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图片库
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文学 > 杂文 > 正文
清明节 忆母亲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2年05月08日 17:03  作者:姚存豪

    今年清明节前夕,我爱人又患心脑血管病,到潮阳人民医院住院治疗。那天到医院办理住院手续,住院部电梯挤满的病人、家属亲友,紧张的争抢进入电梯,上上下下,自己感觉很烦躁。到爱人病房,儿子告诉我,说刚才诊病的陈医师说是文革时的老邻居,余同志的儿子小陈。我跟儿子说:“小陈医师对心脑血管病的医疗有研究,医术高,是潮阳名医,邻居树海兄、灿兄是他医治痊愈的,有他诊疗,咱们安心,你妈会好起来的。”小陈的医术在这边是出了名,他工作很忙,业余有很多高龄病人等着他医诊,忠兄的老爸95岁高龄也是他诊疗康复的。回想昔日有他母亲的严格教导培育,才出了他这人才,不辜负他老人家期望。
 
    第二天早上,我和陈医师碰面了,多年未见,格外亲切,我一句话就问他母亲余同志可好。他沉默了哽咽着,眼泪盈眶,说他母亲去年5月20日病逝,巧与他父亲过世是同一天,相距8周年,生前患有多样病,且多次骨折。我听了很心酸。他也询问起我母亲,我说母亲已经去世12年,享年90岁。我对他说,过三天是清明节,我需上山扫墓,拜祭父母先祖。按照潮阳风俗,小陈医师,你今年不用上山扫墓。他说知道的,清明节要在医院值班,为别人父母诊病。说着他眼泪夺眶而出……。
 
    说起彼此母亲,昔日文革,我们两家有串门来往,小陈母亲,邻坊的人都叫“余同志”,她每天都要到我家挑井水食用,也经常从潮阳干校挑很多工作服到我家缝补。那时我刚高中毕业,父亲旅港长期没回家,家里只有母亲、姐姐和我。我母亲念过三年私塾,俭朴理家,是地道的潮汕家庭妇女,为了煮饭烧水,见路上有甘蔗皮都收拾起来拿回家里。小陈的家庭我也知道些,父亲是广州人,名牌大学毕业,那时是潮汕“公私合营工作队”干部;余同志是澄海人,是潮汕革命者余锡渠同志的堂侄女,她初中毕业后,到汕头乌桥小学教书,1951年应试招干,在汕认识陈同志结婚,生二女一男。文革期间,陈同志下放劳动。在潮阳日杂公司工作的余同志因丈夫和原任汕头区委书记余锡渠的牵连,被下放到距县城20公里的潮阳干校劳动,任缝衣组组长,人家称“余大姐”。那时,家里留下11岁的小陈和7岁的小女儿,还有70岁患严重胃病的母婶,大女儿则寄养在老家澄海母亲那边。
 
    回忆起旧事,小陈小时候是个淘气鬼,记得六月一大热天下午,小陈上完体育课放学回家,见家里大水缸装满清凉的水,便脱下衣服,进缸洗个痛快。阿婶责骂小陈,小陈偷偷躲到我家,后来余同志从干校回来,挑着一大摞泥巴衣服到我家,满头大汗疲惫的卸下来,累得上下喘气,见小陈躺在我家走廊旁一声不吭的,便问:“在学校挨老师批评了?”我笑着说:“他放学回来玩得满身流汗的,到水缸里游泳了”。余同志很生气的说:“哦,这么气人呀!我没把大堆泥巴衣服留在干校池边洗,经领导同意才可以挑来的,这大热天赶路,泥巴衣服太沉重,我……”余同志说着流下了眼泪。我母亲忙帮着把大堆破烂衣服,一件件弄开,搞掉泥巴。我忙着提水,我姐姐缝补衣服,余同志洗衣,点煤油灯赶工,门口的小巷两墙壁挂满破烂衣服,
 
    有一回,我见余同志跟一女同志来我家缝补破衣服,那女同志比较年轻,个子瘦小,皮肤黑黑的,说话很客气的,她告诉我母亲说:“上午我们在干校田地挖泥搬土,余大姐站在田沟里,不知踩到什么东西,右脚跟弄伤流了好多血,幸好一同志带有火柴,撕“火柴壳药”贴上才止了血。我帮大姐挑回来。”我母亲问干校的情况,原来这女同志也是下放干校劳动的,她说干校劳动平日都是高强度的,女同志跟男同志一个样,干重活,搬挑东西,平整田地从一早到晚,田间劳动后还要为同志们缝补衣服。不知道多少个春寒酷暑,记忆中,我家门口小巷天天晒挂着破烂衣服。后来文革结束,十年过去,我才见到余同志的丈夫陈同志,瘦弱的身体,耳聋,要带耳机才能听得见,我不敢问陈同志的过往。所有风雨艰辛磨难过后,残缺的是身体。。。余同志是善良的母亲,她为人和蔼可亲,邻里人都尊敬喜欢她。她跟陈同志相敬恩爱,生活上互相照顾。小陈在母亲的教导下,学习努力考上医大。
 
    与小陈聊起过去家庭的艰辛,余同志的含辛茹苦,小陈落泪了。说他后来成为一名职业医生后,经常需半夜出诊,抢救病人 ,他母亲一再叮嘱他要把病人的生命放在第一,救死扶伤,当好医生。小陈说他爱人也是医务工作者,在母亲的影响下,他俩认真工作,平时充电钻研医学知识,多次被单位评为优秀医务工作者。老母亲也关注孙女的学习和成长,经常督促她学习。后来孙女高考高分考取北京名校,因成绩突出被美国名牌高校录取,获全额奖学金,现留学美国。小陈说这些都离不开母亲对整个家庭的影响,母亲的身心教导,母亲的温柔俭朴和对生活永不放弃的精神,是他内心永恒的精神支柱。

    回忆起彼此的母亲,母亲的善良朴实,在那坎坷的岁月里,她们身心的艰辛一一承受着,用顽强和坚韧的肩膀,扛起沉重的家。我想,不管遇到多少磨难与挫折,母亲坚韧不拔,吃苦耐劳的品格,总会给我们生活的勇气和力量。母亲的爱我们会永远铭记于心。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编辑:兹妮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