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文学 > 校园 > 正文
逃离依旧,想念依旧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2年03月18日 12:26  作者:徐燕辉

    总想着逃离,逃离生活的地方。

    为了上大学,逃离了家乡。我很庆幸,我逃了出来,从家乡逃了出来。在家乡生活了十多年,却想着往外走,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当时只是不知道还有“逃离”这样一个更深刻入骨的词语。这或许在我命运中早就注定了我是一个离家在外漂泊的人,无法定下来在家乡的土地扎下根来。

    当我走到人生中岔路口,我第一次可以自主选择的时候,父亲完全没有干涉,或许他懂得我的人生需要自己来把握,他尊重和相信了我,放手让我一个人走。于是当初高考填志愿的时候,首先考虑的全是外省。但骨子里还是有一点脆弱,最后选择了个邻省,为了不让父母那么担心。

    “上大学就是去远方,人生的远方和世界的远方”曾有人这样说。对我个人来说,我是赞同的。哪怕之后都是一个人的车站,要一个人拉着行旅,不断的一个人挤上拥挤的火车或坐汽车;哪怕周围都是陌生的面孔和口音,到处气息杂乱,自己却学着要很小心地呼吸……

    去到另一个城市,在他人面前,不得不准备答案应付同一个问题,在那样一个发达的大省,怎么跑到这样的地方,当有些人得知我来自哪里时,几乎都这样问……我疑惑,渐渐便理解了。有时候跟他们说,心里面却还保留了一点。说实话,第一次坐汽车来的时候,望到移动的车窗上外那零零落落的村庄,在丛林深处若隐若现,被遗弃的田地横七竖八的躺着,那是农村,还是小镇?我不知道怎么区别,我知道到了另一个地方便不能用自己原来的理念来判断,更不可能跟自己头脑中原有的农村和小镇相比较。渐渐看到路边杂乱地停靠了很多自行车,旁边站着蹲着很多农民工,那一刻着实有点失落,唯独看到绿城渐渐露出本色,才感到一丝丝生机。

    在外求学已经好几个年头了,每每回到家,总有一种做客人的感觉。刚开始总是感觉很美好,一切陌生的东西,现如今离自己那么近,对那一切不是从头开始,而是不断的加温,不断的温习。可是呆在家的日子似乎越来越少。这或许刚刚好,不然,时间久了,我断路的思想便会开始厌倦,便又想着逃离。至今仍然是这样,尽管还没有到家前,曾告诉自己一定要多做点什么,帮帮父母,但是很多时候我发现我并没有做到。而父母并没有责怪我,倒是把这个上大学的女儿当成骄傲,在村里,在亲戚朋友那里,觉得我给他们长了脸。

    我可以生活在别处,尽管在别处的生活一样充满了烦恼,有很多的不便。而像父母那样的农民却永远只能生活在那块土地上,想逃也逃不出。“生活在别处”,我是从米兰•昆德拉那本《生活在别处》知道的,此书刻画了一个敏感的年轻诗人雅罗米尔的内心世界,作者潜入到人物意识中最隐秘的角落,着重关心诗人心理和精神上的发育。往往那最隐秘的角落常常被我们所忽略,看不见的心理和精神上的东西却是一个人最重要的。

    逃离这养育了我十多年的地方。为了自己的将来,这个不充要的缘由,常常在暑假我宁愿选择留校。或许我真的称不上是父母的家乡的孝女,那里是我血脉渊源之地,那里我呼吸了十多年的空气,那里有我苦涩的童年和青春,有年迈多病的阿婆,憨厚的父亲,勤劳的母亲……

    故乡潜在地塑造了我的脾气和禀性,总想着逃离,在离开那一刻,却止不住伤心的泪水。在外一个人被生活卡住的时候,想到最多的还是故乡的一切。从此,和很多人一样,故乡就变成我们小说或诗歌里柔软地文字,变成电影里潮湿的下着雨的感伤的画面,亲人模糊的面孔,往往只在梦中变得越来越清晰。我不知道这是我自己的问题,还是我生活的环境?身边越来越多新的东西,一个个陌生人变成熟悉,栽种一段新的友谊,幻想遇到真爱,漫游诗歌的王国,偶尔也在键盘构建自己的王国……难道是这些东西吗?侵占了我的故乡所在的空间,或许,或许是我所在的城市无法像乡村那样承载起关于故园的梦乡。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编辑:徐燕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