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海内外潮汕人 > 艺苑奇葩 > 正文
书画大家杨之光称造假者太猖狂:政府打假手软
Cr.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海内外潮汕人  2012年02月27日 09:11  作者:吕云

  广州美术学院教授杨之光被视为当代国画界承前启后的中国人物画大师。他曾师从高剑父、徐悲鸿、叶浅予、李健等书画名家,在注重师承的基础上不断求变创新,将中国书法及没骨水墨技巧与西洋光色造型之长相结合,创造出独特的“杨式画法”,实现了对既往人物画笔墨体系的超越。

  已至耄耋之年的杨之光,在跟记者的交流中,谈得最多的是教育,他说:“我真正的贡献在教育,在教育方面的成就感超过了画画。”同时,受书画界“猖狂”的造假现状困扰,他呼吁政府采取更有效的措施打假。

  采写:记者 吕云

  摄影:吴聿立

  大家简介

  杨之光,1930年生于上海,原籍广东揭西。1949年师从岭南画派高剑父。1950年考入北京中央美术学院绘画系,获徐悲鸿、叶浅予、董希文等名师指导,1953年毕业后任教于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历任教授、系主任、副院长。1954年创作的《一辈子第一回》获“向科学文化进军奖”;巨幅作品《雪夜送饭》获1959年维也纳“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1991年获美国纽约国际文化艺术中心颁发的“中国画杰出成就奖”;1993年获美国加州及旧金山市政府荣誉奖状。2000年广州艺术博物院(微博)建立“杨之光艺术馆”专馆;2002年创办“杨之光美术中心”;2010年荣获广东文艺最高荣誉奖——“广东文艺终身成就奖”。现为中国国家画院院士、广州美术学院教授、广东美术家协会顾问。

  谈教育

  成就感超过画画

  杨之光一生赢得了无数的荣誉,但他告诉记者,在所有的身份中,他最看重的是自己的教育家身份。“终身成就奖虽然偏重于艺术方面的成就,但我认为自己真正的贡献是在教育……我在教育方面的成就感超过了画画。”

  在广州美术学院从教几十年,杨之光是培养出一大批享誉岭南乃至全国的艺术中坚,像中国美协副主席林墉、广东画院原院长王玉钰以及谢志高、钟增亚、陈永锵、方楚雄、陈振国、吴泽浩、“卡通一代”创始人黄一翰等艺术家。杨老对自己的弟子充满赞赏,“每一届都有几个出色的,将来可能成为大师的”。

  弟子将来可能是大师,那么师傅是否承认自己是大师呢?他淡然一笑:“历史会给我定位,我该在历史上占什么地位,就是什么地位,这不是我自己所求,而是社会国家和社会所赐,包括院士身份、终身成就奖,这些都不是我追求的东西。想着这些东西就画不好画,做不好事情,这属于私心杂念。”

  谈到在教育方面的成功,杨之光将教学方法归纳为“基础要严,创作要宽”,让学生练好扎实基本功的基础上,再鼓励他们发挥个人特长。

  给予杨之光教育方面的成就感的还有致力于激发儿童创意思维的杨之光美术中心,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是他“晚年的教育事业”。这个成立于2002年的美术教学机构今年将迎来10岁生日,10月份将在广州美院举办大展。从当初自己出资办教育,起步艰难,到今天到在广州、东莞、江门、佛山、阳江和安徽合肥等地已开设十间学校,拥有数十个教学点,美术中心的发展令杨之光感到自豪:“现在做得比较成功,专家、社会、家长都很认可。”

  目前,该中心主要由他的大女儿杨红管理,杨之光会不定期去学校视察、指导、参与重大决策。鸥洋也表示,一个老画家把晚年的精力奉献给儿童创意思维的发展,尤其是在10年的时间内形成一套比较完整系统的创意教育体系,这在全国可以说绝无仅有。

  杨之光曾说过,创办美术中心是他一生的追求之一。他认为,儿童思维的训练,造福的是儿童的将来,他们的创意思维一旦被开发出来,将来做艺术家做科学家都可以。“‘大画家做小儿科’,不要看不起,这个很重要,非常有意义。”杨之光说。

  谈捐赠

  一张不留全捐出

  女儿想藏只能买

  杨之光曾经写过一首诗纪念吴作人先生,其中一句是“要做画家先做人”。在熟悉他的人眼里,他的一生也正是这样实践的:低调谦虚,平易近人,平等对人,不看重物质利益,不计较个人得失,人品艺品俱佳。

  1997年~1998年间,杨之光将毕生心血——1200件作品捐赠给中国美术馆、广东美术馆、广州艺术博物院、广州美术学院,“把家里都捐空了”。连他的一些朋友都觉得他捐得太彻底了。

  杨之光告诉记者,当时是中国美术馆首先提出将一批展览画作整体收藏,他没有多想就同意了,而且无论是妻子鸥洋还是两个女儿,都无条件支持,他感动之余更坚定了决心。之后广东的美术馆也主动提出收藏他的作品,他都一概满足。此前,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最好的画留给国家比留给子女有意义,作为精神财富留给世人比作为财产留给子女有意义多了。”当记者再次问他为何能有如此高的境界时,他答道:“我的画来之于人民,还之于人民,这是很自然的,我想得很简单。我画画,老百姓都支持我,模特都是人民。”

  杨之光说,那批画作,捐的时候估价就有两个亿,现在价格都不知翻多少番了。有的朋友后来还“责怪”他全捐出去了,“哪怕留几张都好”。那么,他曾为此后悔过吗?杨之光笑着说:“有时办教育缺钱了,我也会想,要是当初留几张就解决问题了。”但是,他表示自己并不后悔,毕竟“国家保存更好,是流芳百世的好事”。

  杨之光当时把身家全部捐出,没有给女儿留一张画。结果是,女儿想收藏他的画,只能到拍卖会上拍。大女儿杨红买过好几张他的画作,最贵的是100多万元一张,有时女儿去了拍卖会,看到价格实在太高,超过了自己的承受能力,也只能选择放弃。

  杨之光和夫人鸥洋曾每年捐10万元资助广州美术学院的优秀贫困生从入学到毕业,也曾为救助孤儿、抗洪救灾等多次参加义卖、进行捐赠。但对自己的爱心举动他不愿多谈,只是淡淡地说:“我捐得多了,数不清了。”他告诉记者,无论是捐赠毕生画作,开办杨之光美术中心,还是资助贫困学生,进行各种社会捐赠,自己“所有这一切行动都源于爱”。

  谈打假

  政府措施不够有效

  杨之光一生勤奋作画,“画作数量之大,恐怕很难有人跟我比”。他告诉记者,除了捐给国家的1200件成品外,家里还有数千张画稿,加上小速写,总数得以万计。此外,藏家手里的人物画作品也有几百张。2007年,一篇报道称,杨之光在广东画坛画价最高。记者向杨之光求证时,他没有否认。他透露,2011年在深圳的一次春拍中,他创作于2003年的人体长卷《玉骨冰心》拍出了1500万元的高价。

  正是杨之光的作品在书画市场上备受认可,导致一些唯利是图者不惜铤而走险制假售假。他用“猖狂”二字形容市场上对其人物画造假的猖獗程度。去年9月和今年1月,杨之光就曾在个人官方网站发表声明,澄清事实,其中一次涉及将赝品混进经过他本人认证为真品的画册,以欺骗买家进行拍卖交易,另一次则是因为市面上出现一本伪称由包括他在内的广美教授编纂的《岭南画派技法范本》。

  遇到假画假书,都是杨之光和大女儿杨红去打假。“书画造假,政府一定要管,必须要打假,现在政府在这方面太手软了,措施也不够有效。”杨之光直言。他指出,自己的人物画作品,除了用笔外,在书法、题款、图章方面都有独特的风格,是造假者难以模仿的。

  谈生活

  “吵吵闹闹几十年”

  恩爱不改

  让杨之光感到幸福的,还有他和谐美满的家庭。他和比他小7岁的老伴鸥洋于1958年结婚,他搞中国画创作,鸥洋搞油画创作,两人在事业上合作默契,在生活上彼此扶持,至今相伴已经超过半个多世纪。心直口快的鸥洋老师告诉记者,他们两人一辈子都忙于工作,比较务实,不讲形式和浪漫,“他不会哄人”。不仅如此,两人可谓在争执中度过了几十年,“我俩都是画家,都有自己的个性。家庭方面,谁也不依附谁,谁也不听谁的,经常对着干。”鸥洋说,她曾想过,以后要写文章谈婚姻,标题就写《吵吵闹闹几十年》。但是,吵来吵去终归都是小事,甚至有时吵到最后才发现立场本就一致。而在遇到关键问题,两人总是能够互相关心,相濡以沫。“鸥洋从早忙到晚。我病了,家里所有事情她都包下来了。”杨之光疼爱地看着妻子说。

 

来源:广州日报
0
关于更多相关 杨之光 的资讯
【编辑:兹妮森】
  • 用户名:   验证码: 匿名
  •   请发言时注意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本站有义务配合有关部门提供相关记录,违法违规的言论可能成为对你不利的证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