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写真 > 正文
西坑,那一场繁华花事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1年03月08日 10:38  作者:佚名

 

  今年的梅花比往年绽放得要晚一些。春节前,西坑村的梅林里,花期伊始,猩红的花蕾,粉白的花朵,零星错落,点缀在寒风中的枯枝瘦桠间,犹抱琵琶半遮面,恭迎着远方的来客……

  筑庐清溪畔,

  放眼有梅花

  家乡在粤东揭西的山区,自小生于斯长于斯的我,虽然早知梅树藏身深谷,蔚然成林,却依旧每年对坪上镇西坑村寒冬时节的盛大花事充满期待。梅坞花事,平淡地绽放,缤纷地谢幕;在苦寒的冬季,漫山漫野转向萧条,唯独西坑的村道上一路撒满繁花,唯美、独秀,惊艳着时光,温暖着岁月,年年如是。

  西坑村是个只有七百多人的村庄。依山而筑,群山相拥,溪流潺湲,绕村而过,可谓水村山郭藏暗香。南国的林木经冬不凋,所以尽管冬日苦寒,远远近近的碧山之上,却依然苍翠弥望,物华不减;清可见底的溪流终日淙淙,欢快如歌。这里没有冒着黑烟的厂房,没有装潢考究的巨室,甚至也不见钟鸣鼎食之家,有的,只是枯枝掩映下的砖墙瓦屋,和那成片的梅林。所以,置身小小的村庄,目力所及处,无不是古意盎然,蕴满画意诗情。

  村民们世代居于山中,过着简约、朴实然而优质的生活——尽管物质上也许并不那么富足,但家家户户筑庐清溪畔,放眼有梅花,春有百卉悦目,冬尽暗香可闻,他们在自给自足中悠然自得着,把喧嚣、浮躁以及欲望通通挡在了大山外面,把现代化的生活方式,诸如网络、电脑、咖啡厅……也一一地挡在了大山外面。可是,西坑村人的低调、内敛和默然无闻,却并没能够阻挡住人们寻芳的脚步,因为这场繁华的盛大花事,沉寂了一冬的西坑村顿时喧腾和热闹起来了——这个季节,西坑村、还有那些生于斯长于斯的人们都淡出了,隐去了;只有这一场盛大花事,才是这个遗世独立的偏远山庄的主角。

  梅园坐落田埂间

  进入西坑村,绕过疏疏落落的几户人家,再顺着迂回蜿蜒的清溪往山里走,这就进入到西坑村的梅园里了。西坑村的清溪源自深山密林处,蜿蜒迂回,潺潺而下,沿溪处水草丰茂,溪流清浅见底,连水中的沙石都一一可辨。

  西坑村的梅园就坐落在这一湾清浅溪流两岸的渺渺青山上、菜畦田埂间。严格说来,西坑的梅园其实也算不得真正意义上的梅园。由于地处粤东山区,受山区地形地势的限制,梅树都是三五成株地星罗棋布在一块块并不规则的田埂上的。这些田埂的前身是耕地。当然也有单株独木孤零零地独立于村民的房前屋后,或者山间路旁,又或者荒野草径间的。因为西坑村的地势空旷辽阔的缘故,这些零零散散的大小梅株看上去自然也就蔚然成林了。

  赶得正巧。山涧里,田埂上,溪流边,房前屋后,花期伊始,丛林如染。猩红的花蕾,洁白的花瓣,鹅黄的花蕊,缀在枯老了的残枝上、疏影间,一如夜间空空落落的苍穹上那点点的星光,装点着寒枝瘦桠,装点着濯濯童山,也装点着寻常百姓家的房前屋后,装点着乡间那些砖瓦砌的墙、松木雕的窗。

  这就乐煞了那些前来寻芳的、猎艳的人们,他们或是对影成双,或是携朋挈侣,——尤其是爱美的年轻姑娘们,一个个都装扮得百媚千娇,长靴短裙,红衣红帽,欢快地在梅丛花树下来回穿梭、追逐嬉戏,似乎是想要跟这素净、淡雅的寒花一试高下,看谁比谁更娇媚一些。

  揣着一腔赏花观景的心事,把人群远远地撇在身后,转过山头,越过田埂,踩着铺满花瓣和落叶的荒径,独自一人徜徉在寂寥的寒枝下、花海中。冬日的阳光穿过枝桠洒落下来,在弥散着阳光味道的温润空气里,缕缕暗香浮动,擦着鼻尖飘忽而过。回首看去,远处,寻芳猎艳的人群正在慢慢地散了开去,三三两两,围作一团聚在田埂间、枯枝下,开始架炉生火。呵,原来,日已过午了。游戏花丛、游目骋怀固然可以让人乐在其中,但在蓝天碧水间露营野餐,想必也是别有一番意趣的吧?

  敦厚村民的梅花谷

  沉湎在花海中遐想联翩的时候,一个路经的老者从花径下缓步走来,攀谈之际,我从他老人家口中得知,梅花虽然不怕苦寒,却是颇有着几分“天生丽质难自弃”的矜持和孤傲的,非无尘无垢的荒山野径不长,即便把它们移植到通衢大道上去,它纵然勉强开了花,长了叶,花落成阴,但最后也是结不成果子的……

  兴尽晚回,不意竟然在村口处再度与先前花径下碰到的老者不期而遇,我报以一笑,算作招呼;车子绝尘而去,老者硬朗的身姿在夕阳下渐渐模糊。这一刻,我忽然羡慕起这些安居乐业的村民来了:住在如此清静安宁的一个村庄里,筑庐清溪畔,放眼有寒花,春观禽鸟乐,冬尽暗香闻,现代化的机器轰鸣声无论多么的震耳欲聋,却也无法穿透这里稀薄的空气,诗意栖居,审美生活,舍你其谁?

  梅花可以共赏,然而梅花谷却只是西坑村的,它永远只属于这些生于斯长于斯且安于斯乐于斯的山中村民们,属于这些敦厚、淳朴的,美的缔造者。

  大地解冻,寒流散去,春暖花开,鱼鸭戏水,——我想着春事繁忙时节的梅花谷,漫山漫野的寒枝瘦桠,在一缕缕暖风拂面中苏醒了过来,又被一场场油润的春雨浇绿,渐渐绽出了苍翠来,显出了黛色——就这样,就这样,原本是濯濯童山的梅花谷,在阵阵和风细雨的摩挲下,褪下了黯淡冬装,青绿、淡绿、浅绿、浓得化不开的绿,一齐涌上枝头,一抹抹苍碧绿意,盈盈可爱,卖笑于枝梢,而之前的萧瑟和冷清之气随着一扫而光,它也就成了一个天然的大氧吧:流连戏蝶穿梭其间,布谷莺燕飞跃其上,那般情致又该是何等热闹非凡和何等撩人耳目。

  贴士

  广东揭阳揭西县坪上镇石内河流域几十平方公里内生长着大片梅树。每年冬季,这里梅花绽放,漫山遍野,如飘雪降霜,与碧绿的溪流和青山相映成趣,置身这梅花丛和古老的村落中,淡淡的清香令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揭西县坪上镇一直有种植青梅的传统,梅林依山绵延数公里,其中犹以石西坑村的最为美,山寨依山而建,村前屋后梅林环抱,景色迷人。

 

来源:南方日报
0
【编辑:兹妮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