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图片库
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文学 > 散文 > 正文
被雨淋湿的的记忆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2年03月27日 11:30  作者:徐燕辉

    这一天以潮湿开始了我的记忆。仿佛还在睡梦中,就听到外面滴答滴答的声音。起床后,从阳台往下忘,路面湿漉漉的,阳台前的树叶也滴着泪珠。一阵风飘来飘去,没有定所。就像在街头的那些流浪汉。在异地求学的我突然也有种难以言说的忧郁。

    春节后离家又有一个多月了,新一年的桃花也开了。前几日的阳光,洒脱地普照大地,让人感觉到仿佛来到了夏天。南宁这边的气候,总是让人难以捉摸,一年四季似乎没有很明显的分界线。

    十点多的时候,我打了个电话回家。接电话的是父亲,他却误以为我是他的小女儿。但是他一下子就从我的声音猜测到我感冒了。他还是像以往一样,对我寒暄了几句,但是不一会就把电话交给了母亲。因为今天是妇女节,打个电话回去问候一下家里人。其实我是不太擅长用口头表达自己情感的人,虽然多年的学习,学习了很多表达情感的方式,但面对在农村里生活的人们,那些学习到的表达方式似乎都失去了作用,失去了它原来的效果。有时候觉得,还不如平常几句简单的问候来得好。

    我在电话里头跟母亲说“节日快乐!”,恰巧电话那边响起了噪音,不知道母亲真正领会到我的意思了没有,我问什么东西这么响,母亲说,是父亲的摩托车启动的声音,他现在正要出去拿货。去年过年之前,我回到家那段日子,记得父亲都是八点左右就出门的,如今怎么会那么晚才去呢。我心中产生这样的疑问,母亲还是那样唠叨,解释了一大堆,总的来说就是生意上复杂的关系。现在父亲不得不绕道去很远的地方拿货,说是有人在镇上捣乱,想把整个镇都控制起来。因为我很少在家,对于父亲生意上的事情也不是很了解,只是在电话里偶尔听到一些。真没有想到,在这样一个落后的偏僻的小镇,也有那么多城市人所苦恼的事。因为在我的想象中,乡镇的人应该都是很朴实的。

    如今快到春耕了,母亲说,那几块田地几乎都翻了,而且都是用锄头翻的。我知道那些活都是母亲和父亲两个人在承担着,家里弟弟还小,体弱多病的奶奶已年过八旬,不要说帮什么忙,只要不给他们添乱就已经很好了。因为近几年都没有养牛,无法用犁筢来翻地。村里面养牛的人也屈指可数。我不知道,为什么从那时候开始村里面的人就不再养了。

    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会忘了春耕或收成的日子,或许是因为常常不是呆在家里,跟家里的生活节奏不同吧。我惊诧时间怎么那么快。母亲说,秧苗都已经冒出地来了,呆会她准备去地里头,把那块秧苗地用篱笆围起来,否则附近人家养的鸡鸭会到田里去,把秧苗都糟蹋掉的。听到这些很熟悉的话,仿佛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幅很长很长的春耕图。

    村里的人都忙起来,那一块块田地也热闹起来。不知道谁家的小孩,小小的个子却牵着一头高大强壮的黄牛,走在田埂上。小孩拉晃着牛绳在前面,有时候好象跟黄牛玩游戏,但听到黄牛那粗鲁的呼声时,他的脸刹时一阵惨白。黄牛在后面晃悠悠地,低着头享受新鲜的佳肴,时而还抬头忘忘那些过往的人群,有的人肩上架着锄头,有的人肩上挑着尿桶,有的人手拎菜篮子……生活就这样继续着,村里面的人几乎常年都生活在这些土地上,未曾离开过。我的祖宗是从什么年代就开始在这里了,我不太清楚,他们在这里生活着,似乎从来没有问过什么缘由。或许对他们来说脚踏实地才是最重要的吧。这些就像被雨水湿润过的记忆,依然清新。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编辑:兹妮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