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文学 > 杂文 > 正文
潮汕的“村”和“邨”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1年11月06日 23:32  作者:枫影

    揭阳市辖属有个揭西县,揭西县有个金和镇,乃20世纪50年代成立金和乡时,取所在金坑、和顺两地名之首字合而成名。查金和镇下并无金和村。揭阳市区同心路头却有“金和邨”,乃一小区名字,与金和镇的地名风马牛不相及。

    “金和邨”有一处补习区,办了一些让孩子补习英文的补习班,名气还是不小的。你问这家大姐,你们家孩子在哪补?她或许会自豪地告诉你:“金和‘屯’”!其实,小区清楚地写着“金和邨”,但左邻右舍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都称之“金和‘屯’” 。明明白白的“村”,读潮音“徐秧1”(与“仓”同音),却一定要读“屯”(读潮音“多温1”,与“钝”同音)。

    一位朋友告诉我,这里是地级市所在地,哪会有村落。真是啼笑皆非,城市再大,至少也有城乡结合部,况且随着经济建设的发展,城中村不是到处涌现嘛。我们的北京市、上海市,还有改革开放最前沿的深圳市,不依然保留着不少带“村”的地名吗!?其实,村与不村,一点也不是城市与农村的根本区别,已经走上小康路正赶奔大康的珠三角、长三角,城乡一体化,要是让你给分出城市与农村来,恐还有困难哩。明明是农村,却一点农村样子都没有。

    又有人告诉我,这里确实叫“金和‘屯’”,哪能是“金和‘村’”。还讲了这里的老师如何如何,学生又如何如何……他的用意是低估农村的教育质量,甚至有些许忌讳呢。我说,你错了。这里叫什么与教师甚至学生一点不相干。照你所说,不能叫“金和‘村’”的话,那就更不能叫“金和‘屯’”了。如果把地名忌讳起来,轻视目前还有差距的农村教学,硬要将“邨”(“村”的异体字)读成“屯”的话,人们把你想的“屯”理解为“钝”,那就更为不可思议了。

    潮汕人有句俗语:“蹲哩蹲三年,枭哩枭一时。”这里的“蹲”(读潮音“戈污5”)。据说从前潮汕某地有一山村塾师,不认识“枭”字,便胡乱地教学生读为“蹲”字,并解释道:鸟栖于树木就是蹲。村里人都对先生的教法认同,并觉得满有道理。塾师在这里任教3年,备受尊敬,后因年事已高,退休回家。新塾师接替前来执教,对着“枭”字,则按其正确的音义教学生,却引起学生和村里人的公愤,说他不识字,连“枭”字都读错,根本就没资格教书,为了不贻误子弟们,父老们在当天就把新塾师轰走了。

   看来,“金和‘屯’”还会继续沿称下去。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编辑:徐燕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