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海内外潮汕人 > 社会名流 > 正文
郑传烈:工业报国为己任 艺德双馨成世范
Cr.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海内外潮汕人  2011年02月27日 15:51  作者:易碧胜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中国的企业多,企业家更多,泥沙俱下,然大浪淘沙,有的迅速崛起,有的很快消亡,似乎风水轮流转,各领风骚三几年。探究个中原因,人们会发现,对一个企业家来说,真正的成功在于“无形的力量”与“有形的力量”的和谐结合。所谓“ 有形”,是指产品、厂房、设备等;所谓“无形”,是指人的智力、胆识、品质、理念等。

    郑传烈很忙,昨天去北京出席高层会议,今天在惠州处理公司日常事务,明天将抵香港讨论研究公司前途命运,还要赴美国洽谈商业项目……情系公司百年基业,日夜操劳;心忧国家工业发展,昼夕忙碌。成天飞来飞去,行踪飘忽,来去匆匆。

    郑传烈很闲,上个月刚刚看过林海雪原,这个月又携夫人出现于戈壁大漠,下个月可能现身于大川峡谷,或许会去欣赏艾菲尔铁塔……天下名山大川,处处有他足迹;世上奇峰妙景,尽数纳入镜头。一路走来,闲云野鹤,其乐无穷。

    郑传烈乐善好施,又是资助边远山区的失学儿童,又是代表集团捐巨资筹建希望小学,又是帮助贫穷落后地区修路架桥,又是出席大型慈善赈灾活动……雪中送炭为贫困山区建筑希望之路;春风化雨,为社会弱势群体奉献仁爱之心。

    他是企业家?是摄影师?旅行家?是慈善家?都是,也不都是。

    知道TCL的人,都知道他是企业家,是商人,是典型的儒商;看过《随风追影》的人,都知道他是旅行家,是摄影家,是专业的摄影师;热衷于慈善事业的人,一定不会忘记,他曾代表TCL集团向社会各界捐赠两千多万元人民币用于助学和扶贫。

    那么,他究竟属于哪一“家”?

    他搏击商海,借五千元钱起家,从家庭作坊式的TTK 电子厂到世界级的TCL电子集团,从上山下乡的知青到出席全国科学技术代表大会的代表,从拍摄简单的黑白照片到出版《随风追影》的大型图册,从普通的摄影爱好者到专业的摄影师;从简单的资助学生到在大型慈善募捐会上一掷千金……一切,都是大手笔;每一次跨越,都是一部传奇。

    同样的社会环境,同样的市场机遇,因为不同的胆识和智慧,不同的资源和关系,不同的为人与处世风格,造就了不同的人生。在我眼前的郑传烈先生,本质上平凡又不平凡。他出身低微,白手起家,他能做到的事,似乎芸芸众生都能做到,但最后,只有他才做到。

    他的经营业绩,举世瞩目;他的人生哲学,令人肃然起敬。

    他儒雅外溢,锋芒内敛,情感丰富,对妻子挚爱专一,对小孩循循善诱,对家乡情有独钟,对社会义无反顾,是一名血性男儿。他的人生故事可歌可泣,可圈可点,荡气回肠,极富传奇色彩。

    他的头上,笼罩着一道道光环:“惠州市优秀党务工作者”、 “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他的身上,担任着一连串的社会职务: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高级副总裁,广东省科协常委,惠州市科协副主席,惠州市电子学会会长,惠州市照明电器协会会长,惠州市软件和系统集成行业协会会长、惠州市潮人文化经济促进会、惠州市潮汕总商会名誉会长……

    他在人生旅途中,也曾遇到过几多艰难困苦,在商海扬帆中,也曾遇过多少樯倾楫摧,但他都以睿智的头脑、执著的信念、包容的胸怀以及为人的从容与放足而行的胆略,乃至超凡的想象力与创造力,以振兴中华为己任的豪迈之气,成就了无怨无悔的丰盛人生。

    让我们穿过时空的隧道,回到1958年。
 
    “爸爸,他们为什么要把我们的窗子都拆下来呢?”

    看到一些工人把房屋上用铁丝做的美丽的窗子拆下来并拿走,小传烈十分伤心和心疼。

    “他们拿去炼钢铁。”父亲无奈地回答。

    “钢铁炼好之后拿来干嘛?我们的窗子是好的,为什么要拿走?为什么要把我们家里那些好好的铁锅铁桶之类的都砸碎拿走?”

    小传烈幼小的心里有太多的“为什么”。然而,这些“为什么”在那特定的时代就连饱读诗书满腹经纶的父亲也无法解释清楚,因为他心中也有许许多多的“为什么”,只不过他的“为什么”是忧国忧民,因为他个人的意志根本不可能扭转那轰轰烈烈的“大跃进”运动。

    这年,郑传烈才七岁。

    郑传烈出生于汕头澄海,澄海是著名的侨乡,是“红头船”的故乡。现在,在汕头市区耸立着一座“红头船”巨型石雕。据记载,“红头船”是一种高桅的大型木帆船,船头漆成红色,并画上两颗圆圆的大眼睛,浮在水面像一条大鱼。解放前,“红头船”是承载潮汕人背井离乡出外谋生的海上交通工具,今天,他已被赋予新的内涵,成为全球潮人自强不息的精神象征。

    郑传烈的青少年没有五彩纷呈。有人说,五十年代出生的人最为不幸,在他们最需要营养的童年,却赶上了三年困难时期,挨饥受饿;在他们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开始形成时,却碰上了扭曲人性的“文化大革命”,黑白是非完全颠倒;在他们风华正茂、血性方刚的时候,却碰上“上山下乡”运动……可是,历史没有从他们这代人隔断,他们穿越灾难,走过困难,迎接挑战。

    1969年,从澄海苏北中学毕业的郑传烈,与广大知识青年一样,响应伟大领袖* 的号召,坐着两边插满了彩旗和贴着最高指示标语的汽车,高唱着革命歌曲来到了英德茶场。那一年,他已是一个18岁的小伙子。

    知青生活对有些人来说,是一个永远无法摆脱的梦魇,在人生旅程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然而,对郑传烈来说,却是一笔无穷的财富,是他人生的一个转折点。郑传烈很感谢他那5年的知青生活。在这5年中,什么样的农活都做过,什么样的苦都吃过。艰苦的农村的生活铸造了他坚强的体魄,磨练了他顽强的意志,考验了他的承受力,丰富了他的人生,增强了他的阅历。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中国特有的历史阶段。演绎出了一幕幕悲欢离合、凄美壮丽的故事,反映出了一个时代的缩影,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

    1974年9月,郑传烈终于踏进南京工学院这所梦寐以求的高等学府的大门,攻读自动控制专业。

    知青的生活是苦的,大学的生活也是苦的。郑传烈给我们说了一个令人心酸的一毛五分钱的故事。他在南京读书期间,因为没钱,学校放假都没有回过家,直到1975年才回家看望父老乡亲。回校的时候,先从汕头坐汽车到广州,再从广州乘列车到上海,然后从上海转车到南京,全程车费50多元钱。郑传烈仔细地计算了每一站路程的车费,还包括到车上吃两顿饭的生活费,身上所带的钱刚好够这些费用,一分钱不会多,一分钱也不会少。

    谁知,郑传烈风尘仆仆地赶到广州汽车站去购买到上海的车票时,却被告知到上海的车票已经售完,只剩下到株洲的票了。怎么办?等第二天的车?可是晚上住哪里?住宿费与生活费又怎么办?郑传烈苦苦思索。但是,再等就更麻烦了,于是,他决定买到株洲的票,然后到车上补票。

    郑传烈没有想到,补票价格贵,还要收取补票手续费。这可是进退维谷了,不补又不行,列车员会把你赶下车的,补了的话就没钱吃饭了。

    吃饭事小,被赶下车可就事大了。没办法,郑传烈只好饿着肚子继续旅行。到南京的时候,他口袋里仅剩下了一毛五分钱的公共汽车票钱了。

    “吃了那么多的苦,受了那么多的累,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所以现在我们还有什么样的苦吃不下、还有什么样的问题看不开呢?至于那些‘名’啊‘利’啊,我都看得很淡。”故事结束后,郑传烈笑着说。

    1978年7月,郑传烈大学毕业后分配到第六机械工业部449厂工作。

    七十年代未八十年代初,得改革开放之先、居地理位置之要的广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发展速度震撼着大江南北,震撼着所有人的心。身在广西工作的郑传烈在为家乡的迅猛发展感到骄傲的同时,产生了一个强烈的愿望:回到家乡,投身到轰轰烈烈的伟大变更之中。1979年2月,郑传烈如愿以偿地调回了广东惠阳,任惠阳地区机械局政治科科员。那时,惠阳地区辖12个县(包括现在的惠州、东莞、河源及汕尾4个市)。每个县都有一个无线电厂,全地区的电子产品产值每年约300万元左右。郑传烈的具体工作就是负责这些电子厂的技术指导。

    郑传烈在大学读的是工科专业,现在分配在地区机械局主管无线电厂,专业对口,加上他那“干哪一行就钻哪一行”的敬业精神,使他在电子厂的工作如鱼得水,游刃有余。

    “人生找不到一份标准的答卷,那是因为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假设前提,生命中一个微小变量,就促使你产生重大的变异。”虽然,郑传烈有一个优越的环境,有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但他总觉得不顺心,越来越感到自己的思想得不到充分的发挥,很多时候不能按自己的意志去做事,有一种被束缚的感觉。这究竟是体制的弊端还是人为的障碍?

    郑传烈做出了一个重大的抉择:放弃已有的工作,选择下海。

    也许郑传烈根本就不曾想到自己当初的抉择会使中国电子产品走出国门,走向世界,并创造出一个世界级的大型企业,为振兴民族工业而谱写了辉煌的篇章。

    1981年,郑传烈正式下海,与七八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与港商合资创办的TTK家庭电器有限公司,那是全国最早的12家中外合资企业之一。从此,他开始了艰难的创业之旅。
谁能想到,品牌价值400亿元,涵盖家电、通讯、IT、文化等诸多领域,2001年全国电子信息百强企业排名中名列第五位的TCL国际化超大型企业,当初竟是靠从政府借5000元钱起家,租了一间破旧的农机仓库,生产磁带的家庭式的作坊发展起来的。

    “在创业的初期,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梦想,想在中国的电子工业里面占有一席之地。为了实现这个梦想,我们当初确实做得很辛苦。”回忆起当初创业的艰辛,郑传烈不无感慨地说:

    “创业初期,我负责销售与外经工作。那时候虽然有交易会,但其性质与档次根本不可能与现在的交易会、订货会相比。当时所谓交易会实际上就是‘ 摆地摊’,只不过是有组织的‘摆地摊’,里面什么样的产品都有,我们TTK也就是从‘摆地摊’开始一步一步地发展起来的。销售是一个苦差事,我们曾经自嘲地形容自己:挤火车的时候像疯子。到外地去参加交易会或订货会时,每次一出去,东南西北的坐火车一坐就是一两天,必须找一个座位坐下来,否则,你就会全身散架,而且,当时的财务制度控制得非常严格,根本不允许享受卧铺;”

    “走路的时候像公子。推销员的形象十分重要,不仅代表个人形象,也代表公司形象,所以一下火车,就算再苦再累,必须西装革履昂首挺胸精神十足;”

    “推销的时候像孙子。客户就是上帝,在上帝面前你不装孙子那装什么;”

    “回来的时候像骡子。在那个年代,物质并没有现在这样的丰富,一个城市所有的商品在另一个城市则成了紧俏的货物,推销员们因其本身的工作性质而在全国各地跑来跑去,每到一个地方,都会购买一些自己所喜欢的东西,所到的地方多了,买的东西自然也就多了,回家的时候,大包背上背着,小包手上拿着,就像一匹满载货物的骡子;”

    “算起帐来像傻子。推销员出差每天只有八毛钱的补贴,随便买一件东西都会超出这个补贴范围,把工资都贴了进去,往后的生活该怎么办啊。”

    这样的生活不苦吗?这样的工作不累吗?他们这样做图的是什么?

    如果没有亲身的体验,你不会有深刻的感受。他这样风雨兼程、披星戴月,目的只有一个:使惠州的电子在我国电子行业中占有一席之地。

    郑传烈与他的创业伙伴们都有一个梦想:在惠州创办一个电视机厂。这个梦在他们创办TTK时就已经产生。早在郑传烈来到惠州之前,在七十年代,惠州无线电厂也曾生产过小屏幕的黑白电视机,后因技术问题而停止生产。

    办电视机厂,没有1000万元的资金根本无法运转。创办TTK时,东挪西借,好不容易才凑了5000元。5000元与1000万元是一个什么样的比例啊!可望而不可及也。但是,人类因梦想而伟大。虽然没有办成电视机厂,但这个梦想始终系在他们的心中,时刻鞭策他们。

    通过郑传烈他们的努力,TTK在快速发展的同时,完成了原始资本的积累,开始把心中的梦摆上议事日程。

    当时的惠州市副市长李鸿忠对惠州电子行业的发展十分重视,曾亲自带着郑传烈他们找项目。1990 年,李鸿忠、郑传烈及惠州市外经贸主任等一行到熊猫、彩虹等电视机厂进行地毯式的考察、洽谈。由于没有彩电生产许可证,郑传烈他们首先只好与熊猫合作,贴牌生产。郑传烈他们要的是自己的产品,付出那么多的努力,流下那么多的血汗并不是为了换来简单的代加工。社会上需要有人为他人作嫁衣裳,但可以的话,为什么不给自己做一件嫁衣裳呢?为此,李鸿忠再次带他们奔赴陕西彩虹厂,通过多方努力,把彩虹请来惠州合作,再借用香港长城集团的一个生产基地开始生产自己的品牌。

    1992年,第一台28英寸大屏幕TCL王牌彩电终于在千呼万唤中走下了流水线,一个长达12年的梦终于实现。拥有自己的彩电生产工厂,拥有属于自己的产品,郑传烈他们激动的心啊根本无法形容,这是他们辛勤努力的结果,这是他们智慧与汗水的结晶。

    今天,TCL立足国内,走向世界,并购法国汤姆逊彩电、入主阿尔卡特手机,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彩电生产企业,成为全球最大的节能型彩电生产企业。这不仅是郑传烈他们这班创始人的骄傲,更是TCL全体员工的骄傲,是中华民族的骄傲。

    阅读TCL的发展史及翻开郑传烈的简历,出现得最多的词汇就是“科技”、“创新”。

    郑传烈说:“我都清醒地认识到:企业要生存,就必须有竞争力。科技的竞争是非常重要的,也就是说要有核心技术,核心竞争力就是创新,要创新,就必须去,研发新产品,没有新产品,又哪来的竞争。”

    在郑传烈的组织领导下,成立了省级研发中心,成立了国家级技术中心。成立研发中心的目的就是:对内保障研发队伍,稳定研发人员,拿出新产品,拿出科研成果;对外提高企业竞争力,争创国有品牌及世界品牌。在郑传烈的带领下,TCL 走出了一条“从引进吸收到自主创新、从局部创新到全面创新、从外围技术到核心技术”的科技创新之路。除了组建国家级技术中心和省级研发中心外,还建立了独具特色的TCL复合式三层研发机构,实现了研发和业务的高度统一,使TCL技术创新体系进一步完善,技术创新能力得到提高,解决了我国企业集团技术中心建设过程中普遍存在的研发偏离市场或资源过度分散的难题。

    针对“TCL 复合式三层研发机构(由“创新组织体系、创新保障体系、创新实践”组成的科技创新系统)”,广东省科学技术厅厅长谢明权认为,TCL集团的复合式三层研发组织走出了一条以科技创新提升大型企业核心竞争力的可持续发展之路。广东工业大学副校长、广东省制造业信息化专家小组组长陈新评价说:“有很强的示范作用,很可能是更适合中国企业最终掌握核心技术的技术创新模式。”

    2002年,郑传烈出席广东省十大企业集团知识产权工作会议。在会上,他深切感受到专利管理工作在企业发展过程中的重要性。回惠州后,郑传烈迅速对集团以往知识产权工作进行总结,并召开会议宣传企业内部知识产权和创新工作。他不但自己撰写相关文稿,还动员公司上下树立专利意识,将知识产权管理提高到企业生存与发展的战略高度。他在集团搭建起集中管理和分散管理相结合的两级专利管理网络,制定了集团专利管理工作制度和流程,指导企业专利管理、集团专利数据统计分析、专利奖励及荣誉的申报工作等。在他的指导下,集团还投巨资建立了“TCL技术中心业务系统”信息统计平台,完善了覆盖各企业产品的中外专利信息系统。

    截止2005年,TCL申请专利数1243件,授权650件,其中发明158件。目前,TCL集团自主技术在主导产品中的比重逐年增加,每年开发新技术新产品150项以上,累计承担国家级项目30项、省级项目105项,获得省部级以上奖励99项,其中省科技奖励特等奖、一等奖、中国专利优秀奖、中国专利金奖、省专利金奖等均实现了惠州市“零”的突破。

    TCL还有一种让科技专家们最感兴趣的“逆向型科技创新模式”。何谓“逆向型科技创新模式”?郑传烈介绍说:“TCL总是以市场已有产品尤其是国外企业产品为起点,在国内外企业已有技术优势的基础上再寻求不断创新,寻找更适合国内消费者需求的突破口,研制让消费者更满意的产品,即‘最好的产品’,这就是‘逆向型科技创新模式’。我们尽管不生产别人没有的产品,但是总能生产出有TCL特色的产品,即使在与国外企业的直接竞争中,也能保持优势。”

    一个个数据,一项项专利,一套套科技创新模式,凝聚的是郑传烈的心血,是TCL科技工作者智慧的结晶;记载的是郑传烈对科学技术创新所做出的巨大贡献,是TCL集团走向世界、傲立全球的发展轨迹。

    今天,全球化的市场竞争,已不仅仅是技术与质量的竞争,而是智慧与经营管理水平的较量。这种较量的结果是,胜出者将比别人占取更多的市场份额,获得更大的发展机会。面对着如此激烈的竞争与挑战,需要我们的企业及企业家以前瞻性的眼光及慎密的思维来捕捉瞬息万变的市场信息,利用已有的资源与条件,做出适应市场需求、适合企业发展的决策。只有这样,企业才能在激励的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郑传烈从下海创办公司开始,就一手办实业,一手抓行业管理。 “实业”可以理解为市场资源,“行业管理”可理解为市长资源,即政府资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企业家,必须熟悉这两种资源,方能成就于天地之间。郑传烈在《充分利用两个资源:市场资源和“市长资源”——谈政策研究与运用》一文中说:“世界经济一体化使各国都制定出相应的吸引外资的优惠政策。一个企业或一个企业家,不管是在中国国内,还是在我们并购企业所在国和开展经营的不同国家,都一定要充分利用好当地的政策,这是一个企业家能否驾驭好一个企业的非常重要和根本的问题。如果连所在国的政策都不了解,他就不算是一个合格的企业家。”

    在论述两种资源的关系时,郑传烈说:“市场资源固然重要,政府资源也很重要。一个合格的企业家必须用好市场资源和‘市长资源’,两套资源结合起来,才是一个完整的市场经济的概念。有些人不太理解这一点,认为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下搞经营,政府作用可以撇开;但事实上,不管在什么制度的国家,政策都是靠政府来制定的,政府的杠杆作用始终是起着重要作用的。事实证明,用好这两套资源,企业才能更好地生存和发展。

    “TCL经过20多年的发展,已经能够在中国立住脚,但仍然比较脆弱,经不起大的风浪,需要固本强基、持续发展;TCL搞国际化,也首先要在海外开展经营的所在国立住脚,然后才能考虑发展。而立足和长远发展都始终要靠市场和政府这两套资源的支撑。”

    在行业管理过程中,郑传烈积累了丰富而宝贵的管理经验,对电子行业的发展趋势十分了解,在九十年代初,他就认识到更新换代是电视机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他认为,小屏幕电视机必然被大屏幕电视机所取代,如果他们生产小屏幕电视机的话,根本就不能和那些老牌企业竞争。所以,在当时市场上还没有大屏幕电视机的时候,他们就从28寸大屏幕开始生产。后来事实证明,他们的判断是非常准确的,28寸大屏幕电视机一经推出,立即在市场上引起强烈反响,取得了空前的成功,为TCL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郑传烈是一位典型的儒商,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中,他总是能够高瞻远瞩,以深厚的专业知识,以丰富的管理经验,以崇高的敬业精神为企业出谋划策。前几年,由他参与策划并实施了对陆氏、美乐、彩虹、熊猫等几大彩电厂的合作和兼并重组;在他的主持下,TCL从2001年开始在企业内部推行KPI考核,形成了以绩效考核为导向的激励机制,加强了集团对各下属企业的管理力度,调动了企业经营者的积极性,促进了企业的发展。

    作为一个伴随着TCL 成长的企业家,在TCL发展的每一个阶段,郑传烈都付出了辛勤的汗水。作为总裁的高级助手,郑传烈以高度的敬业精神和求真务实的工作作风,不但积极协助总裁做好企业内部管理工作,而且利用良好的政府层面关系和丰富的社会资源,准确理解、用好国家对企业的各种方针政策,处处为企业的发展着想,秉着“有益 TCL发展的就全力主持,对TCL发展有害的就坚决反对”的工作信条,殚精竭虑,为TCL的持续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在担任集团党委副书记期间,以对党的事业高度负责的精神,尽心尽力、尽职尽责抓好企业党务工作和企业精神文明建设工作。TCL的经济工作和精神文明建设能够取得如此显著的成就,党员和党组织起到了关键作用。1998年和1999年集团党委被评为省先进企业党委,2003年获省模范基层党组织称号,1999年、2005年集团被中央文明委授予“全国精神文明建设工作先进单位”称号。

    “一个人对社会的价值首先取决于他的感情,思想和行动对增进人类利益有多大的作用”(爱因斯坦语)。个人如此,企业更应如此。当企业取得成功,已经积累了相当资源,并拥有了一定的能力,就应该承担起资源节约、社区责任、慈善和公益事业等道义层面的社会责任,塑造良好的社会形象。

    郑传烈在处理集团日常事务的同时,十分关心社会公益事业。在他的倡导下,集团数年来共捐资2600多万元在全国建设TCL希望小学,计划建设50所TCL希望小学,现已建成40余所,18所正在建设中,解决了许多老少边穷地区孩子的受教育问题;为丰富少数民族地区的文娱生活,他亲自把1100台彩电送到新疆的牧民家中……

    在一次慈善活动中,郑传烈言辞切切地做了《TCL愿为和谐惠州作更大贡献》的讲话:TCL 是惠州人自己的企业,多年来在历届政府和惠州人民的大力支持下,TCL不断发展壮大。TCL的背后凝聚了东江父老的厚望和关爱。作为惠州本地企业,TCL 有责任更多地回馈社会和惠州人民,为构建和谐惠州做出更大的努力和贡献。慈善事业是构建和谐惠州的重要组成部分,它能帮助更多有困难、有需要的群体。希望大家都奉献更多爱心,希望企业和个人都伸出援助之手,积极施善,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惠州就会变得更加美好、更加和谐!

    人世间总是有许多难以想象的事情,然而,它却真真切切地出现在生活中。谁能想到,郑传烈作为一个上市公司的高级副总裁,竟能在纷繁琐杂的日常事务中忙里偷闲,和夫人黄妙真一起踏遍祖国的大江南北,阅尽神州大地的奇妙风光,捕捉一个个动人心魄的美好瞬间,留下一幅幅震撼人心的绝世佳作。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乐山水者,可谓仁智也。郑传烈酷爱大自然,他利用闲暇踏遍青山,结缘碧水,在光与影的律动中步入一个个夺目动魄的影像世界,并在瞬间艺术和艺术瞬间的探求之中,创造了一个他心目中乃至世人心目中的美好世界。

    在郑传烈身上,始终保持着一种艺术人生的最佳状态,那就是对人生对艺术敏锐的感悟力,对时代对生命种种存在与创造的强烈探求愿望,小至花鸟虫鱼,大到湖光山色,乃至天地万物,他都全身心地投入,去认知,去捕捉,去体验,徜徉天地而旷达情怀,于仰观俯瞰之间,情思辉映,让宝贵的灵性与激情不断交融、升腾,并在诗意的创作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审美“内蕴”。

    郑传烈的摄影作品构图独到、主题深沉,风格凝重、气势雄伟,内涵丰富、意象不凡,光影变幻、精彩纷呈,有如天马行空,有如雄鸡报晓。每一幅作品,都令人产生无限遐思,令人心生无限感慨,都能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

    然而,又有谁能想到,每一幅佳作的后面,都有着极不寻常的故事,或酸甜苦辣,或悲喜交集,就如郑传烈自己所说:“ 和许许多多同道爱好一样.我们最初对摄影的兴趣也仅仅是为了拍几张人景和几张照片留作纪念而已。20多年来,我们对摄影艺术经历了从凭感觉随意为之到有意识进行创作的过程。这些年,繁忙工作之余,我们大都选择流连于大川峡谷雪域荒原之中。从国内到国外,从雪海林原到小桥流水,从古宅村落到江河湖海,都留下了我们的行行足印……多少个朝夕晨暮,为迎接一轮红日而露宿于泰山之颠;多少次似火骄阳,为守侯一片云彩而翘首于大漠戈壁。大自然的千姿百态、神奇瑰丽,花草虫鸟的神韵灵气常让我们惊叹,给我们的心灵以强烈的震撼。在心灵与大自然的一次次对话交流中,我们的艺术得到了升华。”

    谈起摄影,郑传烈似乎有更多的话题:“摄影可以培养吃苦耐劳的精神,可以陶冶情操,为人生带来许多乐趣,同时还可以忘记生活中的烦恼,去大自然中寻找美好的东西。如果能把祖国最美好的东西用艺术的手法体现出来,那就是人生中最大的趣事,也是最有意义的事情。我非常热爱自己的祖国,我也希望能通过我的摄影作品体现出祖国更多的美,唤起更多的人爱祖国。”

    黄妙真,《随风追影》的另一位作者、郑传烈的夫人。谈及自己的妻子,郑传烈诙谐地说:“因为自己爱好摄影,所以把我爱人也拉下了‘水’,五一节,国庆节,节假日,双休日,我们就会结伴而行,上山,下海,寄情自然山水之间;穿大漠,走戈壁,寓乐荒凉古堡之中。这样的生活别有一番滋味,另有一番情趣。”

    伉俪情深,溢于言表,天人合一,水乳交融。黄妙真在郑传烈的影响下,也拿起了相机,随郑传烈一起走进山水之间,融入天地之中,使无数个美好的瞬间变成永恒。

    “他们文化内涵的厚重,使其作品赋予了丰富的情感,情深蕴意、朴实无华。他们对摄影艺术独特的理解,追求创新求其形而不为其所惑。追求完美超越自我又不失自我。形成了技法细腻多变的创作风格。他们的作品,有大气磅礴雄浑之厚重;有林簌泉韵、虎斑霞绮之清秀;有万紫千红、婷婷静植之清幽;有记录生活、讴歌时代之责任。求真务实不断地探索,以自身的感受去体味并诠释艺术的真谛……”这是摄影界的权威邵华将军对郑传烈、黄妙真作品的评价。

    在商界献身TCL创造辉煌,在艺术界痴迷摄影留下灿烂,这就是一个真实的郑传烈。

    金庸先生在《神雕侠侣》后记里写道: “三千年来,人的生活方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但人的感情并没有多少变化,人们还是会和三千年前的祖先一样,为相同的事情去感受喜、怒、哀、乐。”就如三千年前的《采薇》在今天同样使人动情感慨,《国殇》也总是能令我心绪激昂一样,我们也有理由认为,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是可以超越产生它的背景,去打动身处另一时空的人们的心,正如《随风追影》,它将跨越时空,成为永恒。

    有人说,郑传烈很土,跟不上时代。因为打麻将、唱卡拉OK、跳舞等这些社会最为流行的活动他都不会。诚然,如果仅凭这几项来评判一个人的话,郑传烈确实很土气,确实跟不上时代的步伐。麻将他不是不会打,而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上;舞不是不会跳,根据他的身材,根据他的智慧,只要他愿意,绝对是“舞林高手”,但是,歌罢舞罢之后又能给自己带来什么?能给社会带来什么?

    一张一弛,文武之道。除了工作,除了摄影,郑传烈也有闲时。一有闲时,他就会与爱人一起打打乒乓球,或者觅一良宵美景,邀上三五个知己,七八个朋友,切一壶清茶,添一碟小吃,斟上几杯浊酒,然后谈人生,说理想,话商务,道管理,品佳作,思接千载,神游万里,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交流思想,增进感情。

    三五个知己,七八个朋友,为兴趣而来,为理想而聚,万千个家庭,百千个聚会,社会焉有不和谐之理?

    身为潮人的郑传烈身上有着太多的潮人情结,对惠州市潮人文化经济促进会也寄予了殷切的希望:“ 惠州市潮人文化经济促进会虽然成立的时间不长,但她的社会影响还蛮不错,社会的评价也很高,会长也是蛮称职的,在他的带领下,在扶贫赈灾及慈善事业方面做了很多卓有成效的工作,这是好事情,但是,一个社会团体的发展离不开政府和社会各界的支持,这点希望我们潮人会能够好好把握。同时,我们还应该把潮人的精神向外弘扬,团结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加入潮人会,共同建设和谐惠州,造就和谐惠州。”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郑传烈以工业报国为己任的博大胸怀和崇高使命感以及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殚精竭虑,运筹帷幄,锐意进取,矢志科研,追求卓越,勇破难关,“有形”与“无形”完美结合,为TCL立足国内走向世界雄霸全球而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也因其率先垂范,艺德双馨,关注贫困,无私奉献而成为世人典范。

来源:
0
关于更多相关 的资讯
【编辑:兹妮森】
  • 用户名:   验证码: 匿名
  •   请发言时注意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本站有义务配合有关部门提供相关记录,违法违规的言论可能成为对你不利的证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