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海内外潮汕人 > 社会名流 > 正文
许涤新:既是理论家又是实干家
Cr.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海内外潮汕人  2011年07月26日 09:48  作者:啸洋

  他是我党开展经济统战的开拓人,重庆《新华日报》首任编委会编委,新中国成立后的首任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长,潮汕平原首个大学汕头大学的首任校长。

  他还是早期党内屈指可数的经济学家、中国第一个对广义政治经济学进行开拓性研究的学者、中国首部《政治经济学词典》的主编。

  许涤新,出生于广东揭阳县一个小学教师家庭。他不仅是一位享誉国内外的经济家,而且是一位身体力行的革命家。许涤新对我国经济理论最大的贡献,在于他孜孜不倦地探索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中国化的道路。其代表作是他倾注了毕生精力的《广义政治经济学》,这是一部被经济学界誉为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中国化的扛鼎之作。

  近日,记者采访了许涤新的家乡,与揭西县委办公室张保财主任、揭西县政府史志办黄道严主任、揭西县棉湖镇副镇长林东卫、棉湖镇党委委员赖少雄等作了深入的交谈。记者还专赴许涤新工作过的汕头大学采访。人们谈起他,都对他充满了追思和敬意。

  受命南下香港 力促经济统战

  揭西县政府史志办主任黄道严在接受采访时,给记者展示了他们多年来收集的各种有关许涤新的文献资料,讲述了许涤新受党的委派到香港开展经济统战的故事。

  1946年10月,国共谈判破裂,周恩来指示把一批上海的干部撤退到香港去工作,许涤新也是其中之一。许涤新后来在回忆录中说:周恩来到我的宿舍谈话,指示我到香港的任务,并且一再嘱咐我,对香港工商界的统战工作要继续下去,香港可以作为统战对象的工商人士不比上海少,香港的环境也有比上海困难之处,但大势正在向着光明发展,困难是能克服的。在接受周恩来指示之后,许涤新同夫人方卓芬便在10月底动身赴香港。到港后许涤新任中共香港工委委员、财经委书记、《群众》周刊及《华商报》编委。财经委为解决由上海撤退至香港的部分干部的生活费,办了一家新侨粮食行和新联公司。

  为了打开对香港工商界的统战工作局面,宣传我党的新民主主义政策,许涤新领导赵元浩等创办《经济导报》。通过“东纵”留下来的在香港经营商业的同志,利用从上海来的民主党派朋友的关系,再加上几位熟悉的报人如费彝民的介绍,许涤新渐渐同香港的工商界发生接触。在工作方式上,从个别拜访到小型聚餐会;后来发展到成立“工商俱乐部”。这个俱乐部推举爱国人士黄长水出面,在香港政府注册,成为公开合法的团体。

  从1948年春开始,俱乐部每周四聚餐一次,每次都请著名经济学家和有代表性的企业家讲话,如马寅初、胡愈之、章乃器、侯德榜等,许涤新、章汉夫也常在聚餐会上讲话。从上海来的一些工商界知名人士也被邀来,参加聚餐会的人数经常超过200人。有时椅子不够坐,有的人只好站着听讲和发言。这个俱乐部宣传的是爱国主义,宣讲的是新民主主义的工商政策和新中国的必然胜利,平时俱乐部相当安静,一到开座谈会时,会员拥挤,大家兴奋而又热烈地交谈讨论。特别是在1948年下半年,解放军捷报频传,聚餐会常常开成祝捷会。“工商俱乐部”每次专题讲话和餐会情况,都在《华商报》、《经济导报》刊出。中共在解放区的新民主主义经济政策,以及国民党的政治、经济、军事等各方面崩溃的情况,通过俱乐部在香港传播出去,因此会址曾受到港英政府的检查和骚扰。在此期间,许涤新还撰写出版了《官僚资本论》和《新民主主义的经济政策》,揭露国民党的反动政治、经济政策,宣传我党的新民主主义理论,以及没收官僚资本、保护民族资本等政策。

  研究港澳经济 抨击损港做法

  从1980年开始,许涤新组织成立了港澳经济研究中心,填补了我国港澳研究的空白。鉴于他的特殊身份,他以经济学家的身份发表的言论,往往很受关注。从1982年到1984年底,中英关于香港问题先后进行了22轮谈判,直至12月19日最终签署《联合声明》。在这关键的两年多时间里,英方在香港舆论传媒、基层组织和专业团体中频繁活动,大做手脚,打它的“民意牌”。然而,广大港人对英国的“道义责任”并不领情,他们更关注的是“保障民主”和“遏止物价”。许涤新的妻子方卓芬及妻侄方梧所著的《回忆许涤新》一书,叙述了许涤新和1983年的香港金融风暴的一段往事

  1983年,英国政府制造“九月风暴”,英方拼命在伦敦、在中立区、在纽约抛出港币,使港币币值波动,导致香港市场混乱,股市暴跌,港元下滑,人心惶惶,并把责任推到中国身上。他们造谣惑众,掩盖事实真相,谣传港币贬值是因为中国要收回香港所致。

  方卓芬在回忆中谈到:1983年9月14日,香港中华总商会举行座谈会,许涤新和经济学家宦乡、钱俊瑞、吴俊阳、张磐、古念良、谭汉怀、姜汉章等以及新华分社副社长叶峰应邀出席。许多记者问许涤新,港币狂跌,有何办法可治?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帮帮忙许涤新回答:“一个政府发行钞票,用会计学的语言来说,那是"负债",而不是"资产",更明确地说,那是对人民"负债"(负人民的债)。逻辑很明白,谁发行钞票谁就是负债,谁就得对人民负责到底。谁发行港币谁就欠港人的债,谁就得对香港人民负责到底。”他希望港英当局采取明智和合作的态度,保持香港的稳定繁荣。

  许涤新在座谈会上的讲话道破了港币暴跌的根本原因,讲话第二天见诸媒介,舆论反应强烈,各界人士也纷纷激烈批评英国打“经济牌”不惜损害香港经济的做法。港币继续下泻,街头出现抢购大米、罐头以及其他副食品的风潮。由于香港众多有识人士和媒体的明确反对,港督尤德不得不出来表态,表示要稳定港币。汇丰银行也不得不抛出一些外汇,收回一些港币,使港币暂时稳定在7∶1左右的幅度上。一句话,英国的“经济牌”失败了。

  9月21日香港某知名报纸刊登一幅相片,并附说明:昨天许涤新等访问金银业贸易场及金银证券交易所。许氏赠胡汉辉亲笔题词一幅,书写唐诗两句: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方卓芬回忆,当时许涤新在香港与众多不怀好意者进行了论战,义正词严地驳斥了“香港没前途”的论调。在谈及香港的前途问题时,许涤新指出,中国政府决心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维护香港的稳定繁荣、保护六百多万香港同胞的利益和事业、保护在港投资者的利益的政策是相当明确的。他用宋代诗人陆游的名句“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形象地预言香港光明美好的前景。

  上世纪80年代,许涤新还曾两次到深圳为特区干部作报告。1983年题为《对深圳特区再认识》,重点谈了经济特区的重要性,认为办好深圳经济特区是1997年收回香港主权、稳定香港居民信心的重要条件。

  出任汕大校长 培育桑梓英才

  1981年,已经75岁高龄的许涤新被国务院任命为汕头大学校长,自这封任命开始,许涤新除了社科院和经研所必要的工作外,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汕大的筹建和首批招生的各项繁重工作上。

  记者日前到汕头大学采访。学校党委宣传部柏部长和余副部长带着记者到学校档案馆查阅了大量有关许涤新校长的珍贵资料档案。经过5名档案室工作人员一个多小时的调阅,从许涤新首任汕大的组织任命书到大量的汕大建设初期的图片,以及许涤新在开学典礼上的讲话等珍贵手稿呈现在记者面前。

  已经退休的学校办公室原主任方壮友,听说有记者采访老校长的事迹,立即赶回学校与记者见面。他兴奋地对记者说:国务院1981年8月2日批准成立汕头大学,许涤新被任命为我们的首任校长。1986年9月10日起,任名誉校长。许校长当时仍是中国社科院副院长和经济研究所所长,被任命为汕大校长后,也是学校刚刚筹办最繁忙的时候,几乎所有关键时刻老校长都会在现场。记得1983年老校长来参加汕头大学的开学典礼时,汕头大学环境还十分简陋。许校长在学校的临时饭堂里和109名新生一起举行了汕头大学第一届开学典礼。当时,汕头大学之所以这么仓促地招生,主要是因为当时获捐赠的港元在香港金融风暴中严重缩水,许多人担心汕大筹备资金会不足,很可能办不成了。为了打消人们的这种想法,汕大提前1年招生。当时,汕大只开办了法律、中文和英语3个专业,而且还没有正规的校舍和教学楼。

  1984年汕头大学的奠基典礼上,许涤新高兴地说:“民国时期,就有海外华侨捐赠,想在潮汕地区办一所大学,由于国家战乱,民不聊生,终没能如愿。今天,潮汕地区办大学终于要实现了!”当时,奠基典礼邀请了许多社会名人,国内各个名校也纷纷道贺。

  许涤新是揭西棉湖镇人,当地盛产一种荔枝酒,许老特别喜欢。在奠基典礼的前一晚,许老高兴地喝了不少家乡的荔枝酒,可是他忘记自己为了第二天能精神饱满已经吃了安眠药,倒在洗漱间就睡着了。这可把他的太太和工作人员急坏了。医生检查各项生命体征都正常,可就是叫不醒他。正当大家担心的时候,许老自己醒了,他半开玩笑地说道:“你们围着我干什么呀?我忘记自己吃了安眠药还贪杯喝了荔枝酒,睡得太好啦。”方壮友说,许老工作起来严肃认真,生活上却是一个平易近人且不失幽默的可敬老人。

  最后,方壮友沉痛地对记者说:许校长患重病住院的消息传到汕大后,师生们无不为之揪心,决定由我代表全体师生到北京看望住院的老校长。那时,许校长的病已经十分严重,医院规定不让见。但当许校长听说汕大的老师来看他时,急忙吩咐医护人员说:汕大的老师来看我,一定要让他们进来,我一定要见见他们。

  可万万没有想到,就在方壮友1988年2月8日抵达北京的那个凌晨,许老与世长辞了。那天,成了汕大师生心中永远的痛。

  人物

  简介

  许涤新,曾用名声闻、方治平。1906年10月出生于广东揭阳县棉湖镇(今属广东揭西县)的一个小学教师家庭。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中央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长、中国社科院副院长等职。汕头大学首任校长。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副院长、顾问,民建第四届中央委员会副主席。著有《广义政治经济学》、《论社会主义的生产、流通与分配》、《中国国民经济的变革》,主编《政治经济学词典》、《中国大百科全书·经济卷》等。

  1988年2月8日逝世。

  史海

  钩沉

  为“五反运动”打响“信号弹”

  揭西县政府史志办主任黄道严在接受采访时,向记者讲述了另一则有关许涤新的重要事件。

  1950年下半年,特别是进入1951年,共和国的财政经济好转。国营经济有了巨大发展,私营资本主义工商业在经历了改组后,被纳入了国家发展计划,同时,有利于国计民生的企业获得了迅速的恢复和发展。但上海资本家中的一些人开始表现出贪婪的本性,偷税漏税、盗骗国家资产、偷工减料、盗窃国家经济情报和行贿等,使国家利益受到损害。

  1951年11月,许涤新到中央开统战会议。期间,周恩来在西花厅会见许涤新。听完许涤新关于上海工商界情况的汇报后,他语气沉重地说:“上海资本家的这种情况,是不能忽视的。我同意你对他们的批判,但觉得不够,必须从脱离社会主义经济的领导和破坏市场的正常活动方面去加以批评。现在,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正在进行,你今天就应坐夜车回去,向陈总(陈毅)汇报后,把我的意见明明白白地在大会上说一说。”

  许涤新回到上海后,立即向市长陈毅和副市长潘汉年作了汇报。陈毅一听许涤新传达的周恩来的话,拍了一下桌子说:“总理的指示来得正及时,明天你就在大会上放他一炮,统战、统战,不应只统不战”。

  在第二天下午的大会上,身为工商局长的许涤新,对上海工商界之前的种种不良行为给予猛烈抨击,言辞犀利。会议结束时,陈毅对与会的各界代表说:“现在我把真相告诉你们,许涤新的那一番话,是周总理要他来说的。周总理希望上海工商界服从政府对经济工作的领导。中国不是有一句老话吗?"君子爱人以德"。许涤新传达周总理的指示,你们要仔细思量,这对你们是有好处的。”

  许涤新批判资本家不法行为的讲话,在次日的上海《解放日报》头版全文刊登。随之,1952年1月26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在城市中限期展开大规模的坚决彻底的“五反”斗争的指示》,“五反运动”全面展开。

  专家

  访谈

  敏锐和超前

  是他的学术品质

  专访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卢现祥

  近日,记者采访了财政部跨世纪学科带头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国务院政府特殊津帖专家卢现祥。这位专注于新制度经济学与中国转型问题的专家,对许涤新的经济学思想有着深入的研究。

  “我是在20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接触经济学的,著名经济学家许涤新是对我影响比较大的经济学家之一。记得我在学习政治经济学时经常翻阅许涤新主编的《政治经济学辞典》,那情景至今还经常想起,我至今还保存着这三卷本的《政治经济学辞典》。后来我在学习《资本论》时,尤其在思考如何把《资本论》与社会主义经济问题结合起来时,我看得最多的是许涤新的《论社会主义的生产、流通与分配-读〈资本论〉笔记》。”

  早在1987年,许涤新就主持编撰了我国第一部有较高学术水平的《生态经济学》。在我国改革开放初期,许涤新就高度重视环境和生态问题,这种敏锐和超前是一个经济学家品质的体现。1980年,在一次学术讨论会上,许涤新提出了研究生态经济问题的重要性。他说,在计划经济时期,我们为了大力发展农业尤其是要把粮食产量搞上去,到处填湖造田、开山造梯田,对生态和环境造成了大破坏。许涤新强调对生态经济的重视是基于计划经济时期我们对生态破坏的一种反思。遗憾的是,他对生态经济问题的重视当时并没有引起整个社会的高度重视,在我国工业化的过程中,环境污染相当严重。

  卢现祥表示,自己现在正在承担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发展低碳经济的制度安排和政策工具》研究中,许涤新生态经济思想是他重点关注的一部分,我们现在实践科学发展观,也可以看到许涤新经济思想的价值及其对我们的启示。

来源:深圳特区报
0
关于更多相关 许涤新 的资讯
【编辑:兹妮森】
  • 用户名:   验证码: 匿名
  •   请发言时注意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本站有义务配合有关部门提供相关记录,违法违规的言论可能成为对你不利的证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