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文学 > 散文 > 正文
难忘的岁月 难忘的歌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2年06月09日 22:41  作者:虹云

    “绚丽的青春之桨,划出人生的层叠波澜。一代人的追忆,荡涤难以平静的心田。难忘那苍茫岁月,呐喊着温暖的春天……”每个晚上,随着谭晶唱的动听歌声从电视荧屏飘出,我就放下手头的事情,摆脱琐碎,坐下来静心观看45集的电视连续剧《知青》。著名的知青作家梁晓声,在相隔十多年后,再一次用如椽之笔,全景式再现曾经波澜壮阔的“上山下乡”运动,新一代年轻的演员倾情演绎当年的蹉跎岁月。追着看《知青》,听着那首动听的片尾曲,不由也回到了我们的青春岁月……

    其实我并非知青,即使和如今年龄最小的那些知青们,也相差有10来岁吧,按通常的说法,正可谓是一代人的距离了。可我能感受他们的年代、他们的生活、他们的情怀,这也许是因为我曾有过相近的经历。

    1984年秋我从两年制高中毕业,没几个月就幸运地安排了工作,到一支地质勘探队当了临编队员,那种天当被地当床的环境和条件,也和知青们身处所在相似。如那影视上所看到的那样,在深山野外闪现着我们青春的身影,好似挺浪漫的?其实这是看上去很美,实际却艰辛难言,风里来雨里去还小事。要那个环境中,女队员上个厕所都成问题。遇上下大雨,棚屋里也是沥沥漏雨不停,连睡觉都没个干地方。我进队没几个月,就遇上一次几乎断粮的情形,正逢端午节前,勘探驻地是前不着村后不挨店的山边荒野,离得最近的乡镇也有十多里路,我们住的是竹棚油毡等材料搭建的临时建筑,春雨沥沥下个不停,本来就崎岖难行的所谓路一片泥泞,我们吃的东西已经所剩无几,连粮食也不多,更别说什么菜肴了,可队部送来有困难,我们也出不去采购。队长带着我们采来了野生的荷叶,用它代替箬叶包粽子,打开所剩无几的肉罐头,搅伴到最后一点大米饭里,就成了粽子。冒雨采来一盆郁郁葱葱的艾草,剁碎了加入面粉搅伴捏成丸子,蒸熟了就是富有客乡特色的艾丸。有人选了些艾草扎成一把把插到棚屋的门窗上,又有人用艾香、荷叶烧水洗澡,一时间这荒山野岭也充溢着过节的气氛。

    当时社会转型大潮已泛起,而我们单位还相对是封闭,自成一统。艰辛的工作和生活,我们却并不感到有多苦涩。那时节打扑克什么的并不盛行,电视更看不到,工作之余,便三三两两地信步山野田间,结伙谈心,走走聊聊,陶醉于草木稻香;盛夏之夜,炎热难耐无法就寝,我们或在树下或是涧边,饮茶漫聊,海阔天空;偶尔有人吹箫弄笛,时常引来歌声一片;或是谁吹起心爱的口琴,让我们倾心静聆,带着缕缕遐思。有时我也离群独处,静悄悄的,观天高云淡,远眺叠峰层绿,望日落日出;夜赏月亮,看星座,数流星,让心灵恬淡宜然。不时在黄昏将近的闲散之时,躺在草地上,看天上的云。过眼云烟,留在眼里,也烙在心上。更多的时候,我们会在阅读中度过,各种小说还有勘探业务书籍,成了我们的精神大餐。在那没有电视、电脑,宽带网的年代,生活就是那么地简简单单,普普通通,我们的心灵,也在哪种环境,染得格外地纯净。

    我进队时大规模的普查勘探任务已近尾声,随着普查工作的逐渐完成,本象吉普赛人到处浪迹的地质队也在驻地城市扎下根来了,我们来到了鮀城,不久,一些队员陆续转到了其它行业,我也去了工厂……那个年月,我们曾是如此地透明,如此的纯粹。如今的生活已与过去不可同日而语,较过去安逸,物质的丰富也不可同日而语,岁月如歌,与时俱进,“上山下乡”已经成为历史,当年的“知青”也早已不再年轻,我也是人在中年了。虽说“过去的总是美好的”,除却“以前却是‘总是很多力量’。怀着一种神圣的情感去工作、谈恋爱、去生活去娱乐”,是否还有其它因素呢?当年在野外的夜晚,就着一盏汽灯,我们围坐在一起,在夜幕里唱着歌儿数着星星,那种滋味现在却怎么也找不着了。

    “我们曾经用身躯亲吻精神的花瓣,我们曾经用心灵编织理想的花环。我们曾经用微笑面对命运的挑战。我们曾经用歌声唱响美好的期盼。我们曾经用歌声唱响美好的期盼.我们用歌声唱响心中的永远。”《知青》的插曲《曾经》,一次次地拨动着我的心弦,虽然逝去的青春再不可追及,可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不能失去激情和纯真。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编辑:徐燕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