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文学 > 小说 > 正文
生命的呼救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1年04月26日 10:36  作者:蔡德发

许茵的老伴李彬这一次病得不轻,被送进了人民医院。医生说必须马上输血,而令许茵紧张的是医院的血库里竟然找不到合适血源!病房里,许茵紧张地等待着。

这时,年轻的主治医生盈盈来到病房。许茵立刻迎上去问道:“医生,我老伴什么时候可输血?”

盈盈说:“阿姨,李伯这血型极为罕见,血库里没有这样的血源。从资料来看,本市也只有四例这样血型的人。”

“啊,那怎么办?这四名同血型者能不能联系到?”

“我们查阅这四人,一位同志的年纪太大,不能献血。一位在外地做生意,也难找到。一位正在准备高考,也不便打扰。另一位是——”这时盈盈的手机响起,盈盈接手机:“喂,啊,妈,我本是下班了,可是现在走不了,病房里有急事……你告诉他,改时间再见面……不能改?哎呀,妈……好好好,我半个钟头后就到。”盈盈把手机关了。盈盈转过来对许茵说:“阿姨,我冒昧问一声,你们没有儿子吗?”

“算有一个……”

“怎么不见他来这里?”

病床上的李彬叹息道:“唉,医师,说来惭愧。他是个不孝子,我病成这样,他就是不闻不问,终日在外浪荡。”

“啊,我在想,他既是你们的儿子,那么血型就有可能相同。如果相同,就叫他来给他父亲输血,那事情不就好办了?”

“那可不行!肯定不同。”许茵语调急促地说。

“怎么能这么肯定呢?医学上存在血型遗传因素。好了,你们考虑一下,我去看一下别的病人。”说完,盈盈就走了。

病房里许茵痛苦地说:“造孽啊!”

李彬气愤地说:“都是你二十六年前出的鬼主意,说什么不能没有男丁,死活都要个男的。还做了那件见不得人的事,真是报应啊!”            

许茵无奈地说:“老啊,说这话太迟了。”

李彬说:“太迟?你看昨天他来医院,不是来关心,而是来讨钱,还理直气壮说,不向你们讨向谁讨,你们到年老还必须依赖我。你看这是什么儿子——都是被你惯坏的。”

“都怨我? 你难道就都对了?你一工作就难得回家,家里一大堆事都归我一人。俗话说,子不教,父之过。你没有责任吗?”她停了一下又说:“不要互相埋怨,这个真相还不能让阿柱知道。要不然,就真的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空好!”李彬气愤地说。

这时许茵的手机响起来,许茵接着手机:“喂,你好……是,我是李柱的母亲,阿柱怎么了?……啊?”许茵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欠你十万……必须拿钱来换人!喂喂——”

李彬问:“怎么了?”

许茵哭着:“这还会好?阿柱去赌老虎机输了十万元。歪仔说必须拿钱去换人!”

李彬“啊”的一声就晕过去了。

许茵边摇边喊:“老伴——老伴——”又急忙大声呼叫:“医生,医生!”

盈盈闻声急忙过来,见状立即实施急救,不一会,李彬醒过来了。

“哎呀,老伴,被你吓得半死。”许茵说。

盈盈对许茵说:“阿伯遭此打击,病情变坏,应赶快动手术,否则有生命之虞。你儿子……”

“他死了!”李彬气愤地说。

听了这话,许茵哭了起来。

“许阿姨,你怎么了?”

“我们的儿子赌输钱被人抓了……况且他不是我们亲生的。”许茵无奈地说。

“哦,那是抱养的?”

“也不是。”

“啊?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但李伯的病情不能拖了,就让我来给李伯输血吧。”

“你?”

“嗯,恰好我与李伯是同血型,又能相配,我是我们市四例这样血型的其中一个。”

“医师姐,你真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啊!唉,我就把丑事都向你说了。你不知道,我们是双职工,按政策我们只能生一个孩子。但我分娩时,发现是个女孩,我那时重男轻女的思想严重,总想要个男孩。恰好同产房也有一个妇女分娩,她当时分娩后总是昏睡,加上她的丈夫外出,家里又没有人来照顾,因此我出钱买通接生婆,让她把孩子调换,用我的女孩把她    的男孩给换来了。”

“阿姨,你们这样做太不对了!”

“我们才有今日的报应啊。”李彬插嘴道。

这时盈盈的母亲张芳等盈盈没去,找到医院,就喊道:“盈盈。”

盈盈应着:“妈,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我怕你又回不去。我们已经误了他一次,这回再不能失约了,张鹏可是百里挑一的好孩子。”

“妈,你是怕我嫁不出去了?”

“我怕他被别人抢去。”

就在张芳母女说话的时候,许茵老是注视着张芳,忽又记起什么似的,她又不敢正视,脸上露畏惧之色。这倒引起张芳的注意,张芳忽然记起,对着张芳说:“啊,你——”

许茵慌张地说:“我……”

张芳说:“你不是许茵吗?”

许茵支支吾吾:“我——我——”

盈盈觉得奇怪地问:“妈,你认识许阿姨?”

“对!”张芳奔上前,急拉张芳的手,“你是许茵,难道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张芳呀。”

许茵紧张地:“张——”

“对,我就是张芳!”

“妈,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张芳深情地说:“二十六年了,我和她同在一间产房分娩,我生下了你。而她生了一个男孩。”

许茵震惊地自语道:“天啊!原来她是我当年生下的亲女儿!”盈盈觉得心里似大海翻腾、激雷滚动:“天啊!原来她是生下我的狠心的娘!”李彬也惊呆了,说不出话来。

张芳觉得很奇怪,看看盈盈,看看许茵,问:“你们怎么了?”这时,许茵忽往张芳面前跪下,愧疚地说:“张——芳,我有罪!”

张芳急扶起:“你有什么罪?你是个好人!”

盈盈见状气愤地说:“她是个好人?”

“盈盈,就在你出世之前,我接到你爸在外车祸重伤的凶报,急得昏迷几天。多亏你许阿姨,多方照顾、帮助,我们母女才得以平安出院。”

“是这样吗?”

“是的,我缺什么,她就给我送来什么。我们出院的时候缺钱,她又给我送来两百元,二十六年了——我找不到你们,至今钱仍未还。”

“许阿姨对你这么好,可有什么交换条件?”

“傻女儿,有什么交换的,是许阿姨心好,情如姐妹。”

愧疚无边的许茵感觉头胀脑晕,她说道:“我——我——头晕。”

张芳急忙拉着盈盈说:“儿啊,快给许阿姨看一看。”

盈盈回绝说:“妈,不用, 我看她是骤然相遇太激动造成的!”

许茵像有所求:“医生—— ”她又说不下去了。

盈盈对她说:“莫怕。我妈更是个好心人,她永远是我的妈——”激动的盈盈扑向张芳,紧紧拥抱张芳、热泪盈眶。

张芳搂着盈盈:“傻孩子,妈哪有什么时候不是妈的?”

“妈,你不是要我去会张鹏吗?我们把欠了二十六年的钱还给许阿姨,就走!”说着就掏出两张百元人民币递到许茵面前:“阿姨,这钱,你收起!”

许茵连连摆手又后退着:“不……不…… ”        

就在此时病床上的李彬“哇”的一声,又昏厥了。

许茵惊叫:“老伴,老伴!”

张芳问许茵:“这是——”

“是许姨的老伴。”

张芳急切地说:“快抢救!”

盈盈问母亲:“那张鹏……”

张芳说:“张鹏我去给他解释,救人要紧!”

盈盈激动地握着母亲的手:“妈—— ”

张芳牵着盈盈走向病床,两人走到床边,和许茵合力把李彬扶上推车,三人推着车走向手术室。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编辑:兹妮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