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图片库
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文学 > 杂文 > 正文
佛灯轻氲浓愁 (北阁佛灯)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1年07月10日 23:53  作者:佚名

    隐现云陌的素绢,染了几许朝雨的清冷?

    潮水往复的韩江,翻了几许璧月的雍容?

    柒音索瑟的凤弦,击了几许疼痛的思念?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不敢知道,我已失去所有发问的勇气!我已断了所有念想的幽渺!两年来,我心湖的烟柳不再弄晴,我思林的芳草不再繁华!我逃开所有,逃开湘子桥的隐约箫音,逃开牌坊街的冰冷玉璧,逃开开元市的袅然烟香,我蓄集了所有的梦想,堆砌在那北阁佛灯跳跃的火苗上!

    佛灯的光线,碎了几番心潮涌起的浓愁?

    颔首,佛灯微影重叠,隐现着那渐暖的渔灯。这灯光亮得了半角韩江,却又如何亮得开我心上的迷离?旧恨绵绵的躯体,眼中除了韩江万里,还望得见几番生机?佛灯那苍黄的色泽,染透了密郁的竹叶,渗出一丝丝的凄凉,这厮又该添了我多少郁结?

    驻足,佛灯微光渐散,那本为佛家之物,本是引着世人穿透心间的雾霭之物。叹我这沈休文,多情多感,踏至何处,触及何物,总失不了一份离人心上秋的悲凉。颔首千次佛灯,总失不了凄然,倒是污了灯光的清寂,污了佛家的风尘。

    泪陷,佛灯微色浓阔,那昏黄记录的旧时月光已不再,那暗淡重叠的旧时萧音已不再。可怜这三千里寒风,添了这半里路的苍冷!倚着那弦月,任潮水击得船桨左右摇动,费了泪的痩影,触及什么都是痛!枕梦罢,心口直翻涌起月下他吹箫的情形;提琴罢,泪光又升腾起船头处他浅笑的风姿!叹一句,春夜不堪情浓,邀星独饮溢愁!

    夙愿断兮琴音缢,玦月阴霾四面相逼,回忆曾经过去,红绸早已梦瘗,空余一地悲戚,也许,用一生泪滴,再等不到奇迹!

    情缘断兮梦烟翳,残叶凋零埋葬昕夕,染弦染指胭离,青衫乱了香菂,白落一池阴曀,或者,用一生血谛,再不会有归期!

    佛灯还在,只是泪又乱了思绪,添了愁情!
        
    ......
 
 
    ★仅以此文,哀悼一位曾起誓不会离去,却违背诺言的尘封在韩江水底的痴情人,哀悼一段曾奢望一起叙写,却由我独终的淹没在韩江波下的感情。

——潇湘妃子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编辑:徐燕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