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文学 > 校园 > 正文
寂寞在歌唱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1年04月06日 14:32  作者:子鹜
  我是一个在黑暗中长大的孩子,我渴望别人向我投来暗羡的目光;我渴望自己总能以一个好孩子的身份跟着周围的人说着每一句话;我渴望成为一个能够给人快乐,带来温暖的人,宛若天使。然而我忘了,忘了自己原来孤独,忘了自己原本属于黑暗,忘了寂寞其实一直在为我浅吟轻唱。
  
  无数个白昼与黑夜,我远离人群,远离繁喧,远离世间的纷纷扰扰,带着一份安宁,怀着一份感伤,满眼的落魄,独自端坐在昏暗的幽僻角落,用心去领悟书中的每一个字眼,纵情地让自己驰骋在字海之上,我的情感总是跌宕起伏,我的感叹总是漂流过海般源远流长。我喜欢这种轻舞飞扬般的氛围,我喜欢这种在脑海中自行塔建的景象然后让我醉得一塌糊涂。恍过神来的我也许两眼会噙满泪水,也许满脸会充斥喜悦,但我想说,我的的确确真真实实地重活了一次,我有着众佛拈花的感动。
  
  至今还记得秋雨给依叶回信中那个深深烙在我心中的比方:“你想游泳,但游泳池还在远方,你看见脚下有一个小泥潭,以为是游泳池,一脚踏进去了。”忆水年华,我们总是太过草率,太过轻浮,我们总是莽莽撞撞,磕磕碰碰,而我们所谓的爱情就好比是那薄如蝉翼的金饰,迟早将会被我们所遗弃,而真正的爱情还在等待我们,等待于我们将奔向的前方。
  
  想到海子我满脸泪痕,海之红尘,何处才是心之港湾?你的抉择未尝不让我扼腕叹息,二十五岁年轻的你,所在的上海关终成了你的鬼门关,然而你的最后一篇诗作《春天,十个海子》,是我所不能触及的近乎带来毁灭性的伤痛。对!你是黑夜的儿子,你劈开疼痛,你沉浸冬天,你倾心死亡,而我,只能默默地不知疲倦地为你流着温热的泪。
  
  …
  
  音乐就像一个梦境,我在里面如痴如醉,我为它颠狂,我为它倾醉,我爱它,爱得排山倒海,爱得让人不可理喻。音乐可以驱散我忧伤的轻雾,也可以让我坠入无底深渊,它让我在欢跃与痛苦的边缘起舞徘徊。曾多少风雨,曾多少仕途坎坷,曾多少绝望而潦倒的寂寞,它便化作精灵,坠落人间,坠落到我身旁,坠落到我的命伦里,从此与我有着扯不清的关联。
  
  我喜欢这样的感觉,在冗长的黑夜里听着卡洛儿的《送给海洋》,我的万千思绪散落在海边,尖啸而寒冷的海风向我袭来,黑色的海水一浪高过一浪,有力地拍打在岸上。听!远方的海鸥在高歌,这声音划破长空,这声音回荡在我耳畔,萦系在我的脑海之上,我的心就像那沧海桑田般波澜壮阔,如云涌翻滚般生生不息。
  
  每每听到五月天的《天使》,这清清扬扬的歌声,就会猛地让我想起,想起儿时的记忆,想起童年的幻想,想起幼时的欢声笑语,顷刻之间,我的心灵深处全部都被掏空。那是一股春的气息,清新、怡人、芬芳,那是春天花开般温暖,舒适、可人、欢畅。
  
  …
  
  我和众多的人一样喜欢影视,但我也和众多的人有着迥然的不同,我不愿过多地沉湎其中。我在怕,怕自己着了魔,怕自己一发不可收拾,我怕原来就很少属于自己的时间里,就这样,在不经意间,被我奢侈地挥霍一空,它不需要有对文字那样破天荒般的想象力,它可以直接为你带来视觉上的冲撞,让你为之感动而落泪。我喜欢它给我的一幕幕的感动,我喜欢把这份感动成倍数地放大直到我能铭记于心,我喜欢用它来鞭策自己以此作为自己的精神食粮。
  
  想到《豪杰春香》中的女主角,一个因没有拿到助学奖学金女学生,与韩国大学失之交臂,多年的梦想变作泡影,而她没有向命运低头,她毅然选择复读,她靠打工积攒学费,她用行动向人们诉说,诉说着一颗不死的心,我想说她的梦想没有破碎,她的梦想没有终止,她的梦想将会更加坚定!我与她对视,突然间自己心降到了冰点,让我凝固,让我的悔恨犹如那决堤的海水般向我奔泻而来,把我淹没,让我窒息,也因此让我奋发,让我在暴风雨来临之前更加顽强,不管结局如何(高考)。
  
  忆《道济和尚》中的那个李修缘,当他在这世上的唯一亲人被害之后,当他知道凶手是谁仍轻手将其从悬崖边上救出之后,虽然他曾犹豫,他曾迟疑,但大慈大悲的心终使他脱壳成为一个佛法高深的僧人。但他仍深陷在对舅舅的哀痛之中,有着说不清的一页页的相思,然而看到那个凶手仍无悔过之心,更加重了他心灵上的创伤,他最后的信念几乎崩溃,迷茫的泪液从他的眼睑流出,那是刻骨的伤!他不解这人世,于是向师傅诉说着这一切,至今还能记得他师傅说的两句话,“人生下来就会死亡,你若爱他,就因在他生时让他知道你对他的爱”、“万事皆有因,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前因。旅途太顺,就不叫人生”。他因此也渐渐明白。佛说,因果有缘,千百年的轮皆由缘而起。我想李道缘与佛是有缘的,而我总感叹于生活也未尝不是这样,不知我是否也在一点点地开悟?
  
  …
  
  我是个很极端的孩子,不是大喜就是大悲,然而我始终如一不变的就是对寂寞的偏爱,我在渲染,渲染着我的世界,因此在我的世界中总是更加悲壮而凄美宛如绚烂的晚霞。姐姐说我是个感性的人,说我杞人忧天。姐姐曾安慰我说玻璃是透明的,玻璃碎了,经过阳光照射,却能放出五彩的光芒,比原来更美丽!爸妈说我不讲话,说我走上社会吃亏!好友们说我可爱,说我招人喜欢。老师说我原来很活泼,说我现在沉默寡言,说我象林黛玉整天愁着个苦瓜脸。我想说时间在流淌,人也在转变。
  
  我喜欢独自一人躺在屋檐上俯瞰着远方,闭上双眼就能感知周围风起水涌,四季更替的景象。遥想着我的世界:文学/音乐/音乐/影视/与身边零星的几个人的身影。遥想着我这20年的光景,遥想着清玄笔下的那个老和尚虽已年过七十四而真正活着的也只有四岁,而自己一岁都没活过,人活着就要无愧于心,就让自己寻梦,撑一长篙吧!此是的阳光给我温暖,此时的煦风给我惬意,此时的寂寞为我浅吟轻唱:
  
  是谁在晚暮的面纱中/无字哼鸣/是谁在午夜地毯上/舞影零乱/是谁的伤痛/在黑夜里绽放花朵/黑色的潮水在叹息/惨白的月光在诉说/墨清色的流云/在远方默默祈求/黑夜的光芒在此刻被点亮/黑夜里的精灵们在此刻歌唱!
  
  音乐,总是能抵达人心深处,不用什么途径。当寂寞唱歌时,要想着怎么走出寂寞,那样寂寞就不会增加了。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编辑:徐燕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