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文学 > 散文 > 正文
潮州:懒在慢城,大快朵颐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2年03月10日 17:52  作者:潘敬平

  韩江边的潮州古城可没有小兴安岭的粗犷与野性,南国的冬季也无需把自己裹成棉花团,相反的是,懒在这座慢性子的美食古城里,你很可能把自己吃成棉花团。

  虽然潮汕文化已经远及港澳和东南亚,香港人口中1/6祖籍潮汕,但潮州古城却是一座长着旅游城市容貌、骨子里却守着慢调生物钟的个性城市。相比平遥、大理、宁远、兴城等国内知名的古城来,潮州古城丝毫不见逊色,远远隔着韩江,就能望见水岸那头独自逍遥的老城池,而韩江上的湘子桥则独步江上,十八艘梭船组成了重瓴联阁的江上浮桥,似乎走过那悠悠的桥,就走进了另一个隔断时空的方外世界。

  绵延四方的老城墙如同一张巨大的餐桌,圈起了冬日里最地道的潮汕味蕾诱惑。从下水门进古城,抛开太平街上纵横错落的牌坊不说,单是两侧骑楼里的美食小铺,就铺出了一道美食长城,足够让每一个旅人生出“赖着不走”的诸多理由。街边一口口宋井仍然维系着潮州人日常生活所用的水脉,一旁就能找到专卖高堂菜脯(腌萝卜)的小店。店家介绍说,高堂菜脯在潮汕很有名,“要在沙地挖坑,一个萝卜一个坑,白天晒太阳,晚上把腌萝卜放坑里,还要人光着脚在上面踩。”此法腌制出来的菜脯,要比寻常品种更加脆爽,加之潮汕人最爱白粥,两两相加终成绝配。

  说起白粥,潮州话里唤作“糜”,可以追溯到《说文解字》里所说的“黄帝初教作糜”。在各地相继把“糜”改称“粥”的时候,潮汕人依旧承继炎黄习俗,在1元钱一碗的白糜中返璞归真,不光早上喝,晚上喝夜糜才是真正的潮汕性情。又因为靠海的缘故,你若在入夜的潮州古城里见到路边小食坊里有人用鱼饭(用海水煮成的各种海鱼)就着白糜喝到不亦乐乎,千万不要大惊小怪。

  若喜欢甜品的食客光顾此间,除了可以吃到潮汕特色的芋泥白果和仙草蜜之外,最值得贪恋的莫过于鸭母捻。胡荣泉绝对是老城里名头最大的小吃店,自从胡氏两兄弟1911年在此间扎根下来并贩卖素饼甜汤,恍然已近百年;一碗招牌的鸭母捻类似我们吃的汤圆,里面裹上红豆沙或芋泥、芝麻、绿豆沙,甜汤里还要加上银耳、莲子、红枣、百合、香菱打底。试想一下,一口清脆的香菱,再一口黏黏的糯米汤圆,叫食客如何不消魂?至于为何叫鸭母捻,据说是以前的汤圆做到和鸭蛋一样大,生活富足之后,反而越做越玲珑,也好给食客更多选择。

  你在潮州古城里的巡游,绝对称得上是一场由百味嗅觉和奇幻视觉组合而成的特别旅行,而且绝对自然生长,绝不迁就原本就不多的游客。香油店里还在用古法炼制麻油,香油味飘到邻家茶叶铺,和本地凤凰单从茶的清香搅拌在一起;再走几步,闻到莫名的腥香味,原来是海鲜干货店的老板正在把白花花的花胶直接摊在人行道上晾晒,丝毫不去担心路人顺手将名贵的“海八仙”牵走。除此以外,你还能陆续闻到“潮州三宝”(老香黄、老药橘、黄皮豉)的药香,以及草鱼松的鲜香、潮州小米(类似烧卖)的糯香,就连路过陶器店时,也能嗅到潮州红泥特别的土香味。

  潮州人的生活法则如同潮汕菜,讲究食材和生活的原味,在古城里猫冬猫久了,不仅嗅觉和味蕾得道,就连在大城市里养成的急火攻心的心性,也会在飘逸的街巷里炼到“真水无香”一般的超然。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编辑:兹妮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