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图片库
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文学 > 评论 > 正文
鮀城为什么没有打工文学?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1年01月26日 10:44  作者:虹云

    近来读了几本深圳的打工文学,《别人的城市》、《下一站》、《我是一朵飘零的花》、《南漂之梦》等,读着这些发自最低层劳动者心灵、纪录千百万打工者的真实生存状况的文字,我为他们从人文精神关注打工阶层的生存状态、“用文字经营一方净土,用精神丰富对抗物质的清贫”所感动,感受着风里雨里寻寻觅觅的作者以及他们笔下众多打工兄弟姐妹的心路历程。

    打工文学是初发端于外来工最集中数量最多的深圳,文学是社会生活的反映,有什么样的社会生活,必然会产生反映这种生活的文学。随着改革开放和经济特区的建设进程,大批生长于农村的人口进入城市和发达地区打工,这些打工者的生命历程、生存状态和心灵之路必然会引起人们的关注,从而也一定会反映在文学上,这就形成了打工文学。然而,我甚感困惑的是,同为特区城市,汕头却难以见得这样的“打工文学”。虽然汕头的外来打工者数量远逊于深圳、珠三角,可他们至少也成为一个“群”。曾经有过一些打工文字,然而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打工文学。我们看到的更多是白领小资的生活,是身边琐事的“感时花溅泪”,是所谓的“亲子文学”,是充满虚幻的风月情感……

    近10年前我在宾馆工作,身边曾有几位姊妹也喜欢过写写日记、涂涂文字,却难以形成打工者的“心灵之路”。我也记得,曾见过一位名叫“周崇宇”的外来打工者,很勤奋很努力地写着,报上也不时能见到他的稿件,可终归还是无声无息了。有人举了一个例子,一位从北方某报南来的副总编为例,这位副总编是写了些有关外来工作者的作品,便断定这就是汕头的打工文学。然而他并不是普遍意义的打工者,无论他所处的生活、工作、地位、价值取向,还是作品内容,而且其中有些描写对象也并不是一线打工者;更重要的是他的文字,已不再反映底层劳动者的生存状况与他们的心路历程。因为打工文学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打工者写,写打工者。打工作家的一种基本生活状态,就是他们本身是企业的打工仔打工妹,下了班又用笔来表现他们自己的生存状态,对打工者来说是一种心灵的慰藉,对打工作家来说则是一个宣泄的舞台。

    打工文学作为打工者、尤其是底层劳动者的精神寄托,在汕头这块热土上难以生根发芽,我以为主要是由于浓郁的地域文化所致。潮汕文化作为一种独具特色的地域文化,在它灿烂的一面底下,隐藏着的便是不自觉的对外来文化的排斥,或者说是溶化;在这种强大势力的文化氛围下,外来打工者所携带的思想情绪渐渐为之淡化,直至消失。其次,汕头尽管作为经济特区,但它经济发展的程度却远比不上深圳等地,吸引来的打工者总体文化水平偏低,直接导致他们在面包和鲜花面前,毫不犹疑地选择了面包。其三,汕头地区的主流媒体也缺乏给打工文学展示的机会,极大打击了水平并不很高的外来工写作。如是观之,打工文学在汕头便难以“出头”了。当然,其中真正原因或许并非笔者如是轻描淡写罢了,仍有待关注汕头打工文学的作者们探索。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编辑:兹妮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