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海内外潮汕人 > 艺苑奇葩 > 正文
饶宗颐:以诗心禅意印证画理
Cr.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海内外潮汕人  2011年05月17日 11:02  作者:刘波 张明俊

  “国学大师饶宗颐书画册页丛刊”将在第七届文博会期间由深圳海天出版社隆重推出,借此机缘记者专程赴港拜访饶公,亲聆“学艺相携之道”——

  “今天的科学太发达了,以至于专门学科非常发达,人人都是专家,但却不能贯通,学和艺完全隔开了。其实整个世界的文化都是贯通相连的。可惜的是,目前我们的研究工作总是局限于局部。分开容易串通难,而真正的学问是要串通起来做的!”  ——饶宗颐

  饶宗颐

  1917年生于广东潮安。字固庵,号选堂,广东潮州人。1949年移居香港,任教香港大学,并先后从事研究于印度班达伽东方研究所,又在新加坡大学、美国耶鲁大学、法国高等研究院任职教授。1973年回香港,任中文大学讲座教授及系主任。饶教授学术范围广博,凡甲骨、敦煌、古文字、上古史、近东古史、艺术史、音乐、词学等,均有专著,出版书40种,学术论文过三百篇。艺术方面于绘画、书法造诣尤深。

  一代通儒饶宗颐先生的书画册页作品将在今年文博会期间隆重推出。这不仅是深圳海天出版社多方努力的一大收获,更是深圳文化界的一大盛事。很多人或许还记得,两年前饶公在深圳举办敦煌学艺展,在开幕式上老人家满怀深情地讲了一句话:“我和深圳很有缘分。”这一次,老人家再次选择了深圳,将自己在不同时期创作的绘画和书法作品交给深圳,由海天出版社以丛刊的方式辑印成册。这份信任让深圳人在感动之余也倍感压力。5月9日,深圳出版发行集团总经理尹昌龙和副总经理何春华率队专程赴港,在英皇峻景酒店拜会饶宗颐先生,记者获邀同行,得以再次亲聆饶公谈书论艺,真是如沐春风。

  “那么多书会把我压倒下的啊”

  当饶公以一身深色西装、系着彩色条纹围巾出现在我们面前时,儒雅的大家风度令人眼前一亮。饶公与我们逐一握手问好,矍烁的精神让人很难相信这是一位95岁高龄的老人。饶公的女儿饶清芬女士告诉我们,听说是自己系列画册的样书印出来了,饶公今天兴致很高呢。

  落座之后,尹昌龙首先向饶公转交了深圳市政府和深圳读书月组委会联合颁发给饶公的“特别贡献奖”奖牌,以表彰和感谢老人家对深圳读书月所做出的特殊贡献。自2001年起,饶公就一直出任深圳读书月的特别顾问,而饶公十年前为深圳读书论坛所做的那场开坛演讲,更是极大地支持了刚刚起步的读书月活动。深圳市的各级领导,还有众多喜欢读书的深圳人,都对饶公充满了感激之情。饶公愉快地接过奖牌,也请尹昌龙转达他对深圳市各级领导和读者们的谢意。何春华副总将深圳读书月十周年纪念画册《书香十年》拿给饶公看时,饶公看着自己十年前在深圳做演讲时的照片,风趣地说道:“我的变化不大嘛,还是十年前的样子嘛。”

  当负责“饶宗颐书画册页丛刊”装帧设计的雷雨先生将画册的样本拿给饶公审看时,老人家高兴地将样本端举在眼前,仔细看了起来。“这个帖子启功先生也临摩过,但是我们的风格完全不一样。”看到其中的一页临帖,饶公特意指给我们说。

  据尹昌龙介绍,此次海天出版的“饶宗颐书画册页丛刊”共有六集,在第七届文博会期间,将首先推出四集、每集12册。这四集中包括书法作品两集,即《选堂临碑十二种》和《选堂临帖十二种》;另外两集为饶公的绘画,一集为《选堂游屐写生丛刊》,主要是饶公在海外游学时的写生,一集为《神州胜境——选堂中国写生丛刊》,是饶公在国内游历时的写生作品。“5月13日,今年文博会首日,您的48本画册将与读者见面!”尹昌龙郑重地对饶公说。

  “48 本!那么多书会把我压倒下的啊!”饶公这句幽默的话,把大家伙儿都逗笑了。在笑声中,大家都分享到了老人家的愉悦之情。饶清芬女士告诉我们,一次性集中出版这么多书画作品,这对饶公来说,还是首次,所以老人家特别高兴,也对这套书特别期待。

  “我们会将印刷出来的第一套书在第一时间送给饶公过目。”何春华副总当即表示。

  雷雨先生还透露一个细节,说明饶公对这套画册的看重:老人家为这套书的出版,专门为每一册重新题写了书签和包装盒上的书名。“这是很不容易的啊,老人家那么大的岁数,在几天之内题写了48个书名啊!”

  “八大山人对我的影响最深”

  在即将出版的这套画册中,我们可以看到饶公读书讲学,足迹遍及世界五大洲;而祖国的名山大川更是无处不留屐痕。在饶公的笔下,欧陆的皑皑雪峰、北美的莽莽丛林、埃及的金字塔、黄山的云海、西北的戈壁,尽展蓬勃生机。“搜尽奇峰打草稿”,使得饶公的书画作品境界博大,气象常新。

  见饶公读画兴致勃勃,记者便趁机向饶公请教:“学者们通常将您的绘画归结到文人画,但在您的作品中,我们又分明可以看见来自敦煌佛教绘画(即敦煌白画、也就是线描画)以及中国民间绘画的痕迹和影响。那么哪种画风画派对您的影响最大呢?”

  面对记者的这个提问,饶公非常肯定地说:“文人画对我的影响最大,尤其是八大山人对我的影响最深。”由于担心我们听不懂他的潮汕口音,饶公还特意将八大山人几个字写在纸上给我们看。

  事实上,饶公对八大山人极有研究,曾撰写多篇文章专论八大山人,并概括出八大山人艺术的内在理念,“一是有骨气,二是得大自在。在这里面,学与艺的相资循诱,乃是深入到文化生命的根基处。”而这也正是饶公书画作品传递出的意境和精神。

  那么,游历了世界各地,看遍了各国的艺术珍宝,饶公的艺术风格有没有受到外国艺术风格的影响呢?面对这个问题,饶公认真思考了一下,然后说:“还是有的,我非常喜欢毕加索的绘画。”

  饶公告诉我们,他在法国讲学时住在他的学生江德迈家里,她家的附近就是毕加索博物馆,江德迈经常陪着他去那里看毕加索的作品。听饶公讲到此处,饶清芬女士不禁插话说:“有趣的是,江德迈本来是研究西方法律的,可是受到我父亲的影响后,转而研究东方的王道和艺术,后来成为一名东方学学者。”

  听到这里,大家禁不住笑了起来,显而易见,在这个西方学生面前,饶公所展现出的东方传统文化的魅力,显然要比毕加索更吸引人。

  “分开容易串通难”

  饶公在谈话中一再强调一个理念,那就是融会贯通,尤其在艺术创造与人文科学的关系方面。“今天的科学太发达了,以至于专门学科非常发达,人人都是专家,但却不能贯通,学和艺完全隔开了。”饶公对此不无遗憾,“其实整个世界的文化都是贯通相连的,我们可以从文字的起源发展和流传中,看出世界各种文化发展的共性。可惜的是,目前我们的研究工作总是局限于局部。分开容易串通难,而真正的学问是要串通起来做的!”

  黄苗子先生曾撰文评述饶公的书画,认为他之所以“落笔便高”,是与他广博的学问分不开的。饶公自己也喜用“学艺双携”来形容他的文化生命,并一直身体力行。饶公精通诗词、书画、古乐,对我们已经逝去的那个伟大传统有细腻的了解。饶公曾这样概括自己的治学从艺心得:“我写画同我做学问一样,做学问向来不讲人家讲过的话,写画不照人家走过的路走。我写画学古人,但也是写我自己,就像写诗步古人韵,实际上是写我心中的诗,是借古人的躯壳表达我的精神。”二十世纪的中国文化困厄迭起,残荷犹有傲霜枝,饶公以自己的努力,续写了中华古文明的辉煌典范。饶公师古、师心、师造化,以诗心禅意,书道琴艺印证画理,力图改变学术与艺术“不相携手的局面”。通过他的学术与艺术,我们见到的是鲜活的传统。

  在饶公的绘画写生作品中,饶公尤喜在画上题写诗词。所到之处,必留有诗句。这似乎是饶公记录旅行的一种方式。不过当我说出我的这种看法时,饶公却告诉我说,记录行程只是其中的一个目的,就好比日记那样;更多的是想说理。“我们古人写诗,要么是寄情山水,要么见物言志,就是很少说理。而我就是要通过诗词来说理。”饶公说道。

  说到诗词的话题,饶公谈兴更浓了,他说:“我以前出过一本诗词叫《长洲集》,里面有82首和阮籍咏怀诗,你们猜猜我用几天写出来的?”没等我们回答,饶公就自揭谜底了:“五天!”看我们惊讶的样子,老人家不无得意地说:“我只带一把古琴,在香港长洲岛上的朋友家小住,一边弹,一边就写出来了。很容易嘛,因为诗心和琴心是相通的。”

  从饶公的描述中,我们依稀感受到历代先贤在诗意、琴心和画境中陶冶心神、创造艺术的美妙意韵,不禁心驰神往。然而,一种失落和痛楚也随之而来:当今之世,能够具有如此诗心琴心书心画心、而又能心心相应融会贯通的高人又有几何?在饶公身上所体现出的文人传统,似乎正与我们渐行渐远,而面前的饶公又是那么清晰地向我们传递着浓郁的文人气息,令人为之敬仰为之痴迷。这大概正是文化大师的人格魅力之所在吧!

  临别之际,我们由衷地祝愿老人家健康长寿,饶公向我们执拱手礼告别。饶清芬女士还请我们转达饶公对深圳读者的问候和歉意:由于年事已高不便远行,饶公不能出席5月13日在深圳举行的“国学大师饶宗颐书画册页丛刊”的首发式。但饶公与深圳的缘分还将赓续。据尹昌龙介绍,饶公诗词集《清晖集》即将由深圳海天出版社再版,预计今年读书月期间可以与读者见面。与此同时,海天出版社已经将出版饶公的著作作为长期重点项目来主抓,相关合作目前正在洽谈中。接下来,还将逐步出版饶宗颐画传、饶宗颐书信集,以及诸多散佚已久的饶宗颐海外著作。“我们希望海天出版社可以尽自己的一份力,为保存和发扬中国传统文化,为深圳的城市文化积淀做一份贡献。”尹昌龙说。

  印象

  八分钟之握

  一个不错的天气,一群不错的领路人,一件不错的华服,一部不错的相机,一份不错的心情……诸多“不错”,成全了我参与拜见国学大师饶宗颐的契机。

  这次与我的同行、深圳特区报记者刘波随尹昌龙、何春华等深圳文化界名人去拜见国学大师。出发前一天就纠结于穿什么、怎么穿。出门前,特别选了一件“国学味”颇浓的香云纱华服,把一身的休闲气统统格式化。后来发现,我出格了我,抢了诸位领路人的光……

  出乎我的意料,饶老的穿着少了点“国学味”,多了点“国际味”。身着深色西服,脖系彩条围巾,满脸阳光,不断作揖,频频点头……在港岛跑马地一个酒楼,当饶公缓步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时,带给大家的,是一股谦和、谦卑和谦恭之气。

  在酒楼里的一个包厢里,宾主围着圆桌边,轻松地享用午饭,聊着事儿。陪同饶老来见我们的有饶家的两位女儿(其中,小女儿饶清芬集助手、发言人、经纪人诸多角色于一身)、他的女婿邓博士,还有饶公的弟子雷宇。饶老博学多才,通古达今,学贯中西,饶清芬说父亲从来不强迫他们学这学那,“我们家比较民主”。

  胃口好、茶兴浓、侃劲足。95岁的饶老,喝了汤,夹着菜,还点了饭,似乎没什么禁忌。尹昌龙、何春华向饶公汇报即将由海天出版社出版的书画册的进展以及文博会上的其他事宜,饶公每次听完,都会面带笑容,不停举手作揖,表达谢意。大家以茶代酒,祝饶公长寿,他端着杯与大家一一碰杯,一一致谢。

  刘波见缝插针,对大师进行采访。饶公怕她听不清楚,便拿着笔,把要点一一写了下来。一页不够翻个面再写,一张纸不够再来一张。密密麻麻的受访记录,既解答了刘波的疑问,也给有志于研究“饶学”的她留下一笔不小的财富。难怪在旁的饶公弟子雷宇也兴赞:“哇,你把这些有饶公笔迹的纸存起来,将来不得了。”

  刚见面时,我向饶公介绍自己来自泉州。没想到,饶公改用与闽南话同语系的潮州话与我交谈。“陈三五娘”是一个闽南、粤东家喻户晓源于宋末的民间故事,讲的是泉州书生陈三,送兄嫂往广南上任,路过潮州,邂逅富家女子黄五娘的爱情故事。后来这段故事成了两地地方戏的经典曲目。没想到,饶公对此兴趣十分浓烈。它也成了我俩聊开两地文化同宗同源的引子。他握住我的手,说自己的祖先就是从泉州来的。越说越亲,越说越近。我突然发觉,饶公的手很温暖,手指很长,气力不小。我本冰冷的手被紧紧地握着,开始回温。

  不过,这一握令我又有了喧宾夺主的自知之明。我实在担心,再一次占去太多宝贵时间。呵呵。终于,一个新话题终止了这一长达八分钟的温暖之握、给力之握。

  拍人物,很担心一点,就是被拍对象缺少比划,缺少肢体语言。见饶公前,我一直担心一位奔百的老者,会不会“太静”。事实出乎意料,饶公不仅思维敏捷,口齿清晰,而且眉目传神,肢体语言特别丰富。讲学问,说著作,侃过去,谈爱好,忆故友,言随心而动,手与语齐舞。

  得不到饶老的字,些微有点遗憾。却想,温暖的八分钟之握其实已是丰收。再说,保持一份淡泊之心,不正是饶老之治心精髓吗?

  “他生愿作写经生”

  ——饶宗颐先生对敦煌书法的整理和研究

  一代通儒饶宗颐先生学艺兼美。研究的领域宏阔从甲骨文到敦煌学,从诗词歌赋到琴道书画。这其中,任选出一门学科来,都需要我们付出毕生精力,才能入其堂奥。在第七届文博会期间,深圳海天出版社将隆重推出“国学大师饶宗颐书画册页丛刊”,这也是继2009年饶公在深圳举办敦煌学艺展后,再一次与深圳合作,奉献给深圳市民的一道文化大餐。饶公“业精六学,才备九能”,先生的学问绝非晚辈所能尽述,本文只是就我所略知的敦煌学领域,试说一二。

  作为敦煌学研究领域的一代宗师,饶公以其雄厚的学养在浩瀚如海的敦煌宝藏中,极具慧眼,独辟蹊径,在文献学、历史学、语言学及艺术史等学科里,做出了许多令人瞩目的开拓性研究成果。这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是其对敦煌书法的系统梳理和研究。

  敦煌书法通常主要是指藏经洞出土的遗书书法,另外还包括敦煌地区古遗址中出土的汉代汉简书法、石窟题记以及现存的碑文书法等。敦煌遗书的内容涉及范围相当广泛,包括了从晋、十六国一直到北宋历时近七个世纪、6万多卷墨迹,其中以佛经为最多。有纪年的、年代最早的卷子,通常被认为是甘肃省藏001号咸安三年的《法句经》(373年),最晚的则是俄藏32号《敦煌曹宗寿及夫人施入疏》(1006年)。如此数量巨大的敦煌写本,对中国书法史的研究而言,可谓是无比丰富的宝藏。它以清晰的笔墨真迹反映、记载了这一漫长时期文字与书法的演进过程。而梳理并研究如此丰厚的文字遗存却非易事,饶公堪称是将敦煌书法提升到学术研究高度的开拓者。

  早在1961年,饶公就利用在英伦所见的被斯坦因掠走的敦煌遗书,写出《敦煌写卷之书法》一文,并附上《敦煌书谱》刊登于香港大学1961年的《东方文化》第五卷上。1964年和1974年,饶公两度访学巴黎,遍览伯希和携走的敦煌藏经洞宝藏,并从中选出152件书法精品,辑成《敦煌书法丛刊》,由日本二玄社照原大影印出版。全书一共29册,按着卷子本身的性质分为“拓本”、“韵书”、“经史”、“书仪”、“牒状”、“诗词”、“杂诗文”、“碎金”、“写经”、“道经”共十大类。在每册解说中,饶公不仅揭示出敦煌书法的艺术价值,而且对所收每件文献,均有考证,内容涉及广泛获得许多新的发现。1993年,《敦煌书法丛刊》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在内地首次刊印,题为《法藏敦煌书苑菁华》,共八册。

  对于《敦煌书法丛刊》的价值,我国著名学者周绍良曾撰文《一部研究敦煌写经书法的专著》评价。周先生认为,可入妙品以上者,“奚止二三百品”,且不亚于同时期的书法大家。他举例说,如《众经别录》(P.3848)的书法,“大有《兰亭序》遗韵”;王老子写的《尚书》残卷(P.2643),“笔若悬针,刚劲固不下于柳公权”;《汉书·王莽传》写本(P.2513),“书法整饬遒丽,可与虞世南书法颉颃”;《春秋谷梁传集解》写本(P.2590),“也可与褚遂良比美”。

  而饶公本人,自比“写经生”,以宗教精神的虔诚,执着地探寻着敦煌学里蕴藏的无限奥秘,如先生在《莫高窟题壁》诗中写道的:“石窟春风香柳绿,他生愿作写经生。

 

来源:深圳特区报
0
关于更多相关 饶宗颐 的资讯
【编辑:兹妮森】
  • 用户名:   验证码: 匿名
  •   请发言时注意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本站有义务配合有关部门提供相关记录,违法违规的言论可能成为对你不利的证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