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图片库
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文学 > 散文 > 正文
一个人自立的姿势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2年03月18日 12:18  作者:徐燕辉

    所说的贫穷、困难、痛苦都不是为了赢得别人的同情,所说的富有、成功、幸福也不是为了炫耀,而是为了一个人站立的姿势。

——题记

    我和大多数一样,在农村里成长,然后从那里走了出来。只有走出了大山,才真正知道村庄的小。还在幼年时,一个村庄,仿佛就是整个世界。从来没有想过,大山的另一边还有那么多的景致,那么多想都没有想过的景致。

    然而,当真正远离村庄,长时间在外生活时,再次回到村庄,才感觉到它的大,它的胸怀永远都敞开着,也只有在它的面前,才能真正地无拘无束,真正地放松,仿佛这一切都是属于自己。阳光洒在身上,再落到地上;风朝着脸的方向,洒脱地吹拂着;雨尽情地下着,嘀嗒着一个梦想……在成长的过程中,我逐渐学会了自立,学会了坦然。

    村里的人常伸出大拇指,称赞父亲能干。撑起这个九口之大的家庭,已经是件不容易的事,竟然还起了这么一所大房子,这是多年之后的事。对于一个贫穷家庭来说,拥有一所坚实的房子,就是一种知足。为了能让我们过上一种安稳的生活,他每天早出晚归,陪伴着他一直在坚持行走的是那辆破旧的摩托车,算不清他们走过多长的路程,数不清他们转过多少个弯口。只知道,那摩托车的声音变了,父亲的声音也变了。一切的一切,都是靠父亲那双手,都是靠父亲那份自立与坚定。父亲奋斗了大半辈子,如今我们终于住上了舒适的房子。

    在那一个个台风暴雨肆无忌惮的季节,当它再来临的时候,再也不用把桶啊盆啊都搬出来在屋里成雨水;我们再也不用在半夜被叫醒,跑到大伯家躲台风暴雨;阿婆也再也不用惊怕哪扇墙会倒下,惊怕狂风会把屋顶掀走。

    父亲却从不夸耀他的房子,从不夸耀房子的光泽,即使夸耀也是在夸耀一种辛酸。话语在他的面前,显然是苍白无力的。再多的话语也比不上他那只长着六只手指的手,无论展开着还是紧握着,这六个手指都是他的孩子,正在渴望成长的孩子。而六个孩子的所有渴望成了父亲的负担,一个靠土地生存的农民的负担。不难预见,他前行时,他的肩膀上紧贴着一个重担,这个重担将他的腰肢压得越来越沉。已年过半百的他,还继续承担着一个大家庭的一切。然而这一切无法诉说的苦,都淹没在他的沉默中。在他的沉默中,我仿佛看到那里凝聚着一股毅力,当我一个人在外地求学时,这股力量也不断地影响着我。

    一个人开始远离家乡,便意味着远离很多的依托,身边的亲人变得遥远,熟悉的风景变得模糊,习惯的一切都得更改。一切都得在尝试中重新开始,在开始后继续尝试。这就是一个人所谓的自立。

    在反反复复的尝试中,结果往往都不是我们意想的那样。这让我想起了西绪福斯,即使他明知巨石推到山巅还会往下滚,但他还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往上推。显然,他是一个伟大的勇士。他的意志力只有在那无垠的空间和无限的时间才能度量。因为他对命运的征服使他把握了自己的命运,他比千钧磐石还坚强。我把这种勇士的气质潜藏在内心深处,在内化过程中让自己变得更坚强。

    生活中,人就像处在跷跷板上,只有站在中间,才能完全的平衡。而中间这个位置,总是难以把握。即使你站在最中间的位置上,稍不留神,也有可能使跷跷板倾斜。没有人每时每刻使自己的木板完全保持一种平衡状态。一种轻微的倾斜,是一种生活的常态,而走向极端,则是一件危险的事。如果每个人心中有一根属于自己的平衡木,那么危险便不会那么容易侵入到我们身上。认识你自己,认识你自己心中的平衡木是什么,这种内心的自强,是最顽强的,也是最坚不可摧的。

    生命总有不可承受之轻重,桑塔亚那说,“生命敢于承受生命的无意义而不低落消沉,这就是生命的骄傲。不曾哭泣的年轻人是野人,不愿欢笑的老人是愚人。”我常常把生活的一切都当作是馈赠,那么一切所谓的困难、贫穷、痛苦,似乎就没有什么了。即使在当时,很难一时之间就缓解过来,但是它总会被我内心的坚强抚平,我总能回到平衡的状态。

    人常说,没有过不去的坎。是的,即使眼前没有了路,抬头仰望,依然为你敞开着一条宽阔的大道——天梯。那是一条无形的天梯,专门为那些有心人准备的。当你每踏上一步,都是一个提升,都是一个发现。只有站得越高,才望得更远,生活的路才更宽。或许,你经常会失足,从高处狠狠地掉下来,真正地感受到一种疼痛。因为这种实在的疼痛,却是生活的真。一个人,只有在内心上足够的坚强,才能真正的屹立不倒。一个人,在自立的时候,才能真正站出一个人的姿势。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编辑:徐燕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