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海内外潮汕人 > 社会名流 > 正文
王子耀:悬壶济世为苍生
Cr.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海内外潮汕人  2010年06月27日 17:07  作者:易碧胜

  如果说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那么,医生则是人类生命的工程师。教师为人类授知布道,解惑释疑,医生则为人类祛病驱魔,起死回生。因此,也有人说:“尊重医生,就是尊重自己的生命。”

  ——题记

引 子

    一袭雪白的婚妙,手挽着西装革履、英俊潇洒的新郎,随着曲调昂扬的《婚礼进行曲》的伴奏,在亲朋戚友祝福、羡慕的眼神中,踏上撒满花瓣的红地毯走向神圣的婚礼殿堂……一切都是那么的浪漫,那么的温馨,那么的令人神往、令人陶醉。叶小姐脑海里所浮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是啊,结婚是人生终身大事,青春少女哪个不憧憬?有谁不翘首期盼呢? 几天后,就是叶小姐的结婚大典。然天不遂人愿,好事多磨,在筹备婚礼的过程中,一不小心染上了伤寒。按理说小小的伤寒到医院看看吃点药就没事了,谁知多方求医问药均无济于事。婚期越来越近,体温越升越高,叶小姐的心越来越冷。试想,如果在婚礼上咳嗽不断,涕泪不止地为嘉宾斟茶倒酒,那该是怎样的大煞风景啊!婚礼推迟改期?可是印有大红“喜”字的请帖早已遍布城乡四海,就算有八匹骏马也难追回。该怎么办?叶小姐心急如焚,家人束手无策,就在全家濒临绝境之时,他应邀飘然而至。经观其形,听其音,问其因,切其脉后,成竹在胸,神态安详而自信地说:

    “明天婚礼可照常举行。”

    叶小姐及家人愕然,面露疑色。

    他微微一笑,对叶小姐说:

    “你这次的发病,伤风着凉是个诱因、导火索,而你近段时间筹备婚事操劳过度,体内的免疫系统的平衡被打破,正气日渐衰弱,邪气甚嚣尘上,致使身体的抵抗能力空前下降,病魔也就趁虚而入。”

    叶小姐及家人频频点头,面露喜色。

    他继续说:

    “欲治此病,需服两种药,其一是精神、心理类。境由心生,首先放松自己,坦然面对,既来之则安之;其二则是……”

    说罢,他奋笔疾书,写下一处方后飘然而去。

    叶小姐家人照处方拿药煎药,然后叶小姐吃药。数小时后,奇迹出现了,叶小姐体温逐渐下降,第二天,婚礼在一片鞭炮声中如期举行……

    一个月后,即1994年8月,一位港商专程从深圳驱车赶至惠州找到他,开门见山地说:“我出资金租楼买设备,你出技术与管理,合办一家私人医院。” 他当即笑而拒之。港商并不甘心,第二天在一大饭店宴请他。席间,港商对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并承诺几年后保证让他成为百万富翁。

    不贪,不偷,不抢,凭自己的医术几年内能赚几百万,不能不说是一个诱惑。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有钱的话毕竟方便很多。有人为了几十万几百万不惜铤而走险以身试法最终抱憾终身甚至遗臭万年。他沉默了,他动容了,这一夜他失眠了。他的良知与欲望在交锋,他的情感与理智在博弈。几百万,是绝大部分人梦寐以求的一个数字,是绝大部分人奋斗终身而不得的一个梦。拥有了它,或许就可以辉煌腾达,平步青云。当欲望与情感占上风的时候,他想起了他的母亲。

    那年,是1956年,他母亲病重,最后确诊为食道癌晚期。一听到这个消息,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母亲是那么善良,那么爱他们,怎么会患上这样的绝症?天啦!你还有没有公道良心?凝视着因疾病的折磨而神情痛苦、脸色苍白的母亲,他心如刀割,当即跪了下来,对医生说:

    “医生,求求你,救救我母亲吧!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愿意。”

    有些事情并不是能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在自然面前,人的力量又是多么的渺小啊!

    医生们相对摇头叹息,表示回天无力。

    既然回天无力,那总回天有术吧。他不相信没有治不好母亲的病的医生,四处求名医、寻奇方,结果还是无事无补,医生也好像是统一了口径:

    “小兄弟,你母亲的病已经到了晚期,就算华佗再世、扁鹊再生也是无能为力,与其人财两空,不如多买点东西给她吃吧!”

    吃?她还能吃吗?她患的是食道癌,根本就吃不下任何食物。看着母亲痛苦的样子,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生病的是他自己。没多久,母亲在痛苦与饥饿中含恨而去。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生离死别,面对这一沉重的打击,他悲痛欲绝:

    “苍天,你为什么这么残忍?癌症,你为什么这么残酷无情?不!我要学医,我要和威胁人类生命的病魔战斗,要驱除一切疾病,还人类以健康。”

    少年的怒气直冲霄汉,少年的呐喊撼天动地。从此,中国医学界多了一粒优良的种子,人们的生命与健康多了一层保障与选择。

    这少年,就是本文的主人公王子耀先生。

    王子耀想起了学医的初衷,想起了当初为实现自己的理想、为了祖国的医学事业所经历的艰难的求学之路,也想起了中医先祖们的高风亮节、母校老师们的谆谆教导、党和政府多年的培养与人民大众的无限关爱和信任。虽然同样是治病救人,但其经营体制不同,私立医院所注重的是经济效益,而全民所有制的医院却是秉着治病救人的目的,面向广大中下层平民百姓,孰轻孰重,在王子耀心灵的天平中已经有了结果,并且把这个结果明白无误地传达给了那位还在等他好消息的港商,当然,这消息对港商来说却并不好。

    王子耀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位港商只不过是拉开了请他出山的序幕。在港商之后,接二连三前来找他另立山头者不计其数,所承诺的待遇不可谓不高,其医疗条件不可谓不好,有许诺给车给房的,有许诺只要王子耀答应用他的名义而不用他去上班却一样拿股份等等不一而足,但他们所得到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满怀信心而来,彻底失望而归,因为他们相信,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在他们所开出的极具诱惑的条件下无往而不胜,没有一个不归顺的。不知是“顽固不化”还是“不知好歹”,王子耀就是“任你南来北往客,我自岿然不动”,车子房子票子在他眼里好像不名一文。

    这王子耀究竟是何方神圣,到底有哪些通天本领?社会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医院那么多的企业家不惜一切的去请他去求他?也许,当您读完此文,就会找到一个满意的答案。

立志从医

    1942年1月,王子耀出生于揭西县棉湖镇一个工人家庭,父亲是木工,一生的经历十分坎坷,从13岁就开始走村串户做木工,一直做到70多岁,工作十分辛苦,而收入却极其有限,根本难以维持一家的生计。在众多的兄弟姐妹中,王子耀最小,上有三个姐姐和两个哥,当时家境十分贫寒。

    棉湖镇是一个千年古镇,更是揭西的经济和工业重镇,有着浓郁的人文环境和深厚的文化底蕴。或许是潮汕文化赋予了王子耀隽永而丰富的生命底蕴,或许是在他身上流淌着王氏家族的优良血统,使得王子耀从小就出类拔萃,学习成绩优秀,有一种积极进取、不甘人后的不倔精神。初中毕业后,王子耀因成绩优异而被普宁二中录取。普宁二中是广东的省级重点中学,初中毕业生们都以能考上普宁二中为荣。王子耀所在的学校仅有二名学生被普宁二中所录取。

    能被这样的省级名校所录取自然是王子耀最大的荣誉,但从家里到学校相距30多公里的路程却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因为没有自行车,更没有公共汽车,一次要步行整整4个小时。高中三年,王子耀整整走了三年,红军长征二万五千里,王子耀的求学之路三年加起来也足足有了二万五千里,完成了一次长征。

    小时候,王子耀有一个“伟大”的理想,那就是长大后做一名出色的工程师。然而,理想本身有着许多可变的因素,哪怕人生中一个细小的变故,都可以改变理想的本身。母亲的病逝使王子耀深刻地体会到,就算你设计出人间最美好的建筑,造出世界上最伟大的工程,如果没有一个健康的身体,那么所有的一切都将失去其存在的意义。于是,王子耀决定学医,立志成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成为人类生命的工程师。只有构筑一个健康的身体,才有资格谈及其他。“不做良相,便为良医。”王子耀的理想暗合了古人的哲理,也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并深深地影响着他一生的工作与生活。

    1964年,王子耀以优异的成绩如愿以偿地考入了广州中医学院,开始了六年制本科医疗专业的学习。

求师问道

    在人类历史发展演进的漫长岁月中,中国人民曾以辛勤的劳动、卓绝的智慧创造了举世无双的中华文化,为人类奉献了光辉灿烂的文明瑰宝,中医药便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宝库中的一颗夺目的明珠,也是中华文化的瑰宝和脊梁。中医药经历了几千年的发展,逐步形成了完整的医学理论,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其成果在今日依然璀璨,保持着强大的生命力。学校就似一个引路人,把王子耀引入到中医药这个硕大的宝库中,使他徜徉于而《本草纲目》等鸿篇巨著之中,流连于《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等经典著作之内。通过中医典籍,王子耀飞越时空的界限,对话中草药鼻祖桐君老人,寻扁鹊,访葛洪,邀华佗,知遇张仲景,晋见李时珍,解剖王清任……面对泰山北斗,王子耀崇敬而不崇拜,迷恋而不迷信,取其精粹,弃其糟粕,在博大精深的理论基础上加以创新,以理念指导实践,用实践验证理论。

    6年,2000多个日日夜夜,一株幼苗可长成参天大树。在这6年中,王子耀不仅掌握了大量丰富的专业知识,更明白了中国中医药的真正内涵以及丰厚的文化底蕴,无论是从思想上还是从精神上,都有了一个质的飞跃。虽不说脱胎换骨,亦可说是今非昔比,其所取得的成绩更是令老师同学们刮目相看。

    为了巩固所学的理论知识,在毕业前,王子耀和几位同学被安排到汕头市中医院去实习。这对王子耀来说又是一个极好的学习机会。这里有多位潮汕地区公认的名老中医:院长黄传克在当地具有极高声望,他以活血化瘀的方法治疗肾病堪称一绝;蔡仰高老中医有几十年治疗妇科病的丰富经验;吴仰松用药散治疗各种儿科病功效卓著;林杏圃治疗疑难杂症有独到之处……王子耀一一向他们虚心学习,这些老专家们也慧眼识英才,觉得这位新来的年轻人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医学奇才,有一颗普济天下苍生的菩萨心肠,均将其一生绝学毫无保留传授给他。王子耀天赋甚高,悟性极强,专家们的一招一式,一针一穴都了然于掌,烂熟于胸。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王子耀汇百家之长,集一己之身,为他今后发展推广祖国的医学事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初露锋芒

    1970年8月,王子耀从广州中医学院毕业后被分配惠阳地区医院桥东门诊部(即惠州市中心医院的前身)。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王子耀在学校学习了2000多个日夜,到了该大展宏图、“救死扶伤实行革命人道主义”的时候了。当他穿着崭新洁白的白大褂坐到自己的就诊台前时,心情异常的激动,多年前的梦今天终于得圆,九泉之下的母亲,为您的儿子感到骄傲吧!

    时间,在慢慢的过去,王子耀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大半天过去了,他一个病人还没有看,而对面的那位老医生却忙得不可开交,他面前的患者排起了一条长龙。期间也有几位患者到过王子耀面前,但都只看了他一眼就加入了对面的长龙队列。第一天过去了,第二天来了,第三天又过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子耀快急出病来。原来他并不清楚,与日趋年轻化的体育界、演艺界的行情完全不同,在医学界尤其是中医、中药行业,越是年高学久越是拥有较高的公信度和吸引力。王子耀年纪轻轻的,别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刚毕业的“学生仔”,有谁愿意把自己的身家性命托付给一个没有经验的“学生仔”?

    这天,终于有位患者走到了他的面前而没有走开。这是一位30多岁的男性患者,他突发腹痛,因病情来得急,患者不堪折磨,捂着肚子直呻吟。病人家属看到左边老大夫的办公桌前排了长长的队伍,而右边这个年轻的大夫却坐在那里闲着,心想不如让他看看试试,反正有大夫看总比没大夫看要强。于是,把患者扶到了王子耀的诊断台前。

    见来了患者,王子耀神情为之一振,详细地询问了病情后,开始进行仔细的检查,望闻问切一丝不苟,在排除各种可能的病因后,王子耀初步诊断为尿路结石引起的肾绞痛。这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其中却包含了两个医学判断,并以这些判断为基础,拟出了宣肺、通淋、排石的药方三剂,详细交代了煎药方法和服法,还特别嘱咐病人说:“在服用第一剂汤药后,腹痛和腰痛可能会加剧,但不需要惊慌,这是结石因药物作用而发生移动的正常现象,可用热水袋局部热敷使之缓解,同时多喝开水……”

    这是王子耀从事医疗工作之后的“处女作”,成功?还是失败?王子耀在耐心地等待着。第二天一早,王子耀刚上班在整理就诊台时,突然听到一声“王医生”的称呼,他抬起头一看,是昨天的那位患者。

    “王医生,我昨天服用了您开的处方后,情形跟你所说的相似,待服用第二剂一小时后,突然感到小便疼痛难忍,尿后真的排出一块小石头。”

    说完,他从衣袋里掏出一个纸团,里面包着一粒灰白色的小石头。王子耀接过一看,是一块沉甸甸的、约0.6X0.8mm大小的结石。看着病人千恩万谢后轻松愉快的离去,王子耀第一次品尝到了因职业所带来的自豪感和幸福感。

    有了第一次,有了第一例,接下来的日子,王子耀开始忙了起来:

    一位患肾病综合症的小孩,从3岁起就开始发病,多次反复发作,先后在附近的几个城市医院住院治疗,病情没有丝毫好转,而医药费却花了10多万元。最后,孩子的父母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找到了王子耀。经过王子耀几个月的精心治疗,孩子转危为安,王子耀再次用妙手挽回了一条幼小的生命。

    一位中年妇女患了肾炎,经多方治疗仍反复发作,病人和家属几乎失去了信心,并且放弃了治疗。而在一次体检中,王子耀发现其肾功能中度受损,而检查尿素氮在10—20um01/L,尿酸400--600um01/L,肌酐在200--800um01/L之间,赶快敦促病人抓紧治疗,否则性命不保,如果治疗及时得法,还有希望。病人主动配合医生施治,一段时间后,病人各项指标都向有利方面转化……后来她逢人就说,是王医生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

    被判“不治之症”的患者居然能从王医生手下“死里逃生”,一些奇难杂症经他妙手可以回春。于是乎,找王医生的患者越来越多,他的就诊台前也排起了长龙。王子耀用铁一般的事实颠覆了中医药界“越老越值钱”的传统观念。

    5年后,王子耀已经成为地区医院中医方面的业务骨干,而扎实的理论基础又使他成为本院及本地区中医学界的佼佼者。

    在1975年举办的惠阳地区及其所辖(包括今深圳、东莞、惠州、河源、汕尾5市)10余个基层医院的中医科医生培训班上,王子耀担任主讲老师。当年在他台下听课的学员如今多数已经成了所在医院的老专家,有的甚至担任了医院的领导职务。而王子耀自己也在讲课中进一步加深了对博大精深的中医理论的认识和理解。

    1982年,王子耀被医院任命为中医科副主任,1987年被聘为主治中医师,1992年晋升为副主任中医师并担任中医科主任。

艺德双馨

    医生每个月所开的处方医院都要统计,在全院所有医生所有处方中,王子耀的处方都是最便宜的,每张处方最高不过四五十元钱,最低则是几元钱,这与现今网上所流行的天价医疗费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一个天大的讽刺,王子耀时刻想患者所想,急患者所急,秉着“让患者花最少的钱把病治好”的原则努力工作,积极提高自己的医学水平和管理技能。这也就是王子耀的超凡脱俗之处富有忧患意识和进取精神,这就是世人所崇敬的“医者父母心”。

    1993年8月,王子耀被惠州市人民政府任命为市中心人民医院业务副院长。岗位变了,地位高了,责任重了。他经常告诫自己:医生以治病救人为天职,如果离开了病人,医生便失去了他存在的意义。而院长则是医生中的医生,他既要有“救死扶伤,实行革命人道主义”的责任,又要有组织管理医生群体共同实践宣言的义务,在完成这一神圣使命的过程中,倡勤抑懒、奖优惩劣是一种无法回避的手段,而以身作则,就是倡勤奖优的有效途径。

    多年前的一个早晨,王子耀刚走进医院的大门,就看到急诊室周围站了一大群人,还不时有人慌慌张张地跑进跑出——又一个患者无法摆脱病魔的折磨,在黎明即将到来的时候走向了天堂。出于责任和道义,王子耀走上前一了解得知,病情看起来似乎并不神秘,但致死的原因却是说也说不清楚。面对逝者亲友那撕肝裂肺的嚎哭,王子耀觉得心里一阵阵针扎般的难受。有相当多的医生对于一些常见的、多发的疾病,确有手到病除之功,可面对一些疑难杂症,就显得回天乏力。这一现象引起了王子耀的高度警惕和重视,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寻遍天下奇方奇药,探索和破译治疗各种疑难杂症的路径和谜底,做一名真正意义上的济世良医。于是,王子耀开始了征服疑难杂症的“攻坚战”,一方面,他带着临床遇到的疑难问题,查阅相关资料与书籍,不断寻求新的药物、新的处方和新的疗法;另一方面,又在临床上积累经验。

    在临床中,王子耀感觉到:古老的中医是一座神秘莫测的殿堂,里面藏匿着许许多多的生命密码和秘笈。每一代有理想的医学家都在苦苦追寻,但要破译和获取它们——哪怕是其中极为有限的一小部分,也需要过人的悟性和缘分,还要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于是,从1982年起,王子耀改变了开始时的“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战术方法,从战略高度出发,把治疗肾脏病和老年病作为主攻方向和重点科目。

    术业有专工。王子耀调整自己的主攻方向,通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他的医学水平又上升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就在这一年的9月,一位中年妇女前来就诊。患者头晕腰疼,间有恶心呕吐,下肢浮肿近一个月。其实在一年之前,患者已经注意到自己颜面及下肢有浮肿的苗头了,一侧脸庞无缘无故地“丰满”起来,伴有腰酸尿少。后因经济困难,一直未做检查治疗,近一个月来,不需大夫检查,自己就已经能够感觉到病情有加重了,如小便减少,大便不能。于是,到附近一私人诊所求诊,被那里的大夫误诊为:急性胃肠炎,让口服雷尼替丁,氟派酸之类的药物进行治疗。3天后,病情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后又转用中医治疗,被辨为“风邪入里,致脾胃升降失常”,治以藿香正气散加减,服药后虽恶心呕吐有所减轻,但下肢浮肿,尿量无明显改善。后经人介绍找到王子耀,王子耀仔细检查后发现,患者病史较长,且一再误诊,致使病情日渐加重,造成脾肾功能衰败,最终引发尿毒症危兆。沉思良久,王子耀根据病情的实际情况并结合自己的临床经验,为病人开了一张处方。病人服用后,大便通畅,尿量也随之增加。在此基础上,王子耀再开第二个处方,最后服用金匮肾气丸,汤剂丸剂交叉服用近3个月,病情基本稳定。

    通过这一病例,王子耀对大量同类病例进行分析比较,从中发现了一些带有规律性的东西,于是整理成40多篇文章投诸学术杂志及报刊,为更多的同行分享成果,让更多的患者承其惠泽。其中,代表作有《“釜底抽薪法”治疗急性出血性脑卒中的探讨》一文,在《新中医》杂志发表;《“提壶揭盖法”治疗尿路结石的体会》获广东省中青年第二届学术会优秀论文奖;《活血化浊通腑法治疗尿毒症体会》和《中西医结合治疗尿路感染》等两篇论文被刊登在《中南六省中西医结合肾脏诊治与研究》一书;由他主持的《正气注射液的实验及临床观察》科研项目获惠州市科技进步三等奖;《石膏注射液治疗痛症的临床与实验研究》获广东省科技进步三等奖和省中医药局二等奖;最近主持的《脂肝灵治疗脂肪肝、肝硬化的临床与实验研究》获广东省中医药管理局的科研立项……

    王子耀从医30多年,不仅医术精湛,救死扶伤,为广大患者祛病驱魔,更是艺德双馨,全心全意为人民的卫生事业服务。因在科学研究上卓有成效,被授予“广东省卫生系统文明建设先进工作者”称号,并受到广东省人民政府立功奖励;先后荣获广东省优秀中医药科技工作者、广东省优秀中医工作者、广东省名中医等荣誉称号;因医风医德高尚,技术精湛而被惠州市人民政府授予“惠州市优秀专家”、 “拔尖人才”和“名中医”称号;2006年荣获惠州市首届突出贡献人才奖;《惠州日报》多次作专板报道,在惠州地区广大群众中享有较高威望……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王子耀现在身兼数职,如惠州市中心医院主任专家委员会委员、广东医学院惠州医院兼职教授、广东省肾病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惠州市科协委员、惠州市中医药学会名誉副理事长、惠州市中西医结合学会理事长、惠州市潮人文化经济促进会常务副会长、惠州市潮人文化经济促进会医学专家委员会主任等等。虽然快到退休年龄,但他的工作还是安排得满满的,如星期一和星期三在中心医院坐堂应诊,星期五则在南坛医院救死扶伤,到了星期二和星期四,就带年轻的医生们查房,在查房的过程中为年轻人传经授道、解惑释疑,把自己数十年来所积累的宝贵经验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他们。这是一种多么难能可贵的精神、一种多么宽广的胸怀啊! 数十年来,悬壶济世,为了天下苍生百姓的健康而呕心沥血,为了发扬和传承祖国中医药绝技而奔走相告,犹如杏林奇葩,在中国中医药学界独放异彩。

来源:中国人物传记网
0
关于更多相关 的资讯
【编辑:兹妮森】
  • 用户名:   验证码: 匿名
  •   请发言时注意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本站有义务配合有关部门提供相关记录,违法违规的言论可能成为对你不利的证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