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文学 > 散文 > 正文
逝去的爱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2年05月02日 00:48  作者:陈瑞群

    傍晚时分,我匆匆地赶路,顾不上欣赏周围的景物。‘‘阿姨,我要这花,可是我没钱。’’突然熟悉的声音传进耳中,我本能地停步。猛地抬头看见花店里的一个小男孩。‘‘那不是表弟小杰吗?’’我走进了花店,“没错,那正是小杰。”他低着头,无助地站着。或许是听到鞋声吧,他默默的抬起头,看见了我,像见了救星似的,眼里闪出了希望的亮光。我走了进去,他哭着说:“姐姐,今天是妈妈的生日。妈妈曾说过她喜欢这种花,可是我没钱,你帮我付钱,好吗?”我付完钱,杰拼命似的跑出去,我也紧跟着去。

    来到了无人的荒野,我呆住了,近处的一个新坟与我遥遥相望。坟碑刻着的正是姨妈的姓名,我一时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不敢相信,最疼爱我的姨妈真的已经离我而去,这时,表弟在坟前跪了下来,低声地啜泣着,把一大束康乃馨放在新坟前,然后对我说:“姐姐,你快点告诉妈妈,说我不再调皮了,你快点叫她醒来,妈妈说我太调皮了不再理我了,姐姐,我真的不再调皮了,你快让妈妈醒来啊……”我被小杰这样拉着,却不知所措地站着,我该对幼小无知的孩子说些什么呢?他才6岁啊:
姨妈走得太匆匆,匆忙得几乎没有一点痕迹可寻。

    那是深秋的一天,他突然病倒了,送到医院已是奄奄一息,医生的诊断结果是后期癌症。大家都被这个消息惊呆了。

    接到家人打来的电话,我迫不及待地从学校赶到医院看她。那一天,姨妈说了很多话,她好像已预感到什么似的,对我千叮咛,万嘱咐,我一直紧紧的握着她的手,生怕一松手,就会失去最疼爱我的亲人,而她也用及其不舍的目光望着我,我连忙安慰她说:“你一定会好的。”我不停地点头,泪水一滴一滴地滴在姨妈的手背上……最后她拉着我的手说:期末考试就要到了,你快点回去复习功课,考好试后再来看我。”我依依不舍地离开医院,赶到了学校。从第二天就开始期末考,那几天里,雨一直不停的下着,似乎连老天爷也在悲伤着什么?

    好不容易熬到放假,我便“马不停蹄”地赶回家,却听到姨妈逝世的噩耗,我的头顿时“嗡”的一声,变得昏沉沉的,紧接着眼也花了,手也软了,我不相信这是事实,我不敢相信,我最亲爱的姨妈,就这样永远的离开了我,妈妈哭着说:“你姨妈临终前说很想见你,但又怕影响你的考试,说一定要等你考完试才告诉你,还说要你好好读书,将来把致富的知识带到这里来,改变我们贫困的乡村。我茫然的摇摇头,不知不觉中眼泪模糊了视线,历历往事牵动着思绪,让我想起了那逝去很久而又记忆犹新的往事……

    姨妈没有读过多少书,但她很爱看书,稍有空闲就会抱着书看,.边看边问我这个字的意思,那个字的读音,我们常常一起看一些好的作品,然后发表自己的见解,那真是快乐的时光。记得有一天,姨妈对我说:“你中考打算报考中专还是高中,”我笑着对她说:“姨,我要考高中,现在念师范,学到的东西不是很多。等我上了大学,一定把所学到的知识带到这里来,让这个贫困的乡村富强起来。”妈妈开心地握着我的手说:“等到那一天,我的娃子上大学了,再把家乡建设得更美丽,我一定很开心的。”我们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那一刻世界成了永恒。

    姨妈走后的一个月里,我都沉浸在无限的悲痛之中。每个深夜,我总将录音机的声音开得很大,反复听一首歌——《念亲恩》一边听,一边大声地呼唤着姨妈,任泪水倾泻而下。姨妈啊;你的恩情我还没有报答,你却永远地离开我。之后,我不再听这首歌,是不敢听,怕自己失控,更怕自己在这份亲情中崩溃。

    天渐渐暗了下来,四周悄无声息,从记忆中醒过来。小杰也不知何时已离去,北风吹着寂静的荒野,几支枯草在簌簌地发抖着,我站在那方新土堆成的坟前,仿佛又看到了姨妈那双期待的目光,操劳的背景和过去的一切......我心里涌起了许多内疚的酸痛,泪水瀑布般地倾泻下来。我大声地呼唤着姨妈,姨妈却不言不语,我仰问苍天,天不能答。我俯问大地,地莫能语,我独行在瑟瑟的风中,而关于姨妈的回忆,也如这深秋的落叶般,一叶一叶地飘零在我的身上......

  回家的途中,又经过刚才那家花店,店中一束束康乃馨正散发着阵阵的花香,我精心挑选了几束,准备带回家,我知道,妈妈也会喜欢的。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编辑:兹妮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