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文学 > 杂文 > 正文
回忆我的祖母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2年02月21日 16:44  作者:陈泽楷

    我的祖母,是一位普通的劳动妇女。她像众多传统的潮汕妇女一般,具有诚实善良、本份勤俭、吃苦耐劳的优秀品质。    

    祖母半世坎坷。她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农家,36岁的时候,祖父便病故了。祖父病逝时,父亲还不足两个月大。父亲出生在日寇侵华的战乱岁月,民不聊生,加上那时家里为给祖父医病,变卖掉一切可卖的东西,家徒四壁。祖父走后,一家人的生活非常艰辛,祖母常常几顿都没一点东西下肚,更无力哺育襁褓的父亲,即使生活非常艰难,从没怨天尤人。这个弱小的女子,夜以继日拼命做着绣花和针线活儿,含辛茹苦地拉扯着几个儿女长大。

    由于家境贫寒,父亲到十三岁的时候才得以上学。父亲天资聪明,孝顺懂事,白天读书,晚上便和祖母一起点着煤油灯做针线活。父亲读到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由于无力缴交一两元的学费,不得不中途辍学。学校的老师几次上门劝说,父亲成绩太好辍学太可惜了,祖母听后无奈地摇头。家里没有劳力,连三餐都难以为继,还怎敢妄想读书啊。决定不再读书的那个夜晚,父亲与祖母抱头痛哭到天明。

    父亲辍学后,在镇里找到一份工作。虽然收入很微薄,总算能勉强度日。或许是长期的劳作,日子刚刚好转一点,祖母却生了一场病,病得不可收拾,连后事都准备好了。也许是上天怜悯,祖母逃过大难,奇迹般地生还,而且此后身强体健,到八九十岁时仍耳聪目明,思维清晰,步履轻健。

    祖母比我大整整70岁,我上小学的时候,她已是一个耄耋老人了。她不识得字,每当我在学校考了多少分,得了什么奖,回家都要跑去告诉她,她虽然听不太明白,但却很高兴,总是说好啊好啊,有时候还会给我一点零用钱作为奖励。

    祖母的非常简单俭朴,即使是到了晚年生活条件好转的时候。她一生与世无争,与人为善,晚年条件好转,不忘接济穷苦,因此深得乡亲们的敬重。她在世时爱听潮剧,昔时家里有一部收音机,每逢播放潮剧节目,我就先调好给她听。待到家里有了录音机,有一次我放《洪妙唱念艺术精选》的录音带给她听,告诉她洪妙是男性,她听后啧啧称奇,觉得男的怎么能唱得这么像老太太。当我告诉她洪妙先生已过世时,她更觉得神奇了,不明白人都不在了,怎么还能听到声音。 祖母善良忍让,年轻时深得高祖母疼爱。晚年时祖母曾不止一次地说,看到儿孙满堂,生活好起来了,她人生已没有遗憾,唯一的心愿就是某一天高祖母来带她走。想不到,这竟一语成谶。

    1994年的早春,祖母吃完晚饭,突感有些不适,一个多小时后便溘然长逝了。这位慈详的老人,在融融的春天里平静地走完她近百年的沧桑人生路。那一天刚好是高祖母的忌日。父亲紧紧将祖母搂在怀里,泪如雨下。祖母去世的前一天,我刚好把她住的房间收拾得纤尘不染,祖母就在干干净净的环境中离开,清清净净地走了。祖母往生之后,身体柔软,面如傅粉,嘴角含笑,乡亲们目睹这一瑞相,连连赞叹。虽时值元宵,潮汕地区到处游神赛会,但父老乡亲们却不讳忌,纷纷不请前来参与祖母的后事……

    离开故乡已有整整二十年了,逢年过节回到乡梓,我都要到祖母生前居住的老屋看看。祖母前半世住的小屋是向别人租的,后来我家有了自己的房子,祖母终于能住进自家的房子了,她在那里一住就是几十年,屋子里仿佛还能嗅到祖母的气息。屋里有一张伴随着祖母大半生的旧桌子,桌上摆放着她放大的画像。每次我都会先拂去镜框上的灰尘,对着画像深深躹躬,对她说:祖母啊,孙儿来看您了。

    祖母一生清清白白,直到临终,也莫让儿孙为她多费心,轻轻地来,轻轻地走。老人家一生清贫,离开时没有留下什么值钱的东西,走时也没有留下片言嘱咐,但却给我们留下了她的美德。她的美德不仅影响了我的父辈,而且也深深地感染着我这一代人,成为子孙后辈享用不尽的精神财富。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编辑:兹妮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