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图片库
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文学 > 校园 > 正文
老师的微笑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2年09月01日 20:26  作者:虹云

    那是我刚上初一的时候,由于随家长调动搬迁,我从偏僻的乡下城镇学校转学到了都市,当时我还没开始长个,人显小,穿着也有点土气,黄黄的头发,扎着两条刷子般的短辫,对周围环境的陌生,让我说话也有点怯,,与那些城里的女生相比,我明显地跟不上趟,是那样地和不合时宜。

    我的座位也是那样地不起眼,排队也是在老师要搜寻的眼光才能找得到的地方,就像一只被人遗忘的丑小鸭,悄没声息地生活在那个群体中。我有三怕:一怕老师提问题,因为我就是能把问题完完整整地回答出来,我的说话语调和都市有许多不同,常会引来哄堂大笑;二怕上英语课,原来的学校要初二才开这门课,不仅听不懂老师讲些什么,连26个英语字母也认不全,更别说国际音标了,作业也是完成不了;三怕下了课常常孤零零的,不知自己应该属于那一群体?许多日子里,不时遇到尴尬场面,更怕那有时同学那冷冷的一瞥。我的心境真有点像秋日里树上的枯叶,一阵微风就会被纷纷吹落,让我对上学有了一些畏难。我期盼着什么时候能融入这新的集体,重拾那快乐时光。

    在我十分无奈之时,班里换了一位英语老师做班主任。她三十来岁,身材窈窕,一双明亮的眼睛清澈照人,轻轻的微笑给我们和善亲切的感觉,令人难以忘怀。老师第一次到班上时,拿起花名册点名。当她点到我的名字时,像对其他同学一样朝我微微一笑。我不由有点愣,这是在对我笑吗?刹那间,心里似乎有一阵暖流涌过。第一次英语测试,我得了16分,她了解实际情况后对我说:同学,我帮你补课,每个星期二、四下午,你可以到办公室找我。我闻言喜出望外,连忙表示十分愿意。后来我才知道老师孩子才二、三岁,爱人又在外地工作,家里还有体弱的老人,家务负担很重,为了我,老师牺牲了多少休息时间啊。

    补课进行了一个来月后,有一天,老师讲完课文开始提问,然后微笑着等待大家回答。我和往常一样,两眼盯着书本,不敢举手。猛一拾头,遇到老师那含笑的目光,灼热目光充满鼓励和希望,如浪涛冲击着我,不知那来的勇气,我果敢地举起了手,清楚漂亮地解答了问题,老师带头拍起了掌,课堂上响起一阵掌声……不久,老师又提名让我担任了班上的文体委员。

    我摆脱了封闭和隔阂,很快地融进了班集体,成了班中的一位快乐女生。也许老师她不会想到,正是一个真诚的微笑,打开了我的心扉,走出了孤独。我不止一次地设想,如果没有老师的微笑,我将会怎么样?是否会在那间学校继续读书,还拥有那些可爱的同学和愉快的时光?这么些年过去,我一直没再重返客居过的城市,也未再见过老师。如今的老师一定是在退休后安享天伦了,亲爱的老师,你还好吧。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编辑:杨茂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