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文学 > 散文 > 正文
忆念家乡的铁路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1年06月08日 00:13  作者:黄宏香

    08:35分,从广州到揭阳的火车缓缓地动了••••••

    火车稳稳地向前,对于一个习惯晕车的人来说,我只是讨厌车厢里的味道,拼命地用衣服捂住鼻子,难受。想起了刚来广州的车上,刚坐上半个钟头就开始晕车了,六个钟,吐得浑浑噩噩,虽然难受,但是一个人无论走多远走多久,经历了怎样的磨难,始终有一个地方在召唤我们归来,它就在心里,就在目的地。

    记得小时候,屋后就有一条铁路,闲暇的时候,就去走铁路,和伙伴们比比谁走得快。或者一个人沿着路轨不回头地向前走,幻想着能够到达一个神秘的地方。只是幽静的铁轨绵延无底,让人心生一种莫名的恐惧,心底里有了负担,于是总是走不远。铁轨下垫满了石头,小时候总是和弟弟坐在石头上,顾不上颠陂的疼痛,朝着田野,不停地扔石头,每扔一块就咯咯地笑个不停,朗朗的蓝天下绽放着我们年少的天真与简单的快乐。慢慢地车轨下的石头被小孩子们扔得越来越少,而田里的石头越来越多,隔一段时间,火车就得自己加石,“哗啦啦,哗啦啦”好响。

    每次看到载着坦克,机车,军队的时候,我和弟弟就很兴奋,站在上面的军人还向我们招手呢!小小的心满满的欢喜。而每次数完车厢后却总会微微眩晕,疾驰的列车,轰隆隆的声音,从眼前消失后,要适应静止的天空,树木,青草,需要一小段时间。儿时的乐趣,就是如此耐人寻味。

    记得夏天的时候,晚上我洗完头发就会跑到铁路上面去吹干头发,凉凉的,清爽的风迎面而来,和邻居们聊聊天,说说笑,那段恬静而美好的时光依旧让人眷恋不已。偶尔飘来了萤火虫,亮亮的,追逐着奔跑,犹如怀着小小的梦想,拼命地追求。

    偶尔会看到在铁路上被碾死的小猫小狗,只是每次都不敢看,反而飞快地走开。血腥,狰狞,腐化,死亡,所有的一切让我自觉性地拒绝,即使只是经过。有时候会不小心撞到人,妈妈不让我们出去看,于是每次听到后就往窗口外望,为死者报以深深的哀伤。

    慢慢地长大了,过年回家时,喜欢和好友坐在那些石头上说说心里话。火车经过的时候,地面狠狠地震动,风呼呼地吹,汽笛声呼啸而过,嘻嘻哈哈而又战战兢兢的,但那一刻很惬意,心里热烈而激动。想起有一次从隔壁村回来,正说着话,忽然响起了鸣笛声,天啊,它就近在十多米,我们三个人飞快地走下铁轨,把雨伞紧紧地盖住,等火车开走了,唏嘘了好久… 

    车窗外,疾驰的景物,让我有点小小的兴奋,仿佛回到小时候对着动态的东西,抱着满满的好奇。等过了这一站,我就到揭阳了,我的家人,我亲爱的邻居们,你们还好吗?什么时候我们再一起到田野里,望望那条陪伴我童年的铁路呢?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编辑:兹妮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