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图片库
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文学 > 杂文 > 正文
手的秘密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2年03月19日 12:12  作者:徐燕辉

    这个隆冬的早晨,南方的绿城一片阴霾,冷空气在周围无形地窜来窜去。街上的行人不自觉地蜷缩着身子,把手藏在口袋或是衣袖里。赶着去上学的中小学生,时而小跑起来。那些去上班的人骑着摩托车从那些行人身边一闪而过,轰隆隆的车声被拉长,久久地留在人的耳朵里。

    车上的乘客异常的稀少,陈霜独自一个人坐在左边靠窗的位置,她轻微呼吸出的暖气把车窗的玻璃熏得有点模糊,在她看来窗外的景色被蒙上了一种雾色的朦胧美。她每天都坐这趟公交车,她分明感觉到今天的车开得比往常慢了许多。

    来到十字路口,遇上了红灯,车速越来越缓慢,最后静止了下来。她的眼睛从一上车就一直望着窗外,路上来回移动的人和车辆本来就少,此时车辆一停下,好像一切变得更慢了,慢得让她惊慌,唯有枝头上的寒风依旧使劲地摇晃。

    她突然朝停在窗下那辆的士望去,透过两重冰冷的玻璃,她看见搭在方向盘上的一只手,特别抢眼的一只手,无名指戴着一个戒指,吐露着银白色的光,在这种光下,手上的皮肤也显得更加白皙了。在那一刻,陈霜的双眼依旧被暗暗地发出光芒刺了一下。

    记忆的大门随即被这道光劈开,她的头脑中回荡起父亲的话语。每当她问起母亲的时候,父亲先是一阵漫长的沉默,然后语重心长地说起母亲那双手,独特的手。

    她对母亲仅有的一点印象,就是这样从父亲的描述中获得的:你母亲是个左撇子,除了写字。她干起活来,左手比我们大多数人使用右手还灵活。此时在父亲的嘴角上总是泛起了微波似的笑意。她平时做菜,总喜欢把一些菜都切成丝状,把家里都弄得有条有理的。我干活回来,尽管身体疲惫,但是看到这些就舒服了许多。你母亲左手要干活,于是她也习惯把首饰都戴在右手上,即使是很低廉的首饰,一旦套在她手上,那首饰霎时也润色了许多。在首饰的映衬之下,皮肤显得更加有光泽。讲到这里的时候,父亲忽然脸色暗了下来,语气也深沉了起来。那时候生活很艰苦,买不起什么手镯、手链。她手上的银戒指是结婚的时候才买的,她一直都戴在手上。

    陈霜一直没有见过她母亲手上那个银戒指,更没有见过她母亲本人,家里连一张她的照片也没有。关于她母亲的离开,她的父亲选择了隐瞒,他只说有些事等你长大了自然就会明白。就这一句话,陈霜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再说,父亲对自己那么关心,现在不说自然有他的苦衷和道理。在这一点上,她秉承着她父亲一样通情达理的性格。

    这些年来,她与父亲一直平静的生活着。在她上中小学的时候,她的父亲就担当着双重的角色,她被这兼容着母爱的父爱包容着,对母亲的概念渐渐的淡化了。

    如今,她一个人在异乡上大学,坚持每周给父亲打一次电话。那些年沉下去的感情时常被孤独唤起,时常一个人走上幻想的道路。在车上,在路上,她总喜欢看来来往往的人群,看那些形形色色的手,冬天的时候总喜欢幻想,幻想那些藏在手套、口袋里的手。好像上帝给了她什么暗示。

    此时她多么想看看那个同样戴着银戒指的人的真面目,多么想知道那个银戒指的背后故事,多么想……她还在沉思时,绿灯亮了,车辆又开始动起来,喇叭声把她从记忆中拉了回来。就在那一瞬,她看见的士的方向盘上又搭上一只手来,那只手远远超乎她的想象。拇指和食指像个连体婴儿一样,周边的皮肤好像是被高温烫过,让人不忍目睹。就在的士司机一个不小心的前倾动作,她终于看清了他的容貌,竟然是一个中年男子。微小的希冀像一粒灰尘在那一刻被寒风刮得无影无踪。

    那辆车走远,那只手勾起的思绪一直在她内心里追问。恍惚间,她拿起手机,拨响了父亲的电话……
   
    然而,窗外的人依旧与自己隔着玻璃般透明的距离,窗外的风依旧无情的摇晃着树枝,地底下一直深藏着根缠绵交错的秘密。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编辑:徐燕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