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图片库
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文学 > 杂文 > 正文
书润细无声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2年07月15日 20:19  作者:汤夏冬

    如果说今天的我能成为一名教师,我得感谢我的慈母;如果我学得了一手好字而受表扬,我还得感谢我的慈母;如果我业余时间还能坚持写作,我仍得感谢我的慈母……
 
    母亲是上世纪30年代末出生的,小时候只上一个月夜校,但她能粗略听懂普通话,且特别喜欢看中央电视新闻。她思想极其进步,少女时“又红又专”,成为50年代如凤毛麟角般的女共青团员,参加过村、镇上不少活动。结婚后,由于我父亲是个船员,常漂泊在外,于是母亲只好忍痛割爱,放弃了展示她才能、风采的舞台,当起全职太太,悉心照顾我们。
 
    我的母亲平素闲静少言,更不会唠叨,教育我们喜欢躬亲示范,默默地给予理解支持。小时候,我生活在穷乡僻壤的农村中。一贫如洗的年代里,家中弹丸之地连晚上蜗居的地方都没有,我和三姐只好被寄宿在叔祖母家。那时候,不少家庭省吃俭用仅供男孩上学,而女孩没上学或十几岁才上一年级是司空见惯。那时我父亲的工资每月只有38元,一家八口人的伙食,使母亲绞尽脑汁。年幼的我们除了拔野菜喂猪,帮做家务活外,还学会了织网挣点零散钱。为了让我们能上学,母亲把我们做手工赚到的微少的钱,留四成给我们交学费,即挣一块钱,六角交给家里,四角给孩子,这使我们姐妹五人在那拮据的年代里,还能准时入学,并读到高中或初中。
 
    入学后,有的女同学为了多赚点手工钱,在课堂上边听课边织网,而母亲不许我们这样做,说神无两用。至于看课外书,当时很多家长认为那是闲书,不许孩子们看,要他们干活去,我曾亲眼目睹邻居看课外书被家长撕碎的,而我母亲是不会责怪我们。相反她知道我父亲有《增广贤文》、《幼学琼林》、《四体千字文》等少许书籍,还叫我们有空多阅读,学先贤尊老敬贤,勤勉生活。就这样,如春雨润泽心田,使我萌发并养成了爱看课外书的习惯,这对我以后从事教学工作与业余创作奠定了一点基础。
 
    我读夜大的那三年里,白天在家乡代课,因需当班主任,事务冗杂,夜大制度严格,家离学校有二十里远。每当我晚上需上学时,母亲总会在做午饭时加多些米,傍晚时分做成炒饭给我吃。有时我下班晚一点,眼看就要迟到了,母亲就会静静地坐在饭桌边看我狼吞虎咽完了,她才显得轻松一点。偶尔我忙得连饭都顾不上吃时,母亲则跟我到大门口,叮嘱说:“不要骑太快,下课了赶快去买点吃的。”

    有一段时间,我热衷于学书法。有一个暑假,镇上文化馆要办书法培训班,教的是我最喜欢的行书。不过我犹豫了很久,因为那时我读高中一学期的学费才72元,而40天的培训费就要40元,还得纸墨等费用,且没做手工活,学费得跟母亲要。当我结结巴巴地告诉母亲时,她轻声说:“想学就去学吧。”可当我告诉她培训费时,旁边一位邻居惊讶了,即对我母亲说:“这么多钱。放假了应该叫她来打毛衣赚点钱,才能尽快跟别人家一样建新厝呀。况且是女孩子,认识几个字就够了,干嘛学那么多。”母亲平静地说:“男女都是仔,她喜欢就去学吧,也不是每年都有这样的培训班。再说书法以前还是学校一个学科,有的孩子家长叫他学,还不学呢。”于是我如愿以偿,喜出望外,也深知,建新居,母亲何尝不想呢?!
 
    工余我喜欢用写作的方式给自己减压,调节放松心情。虽偶尔有豆腐块见于报端,得到几元、几十元的稿费,但付出的精力与时间如果用于做点手工活,收入远比这要多,幸好我的母亲不会唯利是图。而母亲每当从邮递员手中接过稿费单时,看她那欣喜样比我拿给她几百元的手工钱还甚。有时她还会故意微笑说:“唉,俗话说穷秀才卖文啊。”而我知道此时她心里则如喝了蜂蜜般乐滋滋的,也才没阻拦我,才使我能继续爬格子,发展业余爱好。
 
    感谢上苍赐给我这样一个善解人意的母亲!是母亲的理解与支持,默默地关怀与呵护,使我梦寐以求的夙愿得以实现——我由衷地感谢我的慈母。
 
    母亲就是一本好书!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编辑:兹妮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