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图片库
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文学 > 散文 > 正文
窗外的新绿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2年02月20日 16:03  作者:陈泽楷

    在这“春风又绿江南岸”的季节,我居住的南国小城处处可见披青挂翠,那么的新鲜,又是那么的熟悉,不禁又勾起我对人生旅途中那些绿意闲情的岁月来。

    儿时我居住的是传统的潮汕民居。钱钟书先生说过,窗算得上房屋的眼睛。我住的房屋,前后窗就开在墙壁的高处,是竖立着的长方形小木窗。透过这“眼睛”,可看到外面的世界。记得当时屋后是一块园地,园内种满了番石榴树。我喜欢垫上小凳子,爬上窗户好奇地瞧一瞧屋后的果园。番石榴是常绿小乔木,每次我都能看到窗外成片的绿叶,这样一来,仿佛一年四季春天都没有走远。番石榴叶散发着淡淡的香气,每当清风吹过,清香扑鼻而来,有时还夹带着鸟的鸣叫声,清香、鸟鸣,让人神清气爽。在炎夏至入秋时节,番石榴树的枝头开始结满卵圆形的绿色果子,满园的翠玉累累,颇有“绿荫扶疏翠满园”之感,虽隔着木窗,仍显得格外诱人……在窗外岁岁如是的绿意盎然中,度过了我简约的童年时光。

    十五岁那一年,来到千里之外的省城读书。学生宿舍是一幢已有点破旧的三层小楼,楼的外墙已有些剥落,斑驳可见。我们六人住在小楼的首层,初时的意气风发很快便被乡愁冲淡,收到家书的时候,很多同学都哭了。晚上,躲在被窝里,把家信一遍遍地看,直至迷迷糊糊地睡去……当被一缕光亮刺开双眼时,已是翌日清晨,顺着光线望去,原来光亮是从床榻边的窗户投射进来的。宿舍离地面约一米高处,开了一木格大窗,长度、宽度都足有一米多,躺在床上就能看到窗外的景物。窗外那一小片的绿茵地,还有几棵疏树,在晨曦里,显得青翠欲滴,给人带来无限的希冀。哦,绿窗初晓,清新光鲜,一切是如此美好,云山之外的故乡小屋,此刻轩窗也该爬满新绿了吧,刹时间不禁有 “人生何处无佳景,近水遥山皆有情”的感觉。从那往后,朝夕晨昏,绿窗伴读,几年时光悄然而过……

    工作之后,住的是五楼,宿舍有一个大玻璃窗,我在玻璃窗下摆放了一张书桌,每天工作之余,喜欢在书桌上写一些小文字,屋内与窗外的景致,尽在眼底。累了,抬头可见窗外的景色,那远处成片的绿荫,让人心情豁然,伏案的疲劳顿时荡然无存。寻常一样窗前绿,才有情怀更不同。更阑雾轻的夜里,屋内灯影摇曳,窗外树影婆娑,听夜风轻叩着窗棂,仿佛也叩开了灵感的闸门,让人文思泉涌,跃然纸上……随着一些小文的见诸报端,周围有朋友“怂恿”将它们结集成册,那时候缘于对绿窗的情有独钟,所以连书名也想好叫《绿窗小酌》,后来因工作调动搁浅,一晃便是十年过去了……。

    岁月如书,被窗外的来风翻过几何?在日复一日的时光里,蓦然回首,绿窗灯影在,几度夕阳红,那曾经绿窗霁月的情怀,不知已流逝了多少?十年聚散两茫茫,不相见,自难忘。尽管沧桑变幻,心中坚守的仍是当年那一份“绿”,续写的是依然是绿窗下不变的初衷。

    窗外,那一抹的新绿呵!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编辑:杨茂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