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图片库
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文学 > 散文 > 正文
古宅遐思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2年05月02日 09:11  作者:杜祝珩

  小时候听邻家的阿婆提起,家境贫寒的她,在十二、三岁时便被卖入一户陈姓的大户人家为婢。每天清早起来的第一件差事,便是要为陈家打开所有房间的门窗,这活儿,多半快近中午的时候才能完成。过了中午时分,又开始把门窗关上,这一关,又得挨到黄昏时分才能干完,这样的活儿一天下来还不能偷懒,不然的话主人家一看到还没开过的门窗,就知道你偷懒,你就是连辩解的借口也找不到了。

  小时候我边听阿婆讲故事,一边好奇地寻思着:“谁家的房子有这么大?连开门窗都需要一天的时间?长大后,我一定要去看看老阿婆故事里的地方”。

  邻家阿婆故事里的大宅,是真真切切在粤东地区存留着的宅院,它便是被誉为“岭南第一侨宅”的陈慈黉故居。

  陈慈黉故居可以说是汕头的名胜之一,它也是著名的旅外侨胞陈黉利家族在故乡建造的众多宅第的总称。在一个飘着雨丝的午后,我走进了这座故居,一偿儿时的夙愿。

  站在雄伟的建筑群前面,我感到自己的渺小,怯怯然走近前,推开厚重的大门,跨进高高的门槛,一抬头,迎面“善居室”三个大字便映入眼帘,那字体的神韵,骨力开张,宽搏稳重,雄建流畅中又不乏儒雅之气,想必是出自那位名家之手,让人在欣赏书法的同时也给予了无限的遐思。

  抚摸着汉白玉砌就的石梁枋,视线往上移,“善居室”上面的“松鼠葡萄”浅浮雕,形象逼真生动,雕刻的刀法圆润顺滑,下端随梁枋的镂空浮雕“喜鹊梅花”,纹理清晰,韵律顺畅;想必这些雕刻都蕴含了主人深厚的感情和美好希翼,喜鹊的好运,梅花的精神,希望子孙后代都有坚韧的创业精神和好的运气福气。多子多福向来是潮汕人的传统观念,一个家族的兴旺也要靠子孙后代来传承。

  几步跨过门廊,便来到了一方大埕,宽阔的大埕更凸现了这座宅院的韵味与气派,大埕空空荡荡不事砌筑,无遮无挡,丝毫不似江南园林的婉约。我漫步走到大埕的一角,探头往里一瞧,却原来是曲径通幽,一段镂着花纹图案的楼梯静静地呆在那里。好奇心驱使我顺着梯级往上走,一层、两层、三层,在不知不觉中,人已走上了三层的顶楼。

  我心里想:“虽说是顶楼,却也不过三层而已呀。”然而,当我推开楼门望出去,终于见识了这座古宅之“大”了。站在这里,陈氏故居的格局建筑一览无遗:在这大宅内,居中的是中国式的“硬山顶”平房,主厅是“四点金”房局;两侧通巷把宅院分成若干个小院落,构成大院套小院,大屋带小屋的住宅网络;外围是两层洋楼,西南、东北各有一座三层的瞭望台,形成一个内低外高,类似城寨的方形大庭院,楼梯、天桥、迥廊,一道道萦回曲折,上下相通,脉路相连。

  百年古宅,穿越历史的云烟,曾经的繁华已隐没在滚滚的车轮中,雨水滴蚀的水泥板面印证着年代的远久,灰色的墙壁诉说着历史的沧桑。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些古老的雕花石门,还依然坚固厚实;那些精雕细磨的石窗抱框,透发出石感的润滑度,瓷砖的花纹色彩,依然亮丽如新,门槛上的木雕石刻,富丽堂皇;这独特的建筑,揉合了中西建筑文化的精华,是潮汕建筑艺术和石雕艺术的完美展示,是潮汕建筑艺术的精髓。

  置身其中,如梦似幻,在静静的时光中,我听着自己的脚步声,缓缓地踱回二楼,站在迥廊的一头望过去,这廊道好像没有尽头。小时候老阿婆的故事言犹在耳。我仿佛看到了一个打着高高发髻的小婢,穿着尖尖的绒布鞋,拎着一只装满铜匙的小花篮,在前头引路,轻轻地将一扇扇的厅门、房门、卧门、窗门都打开,那娴熟而轻巧的声响令我敛声屏气,凝神静听那开门 “吱呀吱呀”的声音。可是,除了窗外细碎的雨声外,周围一切是那样的安静,静得让你仿似能清晰地听到时间流逝的声音。岁月悠悠去,冲走浮华留住真实,空无一人的古宅,此刻也是静止的,沉寂的。

  我浮躁的心,在这样的意境氛围中慢慢地安静了下来。

  再往里走去,我便发现自己进入了一座迷样的宫围中,大厅的堂皇,主房的气派,小房的精致,厨房的简朴,这些独特的场景都让我流连,让我迷失,怎么走也走不出这谜样的家园。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着一座迷宫吧,是否能走出去,靠的全是自己的意念。

  我跨过一道道门坎,沿着一扇扇门往外走,记不清走过了多少个房间,踏过几级楼梯,绕过几道回廊,却发现自己来到了陈家的小姐楼。

  小姐楼位于宅院东北角的二楼上。门廊和窗套的装饰和宅院中的很多地方一样,可能更加精致一点。那些潮汕镶瓷拼接而成的花鸟图案、几何图形、人物形象,其构图都生动活泼,色彩艳丽,这些精致的修饰把斗面、墙面、地面铺成一幅美丽的图案。而这里总体上有不同别处的幽雅摆设,就是那些吊挂着的“女红”,丝丝的女儿气息,让人感受到浪漫的女儿情怀。我推开窗门一看,却发现这里是整座古屋观景的最佳位置,有开阔的视角效果,阵阵清风迎面而来,田园风光尽收眼底,韩江的清流隐约可见,翠峰叠嶂绵延起伏;而把眼光收回,眼前就是迷宫般的宏大宅院,脚下就是清新活泼的小姐闺房。想象以前的小姐千金们,一张张俏丽的脸庞,芊芊玉指轻捧书卷,款款身姿移步出阁,思春感怀……

  思绪随着小姐楼的物件飘散,在不知不觉的时光流淌中,我移步又来到绣花楼。绣花楼里,另一种情思正漫延着。一张老式的眠床倚墙而设,床屏上的水草雕花精美流畅,古色古香的梳妆台上摆着一盏精巧的油灯,镂空的帐钩上垂挂着一个醒目的香囊;我想象中的绣花女啊,正坐在妆台旁边,就着这盏灯灵巧地穿针引线,密密的针线,深深的思念,浓浓的爱意,让这柔情的灯光穿透地域的界限,遥寄对远方心上人的满怀情思;一首似有似无的琴声在耳边缓缓响起:

西风紧,夜渐凉,
衣衾相拥情相牵;
道不尽此心切切,
诉不尽情意绵绵;
聚如春梦短,
散似夏日长,
岁月悠悠东逝水,
何时君前诉衷肠?

  女人的情思,男人的柔肠。贤惠的潮汕女人,在家操持家务,生儿育女,孝敬公婆,撑起男人的半边天。这绣花楼啊,应该就是陈家男人心中的灯塔,时时温暖着他们的心窝,照亮着他们的心路,让他们有更大的动力奋斗于异邦,立于不败之地,才使陈家几代人都能够这样兴旺发达。
“滴滴答答”的雨声,收拢了我的思绪,眼前的绿地草坪,我才发现自己已站在大门口了。回头看看沿着屋檐飘飘落下的雨涟,那样子悄无声息的隐没在天井里,消失在古宅中。忽然间脑海浮起古人的诗句:“古宅东风归燕静,孤村夜雨落花多”。我想,哪怕是没有归燕,哪怕是那归燕又飞走了,黄昏时候的雨声里,也依然还会响起“吱呀吱呀”的关门声。

  而人去楼空的古宅却依然空旷、依然孤寂……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编辑:兹妮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