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图片库
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文学 > 散文 > 正文
母亲是帆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1年04月06日 10:38  作者:刘洁珊

    深秋的滨海小城,虽不是很寒冷,但落叶满地,给大地罩上一层萧飒之气。我的内心,却激荡着一股暖流。因为我跟母亲生平的第一次握手,使我无惧于今冬的寒冷和忧伤……

    “阿妹,我有点怕。”六旬开外的母亲,身体一向健康,因阑尾炎,急需手术,就在即将进入手术室时,她颤颤的手,伸向我,并说了这样一句话。

    我连忙伸过手去,紧握着母亲的手,安慰她说:“阿姆,不用紧张,小手术而已,有我呢。”我希望我的力量能通过这盈盈一握,传达我的关心与爱。

    这是我记忆中,我们母女第一次握手。

    三十多年来,母亲,是我心头永远的颤音。记忆中,我对母亲是敬畏的,她能干、勤劳,办事风风火火,农活也好,经商也好,她里里外外都是一把手。母亲,在她十几岁时,因历史原因移居梅县,七十年代初嫁回澄海。为了生计,七十年代至八十年代中期,她经常往返于梅县与澄海之间,贩卖潮州柑到梅县,或从梅县捎来沙田柚,那时,畅通无阻的韩江水域,时时映照着母亲匆忙而坚毅的身影。她体力大得惊人,能象像男人一样,肩扛百斤左右的一袋柑,从岸上到船里,从船里到岸上,三四十个台阶,往返十多次,有时,找不到帮手,所有货物,都是她一个人独自完成。

    我从小对母亲的辛勤劳作深为佩服,因我自小体弱多病,体力劳动是不能望母亲项背的。佩服之外,更多的是畏惧,为忘了做家务而胆战心惊;为门声一响,母亲回来了而忐忑不安;为那惊雷般的责备而委屈莫名;为那尽力的付出得不到微笑而泪流满面……母亲,留给我的是粗线条的剪影,就如韩江河流上那鼓满风的帆,飘忽着,迷离着。她不如父亲那样和蔼可亲,为了一家子的生计,母亲来回奔波,以她灰暗的夜晚,换来我们充满绿色希望的早晨。

    但母亲却拒绝把她的柔情表达给我,留给我的是心头永远的渴望:多想母亲能牵着我的手,欢笑着逛街去;多想能在委屈时,母亲能轻拥我入怀并温言抚慰;多想母亲不要漠视我对她的爱……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母亲是不懂我的,直到那一年,已上高一的我,忽然接到一个惊心的决定:辍学。我的世界顿感进入了黑夜,我想除了服从,还能做什么呢?况且,这是我亲切的父亲的决定,一向认为女孩没用的母亲,应该更是忠实的支持者,所以,除了向奶奶哭诉我的不满之外,我以冷漠对待母亲。新学期开始了,意外的是,父亲又让我继续上学了,原来,母亲对父亲说:“还是让她继续念书吧,她体质差,将来有份清闲的工作,或许更适合她。”那一刻,我泪流满面,没有想到,最终能懂得我的人,还是母亲。

    晚年的母亲,很明显地改变着她的个性,也经常征询我一些问题,并接受我的好多建议,母女之间多了一份亲密,以往树在我心灵深处的蓠藩也随着我们大小手的一握而纷纷倒塌。

    “妈妈,妈妈,这是我送给您的母亲节礼物。”幼儿举着一只纸折的小帆船,欢快地对我说。

    “为什么送妈妈这只小帆船呢?”我问。

    “爸爸是船,妈妈是帆,载着小小的我驶向金色的彼岸……”幼儿轻轻地唱着这样的童谣。

    哦,妈妈是帆,妈妈是帆,童谣恰切的比喻,叠合着小时我对母亲的印象。母爱,细腻也好,粗犷也罢,帆帆都是慈母情,点点都是慈母爱。春秋轮回,母亲扬帆送我到达了生命的驿站,我又成为幼子生命的风帆,这就是女人的生命密码,也是人类冥冥中的轮回。生命的不息,力量的传递,我不仅仅是幼子人生动力的风帆,也应是母亲晚年挡风的帆,正如她在迷惑之际,伸出的寻求安抚的双手。我应义无反顾地紧握着它并心存感恩。

    我抓起电话机,按下熟记于心的号码……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编辑:兹妮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