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图片库
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文学 > 杂文 > 正文
儿时伙伴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2年08月26日 08:57  作者:杜祝珩

    “丽影尘封二十载,一朝获息心扉开,待到来年花开日,儿时伙伴畅叙怀”。朱的信息,让我兴奋无比,这是我在年关收到同学会的信息,二十一年的音信渺茫,二十一年的时光隔绝,岁月的刀会把儿时的伙伴雕刻成什么样呢?我对春节的同学聚会充满期待。

    时光的流逝,并没有疏远同学间彼此的距离,并没有淡化同学之间纯真的情谊;收到这样的信息,让我的心涌起阵阵暖流,闭上眼,许多往事就如潮水般向我涌来;经过了人生二分之一的生命历程,让我最熟悉,最难忘的仍然是那些旧时光……

    那时候,青涩的年龄,青春的活力如乍泄的阳光到处跳跃。我们常常利用星期天,偷偷跑出去玩耍。可而对于家教甚严的我,出一趟门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作为教师的父亲,看管我这个调皮的孩子,更像对待犯人般一刻都没有松弛。那次我们约好下午一起到大堤上玩,你们都骑着自行车出来了,巷里的口哨声,就是我们集合的暗号,可闷在家里的我,出又出不来,呆又呆不住,心里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眼睁睁地盯着午休的父亲,竖起耳朵期待着父亲的呼噜声快点响起;父亲午睡的习惯是我每次行动的机会,那时节父亲的呼噜声,对我来说就是最美妙的音乐,音乐响起,我就向母亲使眼色,母亲就会蹑手蹑脚地帮我抬自行车,开大门,迈过门槛,我就是出笼的小鸟了!
大堤上,我们放松自己,尽情欢笑。会讲故事的同学把大伙都逗得前俯后仰,会弹吉他的同学把气氛调上高潮。这时候,朱就会把手放进裤袋里,悠悠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然后变戏法似地掏出一包糖,贪吃的我见到糖就会两眼放光,带着尖叫,带着甜蜜,和大家一起分享那份快乐,五分钱一包的糖粒,就可以把大伙的嘴封得甜甜蜜蜜,至今让我认为那时候的糖就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糖;天,蔚蓝纯净,草,翠绿柔软,不知名的野花也在水边嫣然一笑,青春的情怀荡漾在清澈的韩江水面,激扬的歌声飘荡到很远很远;直玩到夜幕降临,星星闪烁,月亮朦胧,我才猛然一惊,回家免不了挨父亲的一场批骂。

    起绰号,又是我们玩的另一种招式,班里每个人都有绰号,有机灵多话的叫她百灵鸟,有木纳呆板的叫他老夫子,身材纤细的叫她水水蛇腰……,轮到我时,大伙不知起什么好,因为我的绯闻少,读书好,于是大伙苦煞心思,给我起了个 “木工”的名。为什么呢,因为我姓杜,就把“木、土“分开,“土”字去头变成“工”,当时我听到这个名字,气得肺都炸开了,我的理想那么远大,我不想当木工,绝不!谁叫我绰号我就跟谁翻脸,可我越闹名字越响亮,于是“木工”就在同学中流传开来,无可奈何也成为我的代名词;起绰号的过程就定格在初中阶段,今天偶然想起,自己仍会觉得十分亲切。

    伴随我至今的还有爱吃螃蟹的习惯。朱的妈妈会腌螃蟹,每次他家有腌螃蟹,朱就会来通知我,于是我们就会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他家。几个同学围在饭桌旁,每人盛一碗白粥,几双筷子同时射向垂涎已久的螃蟹,你争我抢,你嚷我叫,伴随着吃螃蟹的叽吱声和欢笑声,眨眼工夫,一大盆螃蟹就被大伙一扫而光,大家抹抹嘴,相视一笑,收拾残局;完后,朱会对我使一下眼色,努一下嘴,我俩就心知肚明,他还会给贪吃的我多留一点的,多好的朱朱呀!

    二十多年来,每当荷香藕肥的季节,我就会从市场买来螃蟹腌制,看着惊惶失措的螃蟹在盆里四处乱撞,昏头转向,我就被逗乐了,想象晚餐可以享受这风味独特的潮汕风味,口水已经开始打转了。有腌制的螃蟹吃,人生一乐事,满足感和幸福感就会溢满心头。尽管现在的美食琳琅满目,做法也是五花八门,对我来说没有一种食物可以代替螃蟹味道的鲜美!

    若干年后的今天,回想起这些儿时往事,心中涌动起的全是温馨和甜蜜;人的一生,经历不同的阶段,感受不同的情感,而这些都成为人生一笔珍贵的财富,保留着、回忆着,更能让我们热爱生活,珍惜生命,同时也让生命更加充实丰盈!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编辑:兹妮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