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文学 > 散文 > 正文
春天的寄语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2年06月01日 00:18  作者:徐燕辉

    在寒冷的冬季,我们总是期盼不远的春天,渴望温暖些,渴望太阳慷慨些,撒点阳光吧,让这人间亮堂些,扫除所有的阴沉。那时我们只能一次次在内心描绘春天的色彩。

    终于,在期盼中盼来了桃月,桃花盛开的季节。而很多事物,才刚刚显示生命的复苏的特征,正以新的面貌开始一段新的旅程。于是内心中春天的色彩,在天空下出现,以绿色为主色调,唱着歌儿,铺满了街道,铺满了田野,铺满了山林……这些色彩仿佛从眼睛爬上了额头。

    值得一提的是,在我身处偏僻的霖田,春天是最富有的。满山满山地绿,还有那些阳光不分薄厚地照耀大地,像从天空中射下的箭矢,当黄昏来临时,没有留下伤痕。但它来过,存留在心中。这些绿色也因为有阳光更显活力。还有阵阵风,不惜长途跋涉,从巷里吹向田野,吹过山峰,吹到这里。这些大自然的神秘创造者,它们在创造中没有休息。

    我走过二十多个春秋,算起来不知沉睡了多少岁月,创造的日子是那么少。躺在这样惬意的春色中,我大抵可以安逸地生活,像众多人一样。可我发现自己的异常清醒。我依旧怀念那些写诗的日子,不为什么,只为心中那一份诗意,那一份闲情,那一份存在的感觉。那些日子,我的心都像竖起的耳朵一样努力的倾听,习惯倾听,也乐于倾听。在我看来,倾听是一种低调的存在。

    不得不承认,现实的打磨,有时会让人不知不觉地就缴械投降。生活通过一些嘴巴这样的扩音器播放着: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哪里有声音就走向哪里。瞧,那喧闹的人群,多欢快,多激情……这是生活的告诫吗?还是生活的诱导?一些话语,吐在空中,暗藏着没有明说的指向,这是我无法拒绝却时常听见的一种声音。声音有多杂,心胸就要有多大。

    在又有一个春天降临时,我感觉到一种未曾有过的心灵冲击。我深知,上个冬季,是一次漫长的冬眠。最近这一场绵绵不绝的春雨将我干涸的内心湿润。我留意地听,使劲地听,仿佛有一种事物在心田生长,那声音,很模糊,却很熟悉。

    我有这样一份意念和坚持,是因为时间给了我充分的理由去相信。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编辑:兹妮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