负担,我在山下冷泉边烧热水,你早晚要用水可去挑取。" 说完,转身走出门外。阿山舍不得妻子,连忙追上去,不料咔嚓一声,脚被竹椅绊了一跤,跌倒在地,惊醒过来,原来是在做梦。说也奇怪,这时,东方已经发白,窗外一切依稀可见。阿山回想刚才之事,似梦非梦,半信半疑。于是提了水桶,开了柴扉向山下泉边望去,往常分明的山色,变得云蒸雾罩,热气腾腾。他飞步来到泉边,环顾四周,却不见阿媛身影,惟见源头热气腾腾,用手一探,确是滚汤。阿山心情激荡,放声呼唤"阿——媛!" 但闻山鸣谷应,不见妻子颜容。
 
  此后,每天早晨黄昏,阿山总到汤口取热水,为老娘洗面洗身。老娘说:"阿媛还在?"阿山说:"阿援没有死。" 乡亲们都说:"阿媛娘娘真的在地下烧热水为我们造福!"
 
  冷泉变为温泉的奇迹,传到刘大耳边。他心存不善,又带了喽啰来到温泉,企图毁汤。岂料钎落泉喷,沸腾的热水把刘大等统统烫死。村民们兴高采烈地说,这是媛娘娘报了仇!
 
  阿山用阿媛烧的热水为娘洗身,健康长寿,直至百年送终。老娘死后,阿山仍过着风吹日晒的苦日子。一年秋天,他依旧上山砍柴,突然浓云密布,电闪雷鸣,狂风夹着暴雨瓢泼下来,霎时山洪骤涨,阻断来路。这时一个牧羊女失足落水,阿山丢下柴担,扑入深坑恶涧, 拼命救起民女。因过度疲乏,自己却被洪水卷去,淹死了。乡亲们含泪把阿山的遗体与阿媛葬在一起,永远纪念这一对可敬的夫妇。
 
  后来,温泉边那个村就叫汤边村,现在仍然沿用此名。温泉下自然形成一个宽广的平湖,叫做"汤湖塘".
来源:今日潮汕网  将本文分享到:
关于更多相关 的资讯
【编辑:兹妮森】
我们也在这里:今日潮汕网新浪微博今日潮汕网腾讯微博潮汕网视频空间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