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图片库
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潮苑 > 潮汕写真 > 正文
樟林古港:粤东著名的“通洋总汇”
cy.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潮苑  2010年11月22日 21:29  作者:陈训先

  樟林古港是明清时期驰名世界的“通洋总汇”。这里的所谓“通洋总汇”,主要指的是它是粤东地区率先对外通商贸易。对内繁荣经济的这一历时四百余载的重大商务活动策源地的时期。樟林古港也因此而驰名世界。

  大家知道任何事物都有它的发生、发展、兴旺、衰落乃至消亡的历程。樟林古港走过的道路,正是这条规律的写照。樟林古港原是一个海滨渔村。据澄海考古出土文物表明,大约距今4000年,沿莲花山麓樟林象鼻山至苏湾都的内底一带岛丘,已有人类从事渔猎的活动;隋大业三年,这里与南洋寨城(今莲下镇)以外的一片海域,是隋炀帝训练水师、发兵琉球的大好基地;唐时已有小村浮聚;至北宋这里是个渔盐鼎盛的地方。“盐灶—樟林—东陇”所产生之盐,名甲东南沿海,故小江盐场榷盐司设立于此,专管歧山、华坞、玉井、南澳、海山、东界一带渔盐课税。宋哲宗时,盐官李前为了打通至潮州的内河水运通道,减轻陆运肩挑盐担疾苦,动用了大量地方财政,招集大批民工,开程洋岗山尾溪一段运河,使韩江的北溪与东溪相连,从此北上潮州,南“汇合水寨溪入海”,通畅无阻。李前对此虽曾以诗自谦曰:“筑堤开井易通津,神宇盐亭又鼎新,力小但能支五事,增光更俟后来人”。但后人对此举予以高度评价,认为他为樟林古港的昌盛繁荣,奠定了内河的水陆交通运输的良好基础。

  明代,樟林古港的确已俨然呈扼闽粤水陆交通咽喉之势态,尤其经过宋末元初之兵燹浩劫、元末明初之战乱动荡之后,其海防的地位更显得特别重要。其时海上盗寇异常猖獗;张琏、林朝曦、曾一本、吴平等剧盗,以南澳为据点,勾结倭寇,经常窜犯福建、粤东沿海各地,抢劫掠夺,无恶不作。东陇、南洋一带屡遭其袭。据乾隆《澄海县志》载:这些海盗,“当其连船南下,自东陇、旗岭、飞钱、大洲、蓬子入,而苏湾危;自新港、东港、西港、天港、溪东港入,则蓬洲、鳄浦、-江危……”,故明政府为了巩固海防,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下令实行海禁,同时,部署军事设施,严加防犯。明洪武元年,建-浦巡检司署于蓬洲;洪武二年,置辟望(今澄城)巡检司于芒尾村;洪武三年,筑南洋寨城、东陇水寨城,此时,樟林港埠的范围也随之逐渐扩大,至明中后期,如万历、天启至崇祯间,由闽入粤东的造船户,越来越多。据《信宁简史》,该村陈氏家族是创村的大户之一。其先祖陈怡素就是从福建来樟林古港造船的,后举家移至信宁创村,今该村陈厝巷尚在可证。据明万历年间《摘锦潮调金花女大全》戏文,其“借银往京”一折,描写金花产育未满四个月,未可返回娘家,兄长金章,命仆人进才去樟林埠选购海味给金花补养身体,现将这一段插白抄录如下:

  “丑[进才]阿爹有乜吩咐?

  公[金章]仝只扎时不曾去刘厝,今使你去樟林,买二斤海味,明日去体你阿娘一下。

  丑:天时透风,无物卖?

  公:去体,那有赤蟹,买柒对;车白买五十斤;大虾买柒十插,别物赶城内去,买添处也罢。”

  由此可见,这是樟林古港初兴的景象,也是海内外学术界比较认同的“第一起点”。

  但樟林古港的真正崛起,应始于康熙七年(1668年)海疆展复、八年澄海复县之后,此说何据?因为康熙正式颁布“松弛海禁”的政策。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一段可悲的插曲,那便是:“斥地”。自顺治三年(1646年)至康熙五年(1666年),郑成功“反清复明”的海上反清势力,经常进兵南澳、澄海一带,战祸频仍。清廷为了消灭反清势力,下令东南沿海所属县份,斥地内迁50里,“如有故犯,俱以通贼处斩。”故澄海也不例外,诏下必行,其时樟林“墟市尽废,目睹一片荒凉”人民不堪其苦,遍地哀鸿。然而,历史常常给灾难的幸存者以复苏新机遇。1669年,海疆全线展复,澄海迎来了复县的春天,人民重返家园,樟林古港迅速复建。迎接复建的头一件事是:筑建石城。城置东西南三门,守备署一座,配守备一员,兵500。第二件事是:移东里河泊所署于樟林城内,此后,国防建设不断加强、扩充,至雍正九年裁东陇河泊署,改置樟林镇巡检司;乾隆八年,又扩建樟林守备署营房74间,分辖马、步、战、守兵660名及马队39匹;至嘉庆十五年,樟林守备署统辖水陆汛地已达18处之多,这是一个方面。而樟林古港的迅速恢复,其主要方面则表现于:康熙23年,朝廷正式颁布取消“海禁”诏令。由“片航不准入海”至“准其出入贸易”,到“准与 暹罗大米贸易”,这不断“弛禁”的政令,使樟林古港如闻声声“通洋”的喜雷,生机盎然,于是商人纷纷造船出海,对外贸易应运而生,樟林古港从原来的“渔盐之港”、“海防重镇”一跃变成了对外的“商贸之港”,到处呈现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学术界普遍认为,樟林古港真正的黄金时代,应推自雍正元年至乾隆五十六年(1723—1791)这大约70年间,此时,樟林港埠的中心格局:“八街六社”已经形成。所谓“八街六社”,是指仙桥、长发、古新、广盛、顺兴、洽兴、永兴、仙园等8条街道,和围绕这八条街道的东、西、南、北以及塘西、新陇等6个村社。其中的仙桥街和长发街最繁荣,每街各拥有商铺和作坊60余家,而且分类也十分明确,如海、淡水产,农林副产类,日杂百货类,洋行洋货类,抽纱织染类,粮仓加工类,钱庄典当类,侨批汇兑类等等,应有尽有,琳琅满目。故有“天顶神仙府、地上樟林街”的歌谣流传至今。

  有人说,红头船是古港通向繁荣的“金桥”。红头船源于雍正皇帝的“御批”(黄光武《雍正潮州海盗、广东海防与红头船》)。雍正帝为绥靖海氛,对东南沿海苏、浙、闽、粤等四个省的出海船只,钦定了严格的管理制度。即出海船只(含鱼船),必须油以黑(江苏)、白(浙江)、青(福建)、红(广东)的颜色作标志,并实行船户联保,以杜海寇伪混侵扰。但这一钦规实行不太久,似乎就被人们淡忘了。唯独粤东持之以恒,后来变成远洋船只的一种光荣标帜。樟林古港的红头船,经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四朝,历时100余载不断发展壮大,据不完全统计,至咸丰朝其远洋的红头船队多达一百多支(每支船队十至几十艘不等),每年乘季候风,北上宁波、苏杭、上海、天津、青岛、大连、日本;南下雷琼、安南、暹罗、实叻、三宝陇、苏门答腊、汶莱、北婆罗洲、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地,大宗出口的是陶瓷、潮绣、红糖、靛蓝、樟脑、棉布、渔网、麻袋等;转运出口的是苏杭的丝、绸、绫、缎、绢,和福建、江西内地的药材、松香、兽皮等;进口的大宗为稻米、以及各种豆类;各类名贵黄金、玉器、犀角、象牙、香料(据《明史》,香料指沉香、肉桂、砂仁、胡椒等)、柚木、楠木、白滕等。历史上的所谓“闽商浙客、巨舰高桅、扬帆挂席,出入往来,濒海之一大都会也”,指的就是这个时代,据嘉庆《澄海县志》载,其时,粤海关在澄海设樟林口、东陇口、卡路口、南关口等5处税口,每年征收的总金额,占广东全省收入的五分之一。难怪19世纪中叶,大英帝国出版的地图册上,只标上了樟林的名字,没有澄海的名字,由此足见,樟林古港,至此,其“通洋总汇”的地位,已是如此举足轻重了!(陈训先)

来源:潮州日报
0
【编辑:兹妮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