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图片库
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揭西 > 人文历史 > 正文
河婆逸事
  大同医院门前的画与诗旧时,河婆镇大同医院是河婆地区一家最大的西药医院。在该院正门前,两旁建有两扇矮墙,在墙壁上,各写有一画并题诗一首。诗画极富寓意,以警醒世人。
 
  左边的墙壁上画的是三个驼背人不期而遇。其诗:张驼出门去探亲,路逢李曲说原因。
 
  黄弓拍手哈哈笑,看来世上无直人。
 
  右边墙壁上画的是一位龙钟老人骨瘦如柴,肩上挑着两箩牛角,步履维艰。其诗:写者无差无错,看来要斟要酌。
 
  少年不知勤俭,莫到老来担角(耽搁的谐音)。
 
  喝尿水从前,逢农历八九月间,此时天晴气爽农事疏闲,乡民天天都要上山砍柴刈烧,以备年关与来春日子的烧水煮饭的应急燃料。
 
  一老伯每日上山时,肩上尖担上必挂着一罐茶水,待攀到半山路边一藤蔓葱浓处,把茶罐匿藏,回途时再取罐饮喝,既解渴又可小憩。想不到,他的行踪举措被邻村三个结伴砍柴的后生发觉。此后,老伯每次回途取罐时,罐内已空空如也。如是者三日。待第四天,仨后生照旧抢在老人前头,在藏匿处摸罐偷茶喝。第一位仰头猛吞三口,便聒噪说是尿水,第二位夺下仍往嘴里倒,感到味道不对,仍喊,真是尿也!第三者想,你俩都喝了还不让我来,立马夺过,尽往口中灌……
 
  这是老伯以“好事不过三”的土规则用尿水代茶水惩戒贪得无厌三后生的小伎俩。
 
  “哇吾哉”
 
  “哇吾哉”是潮语不知道或不清楚的意思。
 
  上世纪初,河婆镇杨屋街街尾住一户潮籍谢姓人家;家主为人善良诚实深得街坊邻里男女老少的赞誉。昵称“谢老”以代其名。
 
  一日傍晚,谢老出圩门沿东南河畔小路闲情漫步,不意碰上两个兵卒急匆匆前来问话:老头,有马走过吗?谢老举手道:“马往那边去了”。他把所看到的真实情况相告。不待一会儿,兵卒气呼呼返回,一个举手掴谢老两记耳光,一个出拳打其肩部“丢那妈,敢骗老子”。好心遭雷打,谢老在蒙头转向中看着走远的兵卒,不解其意。自事后,凡人有事相问,谢老一概“哇吾哉”回答。左邻右舍相遇问安:谢老!吃饭了吗?他仍然回答“哇吾哉”。
 
  “哇吾哉”在很长一段时间成了镇上不跟人言的口头禅。
 
  耶牧师买鸡卵旧时牧师楼(今揭西县武装部附近)是外国传教士居住的地方。一日,一牧师到近处的张家围村,想要买回一些鸡蛋。村街中他见一老妇在门前喂猪,便走前问话:叔婆,您家可有鸡卵卖吗?妇人回话道:有——声尾拖得老长。牧师听到有便站着等。待老妇喂完猪食,还迟迟不见其拿蛋来,心急再问:叔婆鸡卵呢?老妇却大声回话:都话汝知么话!
 
  牧师不解,明明说有现又说无。
 
  至今,河婆人回答人家时,“有”字声尾拖得长长时,有即无也。
来源:今日潮汕网  将本文分享到:
关于更多相关 的资讯
【编辑:兹妮森】
我们也在这里:今日潮汕网新浪微博今日潮汕网腾讯微博潮汕网视频空间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