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文学 > 校园 > 正文
写给一位我心爱的女孩的信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1年04月05日 23:15  作者:子鹜

亲爱的小Y:

  请再次允许我这样称呼你。然而在我的记忆里这个称呼却又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曾言,时间从指缝间流过,岁月在心头踩过,就这样有声无声有情无情地远去。踩在脚下的枯叶沙沙作响,空谷的长风吹干了冰冷的荷塘,吹干了泥泞的田野。我试图让风也拂走一串串因为思念一个女孩的酸楚思念的泪水,却吹不去岁月铭刻下的记忆;我试图让风挥走心底里的片片云朵,无奈仍消不去心灵的懵懂情感的痕迹……

  当再次呼唤起我为你起的小名时,总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渴望与期盼在心灵的最深处萌动着。走在寒冷的绵绵细雨里,走在一个人回家的路上,走在落满紫荆花的校园里,我开始思索追忆春天里那柔柔的阳光,开始为了那个彼此许下的诺言而去默默奋斗,我发现自己已经把心灵托付于你。冬依旧寒冷,但春的气息已经在悄无声息地逼近。在一月寒冷的空气与绵绵细雨的交替中我的心欲穿越那千山万水,如云朵一般漂浮到你的身边,为你诉说一个依恋你的男孩的心声。

  我是一个喜欢风的男孩。以前我总喜欢将自己比作天边的一阵风,于是多少往事里我总是让一切随风。我总爱自言:“风总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我总以为风是归属我的一份天性,是我从来不曾失去的一份情绪,可在这一个寒冷的冬季末尾,风却已经无数次吹散了我的回忆,让我始终无法找寻回那个曾经伫立于水畔的那个忧郁唯美的倒影,让我始终无法找寻回那个曾经依靠在老榕下独自弹唱着吉他的邻家男孩。每一次回首往事,我都希望自己的来生是风,可以无牵无挂无忧无虑地行走与流浪。但是今生却不能,今生的我注定只能与一位叫小Y的女孩邂逅在这个如诗如梦的季节里,陪伴她欢笑,陪伴她哭泣,陪伴她忧愁,陪伴她沉默以及一切的一切……注定只是江南边城里的一只不能飞向远方的却愿与她共同化蝶的蛹。

  小Y,一句简简单单的称呼却在无时不刻涌动着我的心,如巨浪般汹涌着却化作了一行行真情的文字送予你。这是一个寒冷的却充满喜庆气氛的冬日,天阴暗且迷离,如同我深邃迷离的双眸那样。其中夹杂着某些让我为之沉重的东西。是的,又一场冬雨将抵达我心灵,聆听着越来越近的雨韵,是你让我在这样的一个冬季里遭遇了夏季的一个童话。我必须赶在雨点落下以前为你讲述完我全部的忧郁与眷恋,才会不至于让冰冷的雨点打湿我那早已迷离的心。

  在短暂的高四寒假里,我偶尔翻起了以前的日记,看到了那首诗歌,那首为你而写下的诗歌《笑靥》:“那是什么/那是什么/是你伴随我的一抹芬芳/是你温柔率直话语留下的印记/是你在我的梦境里微笑的双眸/是你在我绵绵思绪里飘逸长发/倾听着你的声音/我有点腼腆有些颤抖/慢慢地/一点一点地靠近你的思绪/等待心灵彼此的碰撞/我痴痴地想念着你/梦境里看到了你我深情却久违的渴望/梦境里你淡淡的一笑/让我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动/你深情的眼光注视着我/我小心翼翼地打开尘封已久的心锁/将一个最真切的自己呈现在你面前/相恋的路上是弯曲的/此时此刻梦境里的你我终于相依相偎/瞬间你我的泪默默溢出眼眶/往事历历在目/曾经的甜酸苦辣/曾经的无数等待/此刻/被你淡淡的一笑化无踪影/此刻/惟有阵阵心跳如花开叶茂/而你却是我今生唯一的依靠。看了看日期,2009年1月5日,那时的我在做一些什么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告诉那个叫小Y的远在四川的女孩,在那个紫荆落满遍地的季节里我与她经历了一场为未来彼此定下约定的初恋。

  高四,这是一个特殊的时期,就像我认识你一样的特殊,或许这是一个没有情感的时期,这是一个苍白的时期,可却在这个时候让我遇到了你,相识源自于共同的爱好。还记得我们最初的相遇源自于文学,可是我们相遇的方式真的真的很特殊,那个相遇的地点会是在文学网络里。在那个虚拟空间里。很多人都说呆在网上的男孩或女孩都不是好孩子,我又何曾不明白,但我觉不是那种坏孩子。可却偏偏在这里遇到了那个与我志同道合的女孩,而那个女孩就是你——小Y。

  去年6月因为高考政治的失误,让我与大学本科擦肩而过,但我却又不堪忍受复读带来的巨大省心压力,不是有言之,高三是寸草不生的荒凉之地方,一切的绿的生机惟有依靠自己去不断播种,一直到铺出一条绿色的阳光大道。可是高四又该如何形容?我不得而知。2008年的6月我却意外却又在意料之中跌倒了,而且伤得很严重。

  在那个对于我心灵来说的繁芜的暑假,我整整两个月独自躲在家里不想见任何同学,也不想接受任何来自外界的消息,因为那时候的我已经几近崩溃,我不想再让任何人看见我脆弱的样子。哪怕是安慰的言语。接着便是填报志愿,因为没有考上本科,我只能用颤抖的手写下了一所外省的专科大学,因为那次高考过后我莫名其妙地恨自己所在的地方,想独自跑去一个遥远的地方去重新谱写自己的新梦想,可是就在2008年8月29日晚11点20分我坐上了由广东湛江南站开出的列车后,我的心一直在哭泣一直在疼痛得不能呼吸。那是我第一次离开家乡,二十年以来第一次离开家乡,可是没有达到我的最终理想,我恨自己,恨自己的懦弱与无能,会以这么窝囊的方式离开家乡,去到一个我从未到过的地方去继续梦想,可试问那样的梦想我还会有心情去写就吗?第一次坐列车的那个晚上,在深夜的轰鸣颠簸的开着冷气的列车里,我披着厚厚的外套坐在最里面靠窗的那个位子里默默流下了眼泪,一个二十岁的男孩因为自责流下的泪,心在剧烈地颤抖着,望着窗外黑乎乎的夜,我只能看到自己印在玻璃窗上那张疲惫的脸庞。坐在列车车厢各自位置上的那些陌生的人们都在干着自己的事情,没有一个人看到我的眼泪,没有人知道在那个晚上有一个男孩在K149次列车上哭泣了,虽然没有撕心裂肺,没有惊天动地,没有荡气回肠,却包含了多少的苦涩与悔恨,也没有人理解没有人能触摸到我的心弦,哪怕是我最亲的父母。更别说是那些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了。

  第二天下午天刚黑之际列车终于在行驶了二十个小时零三十分到达了目的地,但就在那时我背负着沉重的行囊踏下列车拥挤的站台时,望着那长长的一直延伸到远方的铁轨,心里却涌动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想法:或许我还会以一种极为不寻常的方式踏上返程的路。在那所大学里,我过得并不好,心儿总是如同《七月》那首歌曲所唱的一样在不断沉浮着。虽然在班级的班干部竞选中我被选为团支书,但自从来到了那所大学,我总感觉自己根本就不属于那里,不属于那个群体,在大学生活的一个月零十四天的日子里,我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好象行尸走肉的灵魂,日复一日地徘徊在教室、食堂、宿舍之间。比高中的两点一线生活还要难过,或是志向不同,家乡不同,性格不同,理想不同,与同学始终无法道出真心话,那时的我根本是在敷衍着周围的每一个人。之后我通过QQ知道了之前在创网上认识的那个女孩——小Y,你现在正在读高四,而我却好象苟且偷生的人在这般大学里生活着,这如何对得起我的良心,对得起父母的血汗钱。

  因为从小我就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孩子,有属于自己的理想与抱负,或远或近,但我却从不放弃执著个性,可就在2008年高考后我怎么会变得这么懦弱,竟然为了逃避复读的压力而随便报了一所专科大学混日子,我究竟是怎么了?在后来与你的交谈中,让我懂得了很多人生的真谛,我们就象知心朋友那样对待彼此。就是10月某个不知名的下午,我毅然改变了主意:将于今晚收拾东西,打电话告诉远方的父母,我要回去读高四。明年重新来过.我不想把青春年华浪费在这种虚荣挥霍的日子里。我要坦然面对未来,不能因为压力的存在就逃避它。我不是一个懦夫,就算前方是万丈深渊,我也要坦然面对,哪怕是为了自己的理想跌得粉身碎骨都值得。为了我的理想宁愿两袖清风,甚至可以付出任何代价。于是在那个再也普通不过的夜晚我再一次悄悄坐上了返程的列车,带着我为了的梦以及坚强的信念的列车穿行在漫漫的夜色中……那一夜我又一次失眠了。

  但是在我心里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在心里已经默默喜欢上那个叫小Y的女孩,是你的信念促使我回到高四,因为之前和你的交谈中,不知不觉里是你让我重拾回勇气与自信,回到高四是想陪伴你一起度过2009年的高考,高四的路上有你也有我。

  小Y,记得我们的最初的认识是在创网上,我是2006年的11月来到创网,而你来到那里的时间比较晚,之前我并不认识你,但可能那时候我是创网里的小作家之一,由于名气的缘故,让你知道了但却还未了解我,你说自己很佩服我的文采,对此我只是淡淡回答说:只要会写字,任何人都有可能是作家,那只是取决于后天的努力。而且写作是一项艰辛的工作,写作的道路上也是谬斯的,在如今商业化大潮汹涌的人才社会中,没有多少人对写作抱着期望过大的梦想,只为闲时涂鸦心情罢了。可是小Y你却不这么认为,你说文学是人的精神世界不可或缺的一片领域,没有文学也就没有人类的种种思想。文学思想是源头。而在与你相遇的同时也十分特别,那时候很多创网里的朋友都说我喜欢那个很才女的小G,说我和她是一对,可没人知道我喜欢的仅仅是她的文字。或许是给她发问候留言多了的缘故而让别人误会。后来你加了我不断地第三者的身份问我与小G彼此的话题,源自于面子我只能不断回答着你,心里却不是滋味。但在以后的不断接触中我发现自己喜欢的人是你,你不断地和我交流着,也让你逐渐地了解了我。但是由于我们的认识是在网络上,在别人印象中,网络这片区域是是非之地,更别说有什么真爱存在。上网的孩子都不是好孩子,可事实真这样吗?凡事都有两面性,我并不见得事实就此定局。如果真是那样,那我们之间出现的情感又该如何解释?所以请你相信我。

  许多同学都爱说我是浪漫才子,总以为我文字中出现的女孩是我某个恋人的影子,其实他们都错了,就我而言,我只是一个外表崇尚浪漫而实质却很传统的男孩,骄傲而脆弱。那个撑着油纸伞走在悠长的雨巷的女孩,那个在风中放飞青鸟的女孩,那个在明月影子下刺绣诗歌的女孩,那个如蓝蝴蝶在南方大森林里飞舞的女孩,那个出现在我小说立交桥下伫立等待的女孩,都是一些很理想化、很梦幻的女孩,那些绵绵的诗句是我的丰富想象力的结晶,我并不清楚想念与希望的后面隐藏里一些什么。但那决不是什么具体的东西,生命也许就在这有确定的希望与等待中一程程地驶过,一直到达梦想的终点。但如今我已经找到了那个思念的女孩,那就是你——小Y。我们的认识特殊,我们的相互了解也特殊,但你怎么就不能知道我们若是走到了一起,我也能给你一个份不一样的情感,我会给你制造不一样的惊喜,给你无限的动力与希望一起走过高四这段短暂的岁月。

  在我们彼此的交流中,你总一次又一次问起我的青春年华里的懵懂情感经历,我都一一道出了,因为对于你我不想有任何隐瞒,我想说喜欢我的女孩虽然很多,但我真正想交的第一个女朋友却只有你一个。因为文学而让我们相识了,或许我们都应该感谢它,我们从文学谈到理想谈到生活谈到人生,几乎是无话不谈,当我第一次向你表白了心迹时,你除了惊喜更多是感到意外以及不解,说是象我这般优秀的男孩怎么会喜欢上你这么普通的女孩?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你始终不很明白。

  小Y,我想对你说,你是我所认识的女孩中最坦诚最率真的,是你对学习以及生活的执著打动了我;

  小Y,我想对你说,你要相信自己,要有自信,不要老是低估自己,既然我已经认定喜欢你了,你就要为了我而努力,我也要为了你而奋斗,让我们用一颗积极乐观的心态面对生活以及未来;

  小Y,我想对你说,我并不在乎你的外表,重要的是你的心灵,那颗执著的心灵,因为我相信你会是一个好女孩;

  小Y,我想对你说,我的生命里并不缺少喜欢自己的人,但是若要找寻知心者恐怕比蹬天还难,你是除了我父母以外最了解我的女孩。所以我喜欢你.

  其实喜欢一个人并不一定非要理由,有时候凭感觉与直觉也能找寻到自己的真爱。可能是我不合时宜,但我相信身边的那些“鸳鸯蝴蝶”派的卿卿我我、花前月下的依偎,绝没有我们在学习上的互相鼓励,和在人生路上的互相扶持更富有诗意,更能经受风吹雨打。世界真的太小太小了,自从和你相遇,在每一天的夜里我总喜欢在纸上重复你年轻的名字。你让我在梦境的树影婆娑中,读懂你的笑靥,在凄风冷雨中领会你的失意。想念你的时候,我时常站天台上,任凭在绵绵细雨打湿我的头发,默默记下我们共同定下的约定。

  2009年的新年是我过得最难忘的一个春节,因为我们在文字里定下了一个不变的诺言。本来还有许多话要和你说,但我不想独自平静地在这里告诉你,等以后见面了再亲口告诉你,只想让你用一种不平静的心情平静地等待着一切。一首小诗代表我的心送予你:

  经历过多少沧海桑田
  我总习惯独自面对着窗外抿嘴微笑
  凝视着摇曳的紫荆花的身影
  拷问心灵的下一个春天何时来临
  在来不及忘掉寒冬深深的伤痕时
  我却要挎上行囊去往他方
  找寻那个并未完成的梦想
  

  如今
  心儿已经归潮
  只因为遇到了你
  我总会在夕阳夕下忆起我们卷起的浪潮
  

  晚风徐徐的西湖边上
  我看见落日染红湖面的黄昏
  风儿泛起层层涟漪
  它飘荡至彼岸
  向着我的心灵角落一次次归潮

  偶尔
  听到潮声响成心底的叮咛
  那是你对我的委婉绵长的心语
  我不相信命运的冥冥之中的安排
  却惟有徘徊在轮回的空间里
  就像四季交替,潮起潮落的自然规律
  心灵说不出该喜或该忧
  

  彼此定下那个不变的承诺后
  我总尝试与你的心灵交融成为一体
  回归属于我们的归宿
  我总在潮起潮落间
  仰望大片云儿在蔚蓝天空中蔓延
  凝视夜空中眨眼星烁微暗的身影
  那便是我对你的绵绵想念
  

  疲倦了
  便倚靠在那颗百年老榕下
  摘下一片纹路清晰的叶儿贴放在胸口
  倾听你心灵的每一次呼唤与嘱咐
  细数着你的心儿每一次归潮的深切呼唤
  望向夜空下万家灯火通明的前方
  那便是我们在归潮里共同许下的约定
  
  
  

一位愿意永远守侯着你的男孩
  子鹜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编辑:徐燕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