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图片库
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海陆风 > 人文历史 > 正文
海丰历史文化特色探研
hlf.jrcsw.net  今日潮汕网·海陆丰  2011年10月02日 08:46

  咸和六年(公元331年)从博罗县析出,取“临海物丰”之意置县,地域为今汕尾市及揭西、普宁、惠来一部分,这里所称海丰,包括整个汕尾市。置县一千六百多年来,海丰地域尽管增减不一,但海丰地名一直保存至今而没有改变,这本身就是一种独特的历史文化现象。1991年2月,广东省人民政府公布了首批11座省级历史文化名城,海丰名列其中,揭示了海丰丰厚的历史文化份量。

  海丰移民大多来自福建闽南,作为一个福佬文化亚区,外人多混同于潮汕文化,而建置长期隶属于惠州,又是一个以客家文化为主的广府文化与客家文化杂交区,游离于两地之间,长期以来没有认同感,文化上处于两难的境地。文化归属上,潮汕文化从来没有把海丰纳入,海丰也很少认同潮汕,甚至有排斥感。以方言为主的文化区域划分,又把以操福佬话为主的海丰与操客家话为主的惠州划清了界线,方言不同也导致了文化交流的缺失。本文试从文化地理背景以及由此产生的心理特点、本地的历史文化特色就海丰历史文化进行探研,旨在为海丰文化现象的探索尽点绵薄之力。
 
  一、封闭而开放的地理背景及心理特点
 
  海丰地处莲花山脉东南麓,东接揭阳,西连惠州,北邻河源,南临南海的红海湾和碣石湾。东、北、西三面群山环抱,莲花山脉为东北、西南走向斜贯地域的北部和西部,海拔千米以上的山峰有莲花山、银瓶山等23座,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和分水岭。水系因受到地势影响,北、东、西三面边境界线又是水系分水线,形成三面封闭集水系统,主要河流螺河、黄江、乌坎河、赤石河多源自边境附近,自北向南倾泻,独立注入南海,流程短,流量集中于汛期。

  地域的狭长和封闭,水系的独立,使海丰既无法溶入东边韩江的潮汕平原,也无法溶入西边东江的珠三角平原,而成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地域单元,颇有夹缝求生的意味。地理环境比较多样复杂,沿海地区仰给于海洋,发展海洋文化(这种开发早在5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已进行,可从沿海相继出土的石器、陶器佐证);而内地台地、丘陵广布,水田面积狭小,稻作文化欠充,只番薯等杂粮在土地利用上占优势,在明末以后并成为主食,这也是它异于上述两个平原的特色之一。

  汉开凿羊蹄岭,特别是唐宋以降,使海丰成为广州通粤东官道和传统商路必经之地,驿路通过群山封闭的垭口,传递了广府、福佬和客家文化,使海丰成了三种地域文化的中转站,同时接受了客家文化和广府文化的影响。明代推行卫所制度,海丰因扼惠潮官道,为粤东海防重地,在境内设置碣石卫及海丰千户所、捷胜千户所、甲子千户所,并带来了属于北方的军屯文化。加上境内百越文化的遗存畲族文化及疍民文化的共存和沉淀,使海丰更有别于东邻的潮汕文化。

  以上的地理、地域背景,使海丰形成了一种适应性强、富有冒险精神、敢为人先、容易爆发但不善坚持、兼容并收又好斗、具有短期行为心理的特点。在内容易“窝里斗”(俗谓海丰为“牛地”,好斗),在外讲乡情义气,抱团作战,是以有“天顶雷公,天下海陆丰”之称。在文化心理上,海丰人既自尊又自卑,在强烈捍卫本土文化的同时,接纳并认同带有强烈海洋文化气息的广府文化,反映在语言表象上又排斥外来文化,如称广府人为“本地仔”,潮汕人为“涩肚”,客家人为“客仔”,外省人为“老苏仔”,表现了复杂的文化心理,兼具了封闭的山地心理和开放的海洋心理特色。
 
  二、丰厚的历史文化沉淀和多样的历史文化
 
  据史志记载和实物考证,早在5000多年前的新石器的中、晚期,先民们就已在海丰东南沿海聚居生息。历夏、商、周至春秋为“南蛮”之地,是“百越族”的一部分。随着东晋、宋末、明末清初几次移民高潮,大量汉人迁入海丰,原住民百越土著或迁徙,或同化,构成了海丰历史文化的低层。至今海丰依然有两万多人的疍民以及有一个畲族村,尽管疍民通用汉语言文字,但民俗独特;畲族没有自己的文字但有本民族的语言,即畲语;均与百越俗有着密切的渊源关系。而现有海丰文化的方方面面包括物质生产文化、物质生活文化、精神文化都深深烙上越文化的印记。如物质生产的稻作、航海捕鱼、麻葛纺织、赶圩等;物质生活的饭稻羹鱼、杂吃成风、喜吃生海鲜,婚俗的夜间迎娶,葬俗的“买水”、“二次葬”等;民间崇鬼神、崇巫、信万物有神、信自然神等;社会风俗旧时械斗成风,以红、乌旗分派相攻击,这些都与百越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局促海隅处于省边国角的地理环境,也沉淀了丰富多彩的民俗文化。从生产、生活、人生礼仪、信仰、岁时、娱乐等有一整套独特的民俗体系,并保留了一大批非物质文化遗产。2006年国家公布的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海丰就有白字戏、正字戏、西秦戏、陆丰皮影戏、滚地金龙荣居其上。此外,钱鼓舞、海丰麒麟舞、汕尾渔歌、河田高景、英歌舞、海丰民间歌谣、高田秋千歌、舞象、舞虎炮、原始道教等或上省名录,或为群众所喜爱而盛行不衰,至今仍在城乡间原汁原味的演绎,展示了海丰多元的传统文化。移民人口来源的多元化,也在海丰显示了方言的多样性,福佬话、客家话、白话(粤语)、尖米话、军话和谐共处,并逐步演化成以福佬话、白话的双方言区域方言现象,显示了广府文化,港澳文化的强势溶入。

  南宋末年宋室君臣南逃广东,经海丰的军事活动余波所及,应是海丰政治文化的发轫。尤其是景炎三年(1277年)冬,文天祥方饭海丰城北五坡岭,突遭元兵袭击被捕,由此于明正德年间而建旨在纪念文天祥的方饭亭,更成了海丰政治文化的地标性建筑。近三百年来,富有抗争传统的海丰人,以文天祥精神为激励,前仆后继,不断反抗压迫,寻求解放。从清顺治初年的郑亚长、徐凯等率众响应郑成功南下勤王,起义反清复明。直至顺治三年至康熙三年(1646-1664),反抗清廷“移民缩界”政策的苏成、苏利领导的农民起义;咸丰四年(1854年),海丰三点会首黄履恭、马逢九、黄殿元等响应太平天国运动的农民起义;邑人陈炯明、陈潮参加的辛亥革命等等,期间起义抗争数不胜数。

  薪火相传,奋斗不息。1927年11月21日,由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著名的农民运动领袖彭湃领导的农民武装,经过艰苦奋战,在海丰宣布成立苏维埃政府,成立了中国第一个县级红色政权,海丰县城因此而被誉为“东方小莫斯科”。海丰由此成为全国十三块革命根据地之一,遍布海丰各地的无数革命旧址和遗迹,如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红宫红场旧址等,至今衍变成了红色旅游文化,这成了海丰特色的历史文化现象。

  海丰历史文化在近现代的特质除了上述的政治文化,处主流地位的是海洋文化。背山面海的特性加上海洋的开放性,使海丰文化深受港澳文化的影响,民国初期海丰人陈炯明主政漳州和广东期间,先后两次公派留学,以及由此在海丰掀起的留学潮,使海丰之后催生一大批国际、国内有影响的名人,如留学日本的革命家彭湃,民俗学家钟敬文,著名爱国民主人士陈其尤,哲学家马采等;留学法国的音乐家马思聪,人类学家杨成志等。这种群星灿烂的名人文化现象,是海丰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也是一个值得深入研究的课题。

  海洋文化在海丰的另一大影响,就是侨乡文化。早在宋朝、明朝,海丰就有居民移居海外,清初移民人数逐步增加,清末民初形成高潮,民国时期仍络绎不绝。据统计,仅就现汕尾市辖下的海丰县,现有户籍人口77万人,而旅居海外侨胞和港澳台胞达60多万人。这些侨民分布西欧、东南亚及港澳台,长期与家乡联系密切,为家乡带来经济的同时,也带来了西方文化理念,并使海丰文化深受西方文化的影响,如体现在建筑上,有现今依然保存完好的,民国时期建造在海丰县城附近的一批西式建筑,海城和汕尾的骑楼等,其带来的开放观念使昔日的汕尾有“小香港”之称。因此,侨乡文化也是海丰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自近代以来,在岭南文化的多元文化体系里,海丰文化不断输送资源,为其提供和遗留了一定的、有形和无形的文化遗产,但其地理独特并由此生成的相对独立的历史文化现象,却缺乏系统、深入的研究,只零散见于史志、族谱、书刊、报章等,作为一笔宝贵的文化财富,挖掘、整理、研究、传承和发展海丰文化,理应成为地方政府有关部门、海陆丰地方历史文化和民俗文化研究者的当务之急。

  作者:许宇航

来源:今日潮汕网
分享至
【编辑:兹妮森】
我也说两句
  • 用户名:   验证码: 匿名
  •   请发言时注意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本站有义务配合有关部门提供相关记录,违法违规的言论可能成为对你不利的证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