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文学 > 散文 > 正文
很久以前,很久以后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2年03月08日 23:01  作者:陈丹纯

    很久以前一直嚷嚷着,我要去乌镇,还跟lcx约定,死后要把我葬在那里......想象中的乌镇该是一个古老的小镇,那里有苍老的青石板,有湿漉漉的地面,有古老的断桥,有穿着质朴的人们,有奇异的小饰品......未曾去过那个地方,只知道那里是茅盾的故乡,只知道那里风景如画,只知道今生我势必要留下足印。一直不明白为什么非要那个地方不可,一直不了解为什么偏偏就认定了它,我想,也许如同我的命运一般,总是冥冥之中已经与它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罢。我道这是迷信,却往往很多猜疑都是那么灵验。

    酝酿了很久的国庆北京之游又一次惨不忍睹的泡汤了。26个小时,2个女生,站票。冲动战胜了理智,二话不说买下了票,却发觉原来是如此令人惊诧。每个人都那么坚决的反对,那么坚决要求我们退票。心里有万千不甘,却敌不过局外人理智的批评。lcx的怒斥,让我难过;进哥的劝说,让我纠结;朋友的反对,让我难受。最终,最终,还是无法不选择退票。

    只是发现生活真的很累很累,只是很想很想出去散心,可这么一点的奢求都只能是奢求,我只能放弃。也许我的固执不能得到别人的理解,也许每个人都觉得我不可理喻失去理智,我都不在乎。想去好多的地方,想在陌生里寻求安慰,想脱离这里的一切,却发觉好难好难。累着,笑着,活着,生活的最初面孔和最终面孔。望着看得到尽头的前路,呈现的是灰色调,便开始了退缩。我想,躲得了一时是一时。我想,能清静一下是一下。我想,能懦弱就懦弱吧。

    计划的事在理智面前坍塌,回家的回家了。家,一直是我的期盼,是我的希冀。可这一刻,我不想回家。如果每次受伤的时候就回家,这种惯性该多恐怖,我怎么可以每次都遍体鳞伤的回去?倒退,倒退,暂时不前进。

    潮州之行,11个钟。前所未有的长途+塞车。对于每次出行所有的不幸遭遇我都已经心安理得的接受不产生不平衡了。一个人,好吧,没关系。人总要习惯一个人的。塞车,好吧,没关系,假期是这样的。十一个小时,好吧,没关系,没有难受到吐已经够给我面子了。其实上天还是很眷顾我的,总是给我很多困难却又让我安然无恙度过难关。感谢那位不知名的物电的师兄,谢谢你深夜送我到韩师。我不知道如果没有你,我该怎么办。我不知道,如果碰见坏人,我该怎么办。我不知道,如果......

    潮州,很小很小,比我想象的还小。我说过,这辈子,一次就够了。这次,因为有oo,所以我义无反顾。韩文公祠、泰佛殿、三利街、牌坊街......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照片不多,可是记忆永不衰退。坐车途中,不知接到oo多少个电话,语气中透漏着浓浓的担心,让我哭笑不得。我问,需要这么担心吗?你答:你是那么多人的宝,我怎敢让你出事?你是路痴,我怕你坐错车。还好,你总是出门能够遇见贵人......听到这些话,心底有某些异样的感觉。

    我笑,却不是大声放肆的笑,只是淡淡一笑,你说,我变了。我问,哪里变了。你答,说不出。外貌没怎么变,感觉好看了。我说,什么感觉?好的坏的?你说,好的。就因为这句话,我高兴了很久,好的。原来,在你眼里,我还是那样美好,或者更加美好。可是为什么我不觉得?为什么我渴望的是回到过去,回到过去和你们朝夕相处的日子,回到过去无忧无虑的日子,回到过去没心没肺的日子。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可是每每看到你依然纯朴的面孔,单纯的话语,我就深深的眷恋过去的时光了。

    不管是潮州还是汕头,都有那么一些地方和普宁相似,是我归心似箭产生的错觉还是原本就是这样?吃了垂涎很久的传说中的正宗汕头牛肉丸,发觉失望了。原来不过如此。还不如不吃还不如不来,保留心中最美好的希冀。汕头大学,不如想象中宏伟壮观。反之,有些古老破旧,半点不能和广大相比。只是这样一个学府,却是拥有很多人才的地方。果真不能以貌取校。老爸说的对,汕头大学的精英多得是,而我呢,还未够强大,怎能对别人进行评论?

    两天半的行程,已让我筋疲力尽,我想,我得回家了。那里,无时无刻不在召唤我。总幻觉有个遥远的声音在呼唤着远方的我归去。家人的电话,似乎是真正存在的,它告诉我这不是虚幻的。就那样迫不及待的,就那样连一刻也不愿多留,就那样告别还未坐够半个钟的师妹家离开,就那样匆匆踏上归途。

    老爸来接我,我混乱的方向感让我一时昏了头,竟连逛了多年的街和标志性建筑忘记如何去描述,让老爸跑了很多地方才找到我。正当我惶恐害怕老爸责骂的时候,老爸出现了,竟毫无怒意。30号逃的课,2号晚上回的家,虾粥、肠粉、乌鸡汤、牛奶、排骨汤、早茶.......一点一滴凝聚成的感动,让麻木了那么久的我,让早已不奢望得到太多温暖的我,顿觉无比眷恋。多么愿意永远不离开,多么愿意这场梦永远不醒来。

    很久很久以前,多么渴望离开家。总是憧憬这外面那片蓝天,迫切想要飞翔。很久很久以后,多么愿意永远呆在家,永远不长大,永远不去面对一切的现实,永远如同儿时的自己般天真无邪。只是,明明知道不可能,还是要妄想,还是要幻想。忆起侨中演讲,我用一连串的排比说起了大一时的感想,说到以前,说到家里,眼睛竟不自觉的湿润了。有委屈,有难过,有眷恋,有不舍。万千滋味,如今想起也会感伤。人,何其脆弱,区区一点疼痛,也会铭记到如今。人,何其坚强,百万困难挫折,也会挺过去。

    很久很久以后,我不知道我会在哪里,过着怎样的生活,在哪里奔波或在哪里安家落户。可我会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我曾经这样活着,曾经这样坚强这样隐忍这样幸福这样深刻的活过。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编辑:徐燕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