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文学 > 评论 > 正文
我眼里的《鮀恋》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3年01月31日 18:39  作者:刘伟东

    《鮀恋》,又叫《鱼和它之恋》。也许很多人对“鮀”字比较陌生,但对于我们汕头人来说,鮀城就是我们汕头的别名,我们再熟悉不过了。一看到这片名,我的汕头血液让我兴奋,让我迫不及待的去赏欣这部带着我们鮀城风韵的电影。

走进影片

    一个外界看来平平凡凡的故事,却是我们潮汕学子的真实写照。影片中用苏州女孩苏心蕊的视角来描述,又以主人公林奕新的情感发展为线索来开启这个故事。林奕新从一个追女孩追到昏天暗地的中学生再到一个回归传统婚恋的大男人。这期间,他的变化动辄着万千观众的心。奕新和梦洁本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都说距离产生美,距离却只能是把他们的情感交集定格在中学时代。成年的奕新在中大认识了苏州女孩苏心蕊,一部话剧的扮演让心蕊和奕新让两位风华正茂的青年擦出了火花。奕新和心蕊从话剧的男女主角跨越到现实生活中的男女恋人,那就注定着地域文化是一道不可磨灭的坎。这期间,心蕊与奕新的恋情开始出现裂缝。其一,奕新还是与初恋情人的书信来往。其二,奕新是家中长子,父亲病重,家境特殊,他承载着家族的希望与重担。母亲又常对他的教诲,母亲的一句“可以谈恋爱,但不可以找外省”点中他的“死穴”,在传统束缚、文化地域差异下奕新倍感压力。最终,在剧场里,心蕊的一句“你是不是想说和你有同样文化背景的女孩儿才能融入你的生活”也是点出了这部影片的绝妙之处。此时,两人的恋情划上了一个逗号。心蕊为了能够感受和融入潮汕文化,她只身一人到了汕头当教师。事实上,哪怕她多么尽力地去融入潮汕文化,却在一句句“外省仔”和语言交流障碍中逐步感到沮丧。在一个街头的偶遇让他们一度重燃希望。然而,在曲折经历之后,因为梦洁的再次出现,哪怕奕新已经明白年少的爱不是真正意义的爱,就在误会纵横叠加之下,心蕊认为奕新忘不了过去,对她的爱情已经冲破了底线。最终,心蕊回到了苏州,他则回了汕头。回到汕头,迫于母亲的压力,他想去苏州的念头破灭,成了空想,他也顺了母亲的意,成了一名平凡的公务员,直到最后牵手的是那个当年说不可能会嫁给他们,当年子超喜欢过的女孩,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但却是画龙点睛之处,印证多少个可能与不可能。                

影片细节

    这部影片围绕着他的情感,从无数个不可能变成可能,早已无得失可言。就在这前前后后里,影片中的多数细节让潮汕学子深有感触。细节一,青春的美感与自然流露。在金山中学的时光里,他们展示出勤奋好学的一面,也体现出学生的活泼与青春,酷有潮汕风韵的追女孩的感觉,里面女同学的一句“我以后不会嫁给你们”却是为了下面剧情做铺垫,让人们在看到最后的结局之后才恍然大悟。细节二,亲情流露。在影片中,最感动的几幕无非是潮汕最注重的血缘亲情。从兄妹俩都没带钥匙,作为哥哥看到妹妹肚子饿了,马上去买吃零食给妹妹;妹妹和母亲目送奕新去广州说的那几句,“哥,你在广州,我和妈妈都会很想你”,“出门在外别省,平安当大赚”,这几句话不恰恰是我们这些出门在外的潮汕人经常感动的几句话。谈到这里,我看到了这是我们许许多多潮汕人的影子。细节三:潮汕的传统婚恋导演了残酷的青春。当今,潮汕婚恋一直以来都被外界赋予保守,封建。能恋爱并不等于能结婚,林母的“不能娶外省”一直在儿子的心中是一个硬伤,我想这才是真正扼杀这段美妙青春的最大真凶。细节四:潮汕男人需背负的重担,他为了心中的梦想,心想闯一番事业。他不顾妈妈的反对,义无反顾地想去苏州。他脑海里浮现“当年读大学时,妈妈和妹妹的送行,爷爷和家族对他的期望”,如果最后没有妹妹追来告诉他爷爷中风了,我想他已奔向远方。正如计划赶不上变化,他想放弃这里的一切,但是他也矛盾着,最后因为家庭他留了下来。过着平凡枯燥的生活,每天在居委会听着三姑六婆的投诉,处理着杂七杂八的事物,尽管厌烦这一切,但是他已经没有了选择。留在汕头当个小小的公务员,当听到同学说起其他人的事情时,亦新是羡慕的,我想他同时也是无奈的。因为传统,因为家族,他只能选择了留在家乡。他失了自己最初的追求,剩下的是平淡的生活。细节五:影片中的潮汕风格让人倍感亲切。这是一部与台湾小电影风格类似的影片,哪怕出现的普通话,都是一些带着汕头口音,普通话不翘舌,不能读准前后鼻音的“潮汕普通话”。影片中,有着我们熟悉的轮渡;有着保佑我们航海的“妈祖”;有着我们的大锣鼓;有着摩托机动车风格的菜市场;有着我们祈求神明保佑的礼拜;更有着我们那老街。作为土生土长的汕头人,我和影片的制作人一样有着很大的共鸣,许多年后,我们的汕头能留下多少怀旧美景呢?早已不复繁荣的小公园曾是我们的天堂,却也在岁月的路上蒙上了灰。细节六: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不需要去计较那么多得失。他不想去省内,结果中大毕业了;绝对不当什么公务员,结果还是成了公务员。在他的自白中,有着暗讽自己追梦的没落,却也多了几分无奈。然而,他最大的勇敢就是直面生活,哪怕回归于平凡,回归于传统。

    就像主题曲《人生只若初见》一样,这是一部残酷的青春,这是部献给潮汕母亲的影片,编剧、拍摄、音乐制作全部由潮汕籍年轻人原创,没有引入任何商业投资,所有参与电影制作的人全部零报酬。他们牺牲三年的节假日,一路辗转多地,取材精心设计,三年坚守直至高校巡演,最终完成了不可能的追梦旅程,成为激励追梦人勇敢追梦的鲜活实例。同时,当代新兴的开放的思想不断冲击潮汕传统,潮汕传统也面临着改革,在这个时期诞生的影片让我们感触颇多,也道出了一代潮汕人的心声,引起了无数在外的潮汕学子的共鸣。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编辑:兹妮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