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图片库
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文学 > 评论 > 正文
寻找一抹散文的芳香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2年04月09日 13:28  作者:郭作哲

——吴芃(左岸)散文研讨会侧记

    坐一程豪华旅游大巴,我们终于来到潮州东山湖温泉度假村。青青的山峦翠翠的绿树清清的湖水晶莹的飞瀑鸟语花香让大家惬意极了。澄海文学社要举办“吴芃散文研讨会”,文学社创社老辈、华龙水泥构件厂老总许群先生说:开散文研讨会要找个抒情的环境要找块与散文情调谐和的地方。他把活动经费包下来,我们一行四十多人,在春暖花开的时候来到这个风光宜人的地方。
 
    我们把向来关心支持澄海文学的《汕头日报》《汕头特区晚报》的编辑老师请来了。他们是澄海文学作者的老朋友,澄海的文学种子撒落在他们躬耕的田园上已经长苗开花,他们与澄海文学的发展息息相关。他们来了。他们中有的当日恰遇公务,因为我们诚恳的邀请便调整自己的工作挤时间赶来了;他们中有人当天是要往广州开会的,听说老朋友——澄海作家们要举办这么一场活动,说几十里路程就是开摩托车也要赶到;嘉宾邵建生和刘小萱两位行家怕误了时间,一大早就从汕头驱车赶来,比从澄海来的人还早了半个钟头……
 
    我们的社员也把这次研讨会当成自家的一件大事。要走进文学的城堡,我们只是在路上。这次研讨会也算是艰辛的行程中小小的一段吧。从县城到开会地点几十公里,我们的社员有的一早就从汕头市区、从东里镇、从隆都镇、从上华镇赶到区文联来,没有一个迟到,没有一个掉队。文学社顾问、区文联主席陈跃子说,这些日子我没有这么早起床过。吴芃的工作单位领导杨燕娇副校长,一大早便送来学校祝贺吴芃散文研讨会的花篮。这所学校对师生在文学艺术上的支持和鼓励由此可见一斑。
 
    在度假村三楼一个会议厅,写着“吴芃散文研讨会”的横幅鲜红夺目,让窗明几净的会议厅熠熠生辉。彩色的投影屏幕在轻音乐声中介绍着我们尊敬的来宾,介绍研讨对象吴芃的文学简历。接着,便是吴芃创作的散文《钩花的女子》配乐朗诵。大家静静地听着、欣赏着。甜甜的散文情韵像一支潮曲悠悠撒落在潮汕的渠边田垅,把我们的意境带入潮汕的乡村和田园。我们心中涌起的乡情,如闪闪的钩花针起起落落在心中荡漾。多媒体的研讨形式,让大家慢慢地进入了散文的氛围。
 
    研讨开始的时候,吴芃的开场白道出了自己的心声:“……在业余创作中,我的作品也与不少作者一样,存在着如题材不广泛以及表现空间相对狭窄的局限,现在这么多老师、这么多朋友在一起集中研讨,指点迷津,的确是我的一件很幸运的事。这个研讨会不仅属于我的,而是属于在座每一位社员的。通过我的作品,来一次抛砖引玉,让更多的人受益,才是这个研讨会的真正目的。”
 
    《汕头特区晚报》新闻部主任邵建生老师率先发言,肯定了吴芃的作品。他说:吴芃的散文首先是真,写实事抒真情;第二是表现了对自然对社会的关注。日本一位大师说,能够聆听大自然声音的人,一定也是热爱社会和人类的人。在吴芃笔下,花草皆是有性灵的生命。第三是细腻。她人淡,有书香。非恬淡,无以走到现在,更无法走得远。这些淡雅书香浸透她作品的每一只字,而不是表现在“旁征博引”。
 
    美国《国际日报》中国区负责人陈勉先生,从题材选择到文字的简约等方面谈了吴芃散文创作的收获,也坦诚地对她的散文一些闪失提出自己的见解。汕头文学评论家林伟光先生对吴芃散文能写出“自己个性化的意境”(也即写出“自我” )给予很高的评价。他说:“读吴芃散文不但不会成为负累,相反,却是一种放松,一份悠然。”正像刚才《汕头特区晚报》副刊编辑刘小萱老师说的,只要拿起作品一读,便知道是吴芃写的。吴芃散文创作的个性化相当突出。
 
    尊敬的的嘉宾,我们的老师,亲爱的朋友,这么多年来,澄海一批批不畏艰辛、不怕寂寞的写作者,背上行囊去寻找文学的殿堂,走过你们操持的园苑,便得到你们的呵护和指点。他们每一点滴的进步,都掺和着你们的辛勤劳动和心血。今天,见到你们格外亲,面对面的倾谈,你们说出的每一句话对我们来说都是金玉良言。
 
    在澄海这支文学队伍中,散文是多数人的选限。且不说早先陈跃子的《鼓点声里的竞舟人》、陈继平的《红楼寻梦》获过殊荣,最近吴芃的《乡艾》、谢初勤的《我的母亲》也搏得了阵阵掌声。然而对于不少作者来说,如何在题材的选择、心灵的开掘和文化关怀上做文章,仍然感到迷惘。
 
    散文是什么?散文是一片宽阔无边的草原,它可以是绿草如茵可以野花盛开,可以羊群奔可以马儿跑,可以看蓝天中鹰飞云绕,可以望红日西斜。在生活的海洋里,散文创作是最自由的。然而,在这种自由中,对于一个作者来说,明白自己的创作追求才是最重要的。澄籍汕头知名女散文作家林渊液在研讨会上,结合自身的创作体会说:“同样作为散文写作者,我深深地知道,创作观对于一个写作者来说,犹如灯盏之于夜行者。如果不是对于文字的坚定的文学性、审美性的追求,其实很容易误入歧途。而反过来,当一个写作者不为任何评判标准不为任何人群停留时,他也具备了超越这些标准而前行的元素,拥有了更大的前瞻能力和发挥空间。”她说,读吴芃的散文,很少发现其为某种标准而创作的痕迹。她的散文所表现的若干特征,更可以确认其散文创作观。吴芃散文所秉持的是心灵生命化的散文传统,是关乎心灵和心态的,也是最个人化的,每一篇都实在地存在着一个‘我’,通过充分的自觉来获得表达的自由。在这一点上,我社谢初勤深有同感。他说“我对林渊液所说的‘探讨一个写作者的写作追求和写作状态,比起探讨其写作成果,也就是成篇的文章来说,显得更为重要’这句话比较欣赏。这一点,吴芃不仅为自己前进开辟了一条正确的道路,也为澄海后来的散文创作提供了一个相对明确的座标。”
 
    散文又是什么?散文是生活旷野上随风起舞的牧歌,是心灵流淌的甘泉。在“记叙文”与“散文”之间隔着一座山,这就是“心灵的开掘”,这座山必须用心去翻越;“大散文”与“小散文”(文学散文)之间隔着一道河,这就是“心灵的洗礼”,这道河必须奋力去渡过。吴芃散文的代表作应该是她的《乡艾》吧。《乡艾》是她散文创作心灵展示的一个典型。善于观察、善于思考,把外物化为心中的感悟,是她散文的特点。《乡艾》写的不是植物的艾,而是潜藏在作者心中艾的情结。她说:“在写《乡艾》之初,只是觉得一触及艾草,闻到艾香,或想到它的名字,便有纷飞的意象像永不定型的艾烟在飞舞”。这一情结让她下笔的时候,充盈的文字无不彰显自己的心灵追求,联想便自然而然地像艾的根须一样不由自主地往心灵的深层次延伸。关乎心灵开掘,陈继平引用同行谢初勤在一次文学聚会时说的“创作是激情的燃烧,是心灵的暴动”的话,就作品的心灵开掘说了这么一段话:“也不是说‘心灵的暴动’就是‘大江东去’的豪迈,就是激烈的搏斗,就是重大社会问题的突现,就是惊心动魄的矛盾冲突,不是的。就像吴芃的散文,几乎都取材于生活中的一草一花,一杯咖啡,一次山游,看一本书……但在她平静的充满诗意的叙述中,我们的心灵往往会在不经意中被灼伤、被撩拨、被感动,因为她一下子直抵我们心灵深处,触及我们的软肋……”
 
    研讨会对吴芃散文的题材选择和文章所体现的人文关怀也给予关注。关于题材,吴芃曾经说过:“乡土的风俗人情是我最关注的一部份。我习惯采用立体交叉的视点来看待创作中的每一个题材。所以即使是针对很小的一件物件,也要挖掘出其博大的一面。”基于此,她所选择的小题材常常给人带来审美趣味。金森锋在发言中深有感触地说:“吴芃的这种尝试和突破,不乏能够触发人们感动,唤醒人们的深层记忆,引起人们深邃的思索。”有人说:吴芃的作品,在表达对故土乡情的无限眷恋中,常常隐藏着叶落归根的渴望,和对家乡文化膜拜的探寻。“在吴老师的作品中,又形成几个情结——乡恋情结、文化情结,这两个情结经常互相融合,彼此牵引,相得益彰。”这是出远门没能参加研讨会的一位社员邮来的一份发言中的一段话。在吴芃有关文化审视的作品中,抒发的既有文化色彩又较唯美的篇章也成了大家探讨的话题。
 
    吴芃散文的文字风格,也是这场研讨会大家认识比较集中的一点——“有一份与当前社会格格不入的静气。”(林伟光语)参加研讨会的韩山师范大学中文系陈培浩老师这样说:“大家都称作家为吴芃老师,我却要叫她吴芃姐。因为,读她的文章,就像听一位姐姐对着弟妹说话。吴芃姐有一颗平常心,就像她的名字‘芃’。上面是普通的草,而不是花。一片茂盛的草下面藏着的是一颗凡心……”吴芃散文正因为这份平常心正因为说平常话娓娓道来的文字风格,让人感觉亲切、自然。
 
    在澄海的散文作者中,吴芃的散文作品不是最多,但也不能算少,她的散文在我们这个地区多数人是熟悉的。个别少读吴芃作品的人,仅在这次会上粗略浏览,也立刻被吸引住了。
 
    仿佛在一片散文的草原上寻找虫草,在一片文学的海洋里打捞珍珠,率真的文学人用脚步走在他们的同仁吴芃耕种的田园,分享吴芃的收获;用文学的标尺丈量着她走过的路,探索着一条最佳的通道。
 
    仿佛在张望文学的天空,细看浸浴在阳光下的云彩,观察着吴芃散文飘过的那一朵,看到那一抹亮处,都咧嘴报以会心的微笑,当发现杂着些许斑点,都在心里为之焦急。
 
    难得的是,这场研讨会不像以往一样开成作家表彰会。会上,有不同意见的交换,有具体细节方面的切磋。通过研讨的形式,较为明晰、集中地在散文创作的文学性和审美性上进行学术的探讨。
 
    通过这场研讨会,大家对于散文创作的选材、心灵开掘和人文关怀,关于作品的思想密度、文章篇幅、个性化表述等,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引发了大家新的思考。
 
    这是一场难得的聚会,这是一次温馨的研讨。一张张专注的脸孔,一束束求索的目光,在这块充溢着天然氧吧的空间,吮吸着文学的营养,和一抹抹散文的芳香。
 
    这花香来自本身的元素,也来自空气和阳光。文学的发展要靠社会力量的支持,这一点是无庸置疑的。全力支持举办这次研讨会的许群先生,在回顾澄海文学发展历程之后,深情地说:我也曾经是一个热血沸腾的文学青年,改革开放后从事经济工作,但文学仍是我的一个梦。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我经常关注文学。我想,支持新一辈文学作者,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很自然、很乐意、很有意义的事。这,或许是我文学梦的一种延续。
 
    吴芃工作在向来重视文学艺术教育的澄海华侨小学。这所学校把文学艺术教育看作培养师生素质、锻炼他们的思维能力的又一环节。他们的课余儿童版画搞得有声有色,名声在全国打响;他们办过文学小报,鼓励、支持师生的业余文学创作。在这一所小学中,就有好几位教师在文学创作的追求中脱颖而出。吴芃的文学追求也就是在这样浓浓的文学艺术氛围中得以坚持。
 
    时间不多了,还有不少人要发言。看着研讨会就要收场了,一位非要抒发心声不可的社员,急急走到主持人这边来“走后门”,要求给他一点点时间。
 
    最后,研讨会由区文联主席陈跃子作了总结。他用四个关键词表达对这次研讨会的评价,这就是:惊艳,感谢、感谢、再感谢。他对研讨会上嘉宾和社员说真话抒真言的气氛,达到文学研讨的目的表示惊羡,对前来指导的汕头、潮州的老师们,对许群先生的全力支持,对文学同仁默默耕耘并取得成绩表示了衷心的感谢!
 
    研讨会结束了,但散文研讨的氛围仍在好多人的脑际萦回。在午餐餐桌上,还有人在议论谁的评论最精彩;下午自由活动时,泡在温泉里的几位女作家,还在谈论吴芃散文的个性化;在大堂的茶座上,大家在讨论着吴芃散文创作的顿悟,是不是得益于她的创作追求;漫步在林荫间的作家,正回味着吴芃散文语言的思想穿透力……一个上午的研讨,大家似乎还意犹未尽。
 
    末了,我还想采一束束花絮,给这场研讨会结上又一个漂亮的花环。研讨会顺利召开了,但我们不能忘记台后那些为这次研讨会奔忙的人。
 
    林渊液为不误《吴芃散文选(研讨版)》的结集,在她十分繁忙这个时段挤时间细读,感冒发烧了还坚持着为这个集子写序言。丈夫既支持又心疼笑着说:“这真是在为文学玩命啊!”
 
    明天就要开研讨会了,要发给予会者的材料还没有整理。金森锋利用星期六上午,独个儿到文学社来,把会议要发给大家的资料,一袋一袋装得整整齐齐。
 
    下周就要期中考试了,为了参加研讨会,社员陈为峰、许健沛辞掉了星期天辅导小孩的差事,一大早赶到文学社来
 
    ……
 
    这,是群体意识的最佳展示,是珍视文学的最佳心态。
 
    文学,因这些寻梦者而美丽。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编辑:兹妮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