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文学 > 校园 > 正文
秋日里的最后一抹阳光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1年04月06日 14:56  作者:白日看月

摄影:沈庆松

    秋日的寒冷没能完全的把我淹没,阳光只在窗外痛苦的挣扎,没有能给所有的人带来温暖。我看了室外在沐浴着阳光的人们,可仍不及冷气将他们全部覆盖,所有自由的人们都一一回到了室内,回到了那个可以挡去所有寒气的家,没有暖气,可却有家的温馨。只因为是家,就很乐意的待在家里。而那些迫于生活在外劳作的人们,大概是因为劳动是最光荣的,才有那么一种动力,生活二字足已让他们感觉到肩上的担子的沉重而没能顾得及过来肌肤的寒冷。而我,没有家,只在校园,在学校的宿舍里,有室友,却没有亲人。

  新时代,可联系家人朋友的方式有好多,电脑只在桌前,对千里之遥的家里,它却是无能为力(父辈们不懂使用电脑)。电话只有在双方都很空闲的时候也才是发挥其最大作用的时候。这里不是像商业的繁忙,我的电话也不是商业电话,它不是越繁忙才能更好的发挥他的价值。我的电话,只在平常时才最有效率。

  远在贵州的朋友给我来了电话,说了足有三十多分钟,我计算了一下,这一通话足足十几块钱。她给了我好大的鼓励,说的好多都是关于大学的学习与生活。让不要想太多,好好备考,等待我的好消息,然后请她吃饭。最后我说了无论什么时候,也不要忘了手中的笔,它能诉说一切你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情感。“以后我打给你吧,拜!”结束了通话。

  这是在我们备考电算化时期的一天下午,我在宿舍刚从被窝里出来,接到的朋友的来电。完了我走出阳台,感到的是一股凉风吹来在秋日里日落之前,此时我脑海里闪过的是一个想法,一种触动我内心的感受。待我上夜修的时候写下了“秋日里的最后一抹阳光”。

  当我的电话响起,定是哪个朋友耐不住寂寞,感觉无助的时候才会想起我这无助的朋友。我在一方的无助也许是谁也无法理解的,毕竟我已习惯了一个人孤单,一个人寂寞,习惯了只有一个人的日子该如何度过。我不会试着去求助任何一个朋友,只因为我不想让朋友们分担我的寂寞,如果这样,相当于我把寂寞扩大,变成了两个人的孤独抑或寂寞,无助。可却时刻希望有无助的朋友能找上我,这样的话我可以分担他们一半的孤独,带去给他们多一点的快乐。然后我又不想他们打电话给我,只因我希望他们能够过得开开心心,我忠心祝愿他们生活快乐顺顺利利。

  这样的生活太累,只能试着将它换成是四点一圆的生活。大概是怎样的一个圆,我也无法想像。可我却很明确的知道是一条没有终点和起点的曲线。……宿舍、食堂、教学楼、操场……我不清楚是否会多出一个图书馆。只是生活太枯燥,只能把自己用一个圆给封锁住,只有透气的墙可以呼吸,可以自由自在的做自己想要做的一切事情,只要在这个圈子里。没有人可以如此的束缚我,是我自己用一个无形的空间给锁住。然后告诉自己,不能当逃兵,只能是最后的革命胜利者。

  没有被迫的革命,只有自愿者。生活的突然,意外时刻来袭,不管什么时候,都该处于应战状态,提起十足的精神,高度戒备。不要有侥幸的心里恳求生活给你留着什么情面,当我们想真正的生活着,它只需要面对。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编辑:徐燕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