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图片库
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文学 > 校园 > 正文
梦想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1年04月06日 14:35  作者:子鹜
  从小到大,我已有过很多的梦想。在这些形状、大小不一的梦想中,成为一名出色的科学家,是众多小朋友都颇为热衷的一个,立志要造出威力比原子弹还大的武器来。随着年龄的飞长,这梦想像是从早晨到中午的影子,越变越小,最后不少人怕是竟至于不敢再奢谈梦想,有的只是在做梦时想一想。我还不到这个地步,依旧存有梦想,且数量屈指不可数。其中一个是:在高中阶段挣到足够的稿费去旅行。
  
  对于旅行,我还不曾过分到企图亲足玷污(所谓“留下足迹”)世上的每一处地方。至于原因,既有主观的,也有客观的。比起那些雄心壮足,以为地球不过是地理老师手中的那个小球,抱定的志向比三毛(不是头上只有三根头发的那个,且这里活用为形容词)还三毛的人,我实在只是个小巫。能够实现跨省旅行,现在对我来说,已属非分之想。
  
  我的一个浙江的网友,是真正把中国当作自己的家,恨不得每一寸地方都有自己的脚印。每逢假日,她定会往来于那些我只有在地图上才能遨游的各个地方。聊天时,我总要向她表白内心的羡慕之情;而她呢,总是谦虚地认为这是她应该做的事情。有一次,她竟问我为什么不去旅行长见识。这让我想起古代的一个皇帝,听到官员上奏很多百姓饿死时,竟问百姓为什么不食肉粥。
  
  有条件的话,大概没人会不想去旅行――除非你在性格上天生是一棵“对故土寸步不离”的植物。可是想不一定就能啊。你说非洲贫民窟里的孩子想去旅行吗?想。可是能吗?不能。为什么啊?饿都快饿死了还拿什么去旅行啊!有些文学家见识就是高于我们常人,旅行都能旅出几部大作来,什么《行者无疆》、《文化苦旅》之类,确能让人感受其中“厚重的文化和历史沉淀”。我想,要做到“行者无疆”,想必口袋里的孔方兄也是无疆的吧。只是我觉得奇怪,揣着一大堆钱竟还旅出个“苦”来,真是别具一格啊。
  
  再说下去该要被指是吃不到葡萄的心理了,好,不管他们瓦上霜,我扫自家门前雪。要使我的这个梦想从纸里跳到现实,非有愚公精神不可。不过这是个必要不充分条件,毕竟投稿不比移山,质量不好,就算把整个地球的纸都写满也未必有一丝收获――当然也很可能有,是收到编辑的亲笔书信:
  
  “首先感谢阁下能不吝赐稿,一如既往地支持本刊,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实在令人钦佩。阁下文笔流畅,实属难得的佳作,只因本刊载量有限,万不得已之下只好割爱。是金子哪里都发光的,何必吊死一棵树上,还请阁下以后不再屈尊,将大作另投别处,到时天下谁人不识君,我刊也算尽了伯乐荐才的职责,公德无量,亦是美事一庄。再见。”在新概念看到人认为“文学断不是三尺白绫,谁谁谁都可以伸脖”,我也有同感,只是担心自己是否属其中可以伸脖的一个。
  
  听了以上的赘述,想必会有人文工作者举手要发言:“这样的写作岂不过于功利?”我觉得这纯属妖言惑众。要说不功利,是不是只有编辑工作不收钱,写手投稿没稿费,抑或是得了钱全得捐给希望工程才算,而一听是为了“一己私利”就觉得十恶不赦,恨不得贴上“拜金主义”的标签拉出去批斗。看来“功利”是注定的了,只是我以为这也不算什么,用不着“号外号外”。我断不会在写作时计算字数已达多少,可换人民币几何,怎样迎合编辑读者的审美观――要果真那样,这人在写作这方面也就完了。
  
  我梦想在大学阶段挣到足够的稿费去旅行,盗用王小波的一句话来结束此文:这话很卑鄙很自私,也很诚实。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编辑:徐燕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