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海内外潮汕人 > 人民公仆 > 正文
林英烈士的生前与事后
Cr.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海内外潮汕人  2012年04月12日 09:28  作者:海门日报

  广东普宁出生的泰国华侨

  林英,原名丘搏云。1906年生于广东省普宁县双湖乡溪桥村一个小商人兼农业的家庭。父亲叫丘大江,兄弟4人,林英排行第二。

  1922年,林英入当地的四维小学读书,成绩优异。1925年升入县立铜盂中学读初中。1927年考入汕头市大中中学。1929年高中毕业后,与林赛琴女士结婚,生有一女取名瑞君。

  1929年秋,林英离开家乡前往泰国首都曼谷,在黄槐中学任教。一次为反对学校当局无理解聘体育教师,发动进步师生开展斗争,从此校长威信大跌。风潮结束,林英和几位进步老师,共同创办崇实学校,在旅泰共产党员马大宁的引导下,参加党的外围组织“苏联之友社”,学习苏联经验,开展抗日宣传活动。1933年春,林英离开泰国考入上海大夏大学深造。

  在大夏大学学习期间,林英经人介绍认识了共产党员徐扬,在徐扬的教育帮助下,他对革命的认识有了进一步提高,产生了迫切要求参加革命组织的愿望。在徐扬的介绍下,他参加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不久,转为中国共产党员。随后林英在学校附近的街道党支部过组织生活,一度离开学校去日商办的丰田纱厂开展工人运动,与资本家展开英勇斗争,启发工人的觉悟。

  1933年9月,林英遭国民党特务机关逮捕,关押在上海龙华监狱,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在狱中,他坚持斗争,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高尚气节,后经党组织营救,1935年出狱。

  1937年“八一三”上海抗战爆发,林英受党组织派遣,参加了由我党控制的国民党军事委员会第三战区第19集团军司令部战地服务团。1938年7月,林英从服务团调到第九战区长官司令部第二政治工作大队,在武汉周围进行抗日宣传活动。11月,国民党军队从长沙撤退时放火焚烧长沙市,林英和工作队员一起参加抢救和善后工作。

  1939年1月,林英参加了国民党第二战时政治工作队,与副队长、海门人季强成结识,辗转桂林、贵阳、重庆等地,进行抗日宣传工作。

  1940年初,第二战时工作队副队长季强成,由重庆回苏北海门发展,林英经党组织同意,跟随季强成来海。5月季强成被委任国民党海门县长,林英协助季强成做上层人士的统战工作。

  6月,季强成委托林英组织海门暑期服务团,并任命为总干事。林英把先前团结的能海联中(能仁、海霞联合中学)、海门中学、三益中学的数十名学生,集中起来训练一个星期,林英主持集训班的全部工作,又是主要授课者。他讲解《论持久战》、《新民主主义论》,深受学生们的欢迎。受训结束,林英率服务团深入村镇,每到一地就忙着出黑板报、演活报剧、开群众会、宣传抗日主张,与农民群众打成一片,以忘我的工作精神和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赢得人民群众的爱戴和尊敬。林英的积极工作,引起了国民党海门县党部的注意和猜疑,并百般刁难和阻挠服务团的工作。由于林英巧妙地掌握斗争艺术,保存和发展了进步力量。这批学生,后来大多北上盐城“抗大”学习,参加了革命工作。

  1941年牺牲于海门江家镇

  1940年秋,林英担任海门县抗日动员委员会指导员。不久,新四军东进海启,1941年3月,共产党领导下的海门警卫团成立,团长由共产党顾尔钥兼任。这个团的成分比较复杂,副团长张拱北原系国民党军官,干部和战士中不少是从国民党警察中队收编过来的。我党为了加强这支队伍的思想政治工作,派林英担任政治处主任。经过林英的艰苦工作,使警卫团稳定了思想情绪,增强了信心,改变了不良习气,提高了战斗力,一致团结抗日。

  这时,一些国民党杂牌部队,打着抗日旗号,他们不但不抗日,还寻找机会与共产党及其军队搞摩擦,打击进步力量,破坏抗日运动的开展。1941年5月的一天清晨,国民党鲁苏皖边区第六游击总指挥兼一团团长张能忍,率部数百人,突然从西侧向我海门县政府及海门警卫团驻地江家镇疯狂扑来,企图消灭抗日武装。为了避免冲突,保存有生力量,林英带领部队迅速向南撤退。由于时间仓促,撤退时竟将一包文件遗忘在江家镇驻地。为了不让文件落入敌手,使革命事业遭到损失,当晚林英冒着生命危险,单独潜伏回驻地取文件。不幸被张能忍的哨兵发现而逮捕。张能忍认识林英,于是对林英软硬兼施,逼迫其自首,但林英大义凛然,愤怒地道:“你们这群野兽,别白天作梦。只有革命的共产党员,没有自首的共产党员。”张能忍见林英坚贞不屈,第二天清晨,将林英杀害于江家镇南市梢的麦田里。

  一个年仅35岁的热血青年,为了革命事业,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林英牺牲后,由江家镇刘成泰商号捐献黑漆棺材一口,安葬于江家镇救火会房子内,直到1953年才入土安葬。

  林英自参加革命后,始终把革命事业放在首位,1933年他从泰国回国后,曾回家过一次,全家人想留他多住几天,林英说服了父亲和家人,又匆匆离开爱妻和幼女。在重庆工作时,父亲和妻子多次写信要他回家,他复信说:“事若不成,誓不回家”,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为革命事业奋斗终身的决心。海门抗日民主政府把烈士的牺牲地原公行村更名为林英村,以纪念先烈的业绩。

  47年后烈士亲属来海认亲

  林英牺牲后,与他一起工作过的同志,只知道他是从重庆过来的,口音不是本地的,如南方口音,更不知真名实姓、祖籍,更不知其家属情况。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1982年以后,各地从事地方党史工作,海门党史办曾多次函询,但均无下落。而烈士的家属几十年来,也日夜思念着亲人,多方打听无着。当时居住在香港的80多岁林英遗孀林赛琴老人,曾记得1940年左右丈夫离开重庆后,写信给家里的最后通讯处,是江苏海门三阳镇阮子贞饭店转邱搏云。1984年4月,烈士侄儿、旅泰华侨丘创洋向当地政府提出要求,通过广东省普宁党史办、统战部,与海门党史办书信往来,进行查询。1986年1月14日,海门党史办写了回信,证实林英又名邱搏云,牺牲后遗骨安葬在海门海洪乡林英村。烈士遗孀林赛琴、女儿丘瑞君在断绝音信45年后,得知亲人的下落,心情十分复杂和沉重。

  1986年夏,林英亲属派林英侄孙丘焕新从广东来到海门,得到了县党史办和民政局领导的热情接待,并赴海洪林英烈士墓凭吊,还由县民政局出面为林英开出了革命烈士的证明,转入广东普宁,以备存档查考。

  1988年10月16日,林英女儿丘瑞君、侄儿丘创先、丘创洋及侄孙丘焕新一行7人专程从泰国出发,当天抵达香港,转乘飞机到上海,再从上海十六铺码头乘长江轮到达青龙港,17日晨到达海门,下塌师山宾馆。是晚,县委、县政府举行宴会欢迎林英烈士家属一行的到来,参加宴会的有时任县委副书记朱玉兰、政协主席胡海涛及统战、民政、党史办、侨办、海洪乡党政负责人。

  10月18日上午9时半,林英家属一行在有关人员陪同下,来到海门烈士馆凭吊林英烈士,敬献花圈、致哀、在烈士馆前留影。

  稍事休息后,步行至育才路侨务办公室,由党史办代表向林英烈士亲属赠送《林英烈士纪念册》。然后进行座谈。

  下午2时,林英家属一行,驱车45公里,前往海洪林英烈士墓地,墓地搞得整齐清洁,面目一新。停留20分钟后,到达海洪乡政府。乡政府举行简易的欢迎仪式,时任党委书记汤仲飞对烈士家属的到来表示欢迎,并介绍海洪状况,随后其家属分别发言。

  林英女儿丘瑞君已近花甲之年,在澳大利亚经商。她一边哭泣一边讲话,讲的全是泰国话,由其二嫂张裕英女士翻译,意思是我想不到我的父亲死在这里,更想不到这里的人民对我父亲这么好,妈妈过去经常想念父亲,并拿出父亲的信来读,每读一次总要泪流满面,父亲离开我们已经47年了……(此时已哭得讲不下去了)。

  林英侄子丘创洋说:二叔外出和牺牲,我还未出生,只听我祖母讲二叔还活着,一定要找到他。1958年有人到普宁县我的家作过调查,据调查人说,生死不知道。“文革”期间,也有人来调查过,我们以为二叔还活着呢。1963年我仍去广东省侨委打听,他们也说不知道,直到1984年1月,我回到普宁县政府了解,他们答应我的要求,一定要找到二叔。根据二婶接到二叔最后一封信的地址,找到海门县党史办,才知道二叔的下落,他已牺牲在海门这块土地上。

  早在1935年,二叔在上海大夏大学读书时,因领导工人运动而遭国民党当局逮捕,问二叔叫什么名字,二叔答:我叫“林英”,其实当时他已化名林英,不叫邱搏云,林姓是我祖母的姓。敌人问:你是不是广东普宁人,二叔说我是广东揭阳人。因二叔自小在外祖母家长大,所以称广东揭阳人。

  侄儿丘创先说:二叔生前写过信到家,说“革命不成功,就不回家。”他的革命意志如此坚定,他不但说了,而且这样做了,他还从重庆寄来一张照片,穿的是黑布长衫。信上还说:“我知道家里处境不太好,我无法帮助家庭,希望父母亲辛苦一些,家庭目前虽苦些,但国家度过难关,家庭就会好的。”

  随后,在汤仲飞书记的陪同下,家属们去林英生前住宿过的地方茂昌小楼和牺牲地江家镇南市梢、棺材葬地“桥南救火会”看望。其实此时三地均是一片农田。当地群众闻讯前来围观。一个70多岁白发老汉叫赵则进的,他原是木匠,对林英家属说:当时我把林英从麦田里抱出来,再包扎好放在棺材里,响好钉。棺材由刘成泰商号捐助的。林英亲属及其群众,听了十分感动。

  回到休息室,又出现了动人的一幕:一个名叫周玉英的女子从如东兵房专程过来。她说:我的父亲丘江,学名周成虎,原是江家镇救火会的管理员,家里很穷,以救火会为家。林英牺牲后的黑漆棺材就安葬在救火会里。丘江和我们就把林英的棺材作为床铺,一睡就是13年,直到解放后的1953年才移葬入土。此时林英家属激动得又一次流下了热泪,并对周玉英说:你的父亲功劳很大,在十分危险的情况下,保护了林英的灵柩,这是很不容易的。在此,我们感谢你和你的全家。

  19日(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上午8时半,在林英墓地,按照广东的风俗习惯,举行了隆重的祭祀仪式。由家属代表陈志娟宣读《林英烈士碑志》。仪式于10时许结束。

  下午在乡政府会议室继续召开座谈会,共聚友谊,互赠礼品。晚上回海门师山宾馆休息。

  20日上午林英家属一行离海返广东。过后,烈士家属从泰国汇来人民币一万元,为林英村安装自来水管,支持解决人民群众的饮用水问题。

  林英烈士(1906—1941)碑志

  林英烈士原名丘搏云,乳名丘逢葵,学名丘家道,广东省普宁县溪桥村人,旅泰华侨,为抗日、为革命出生入死,转战于上海、南京、武汉、江苏等地,最后在江苏省海门牺牲了宝贵的生命。鲜血洒在江家镇的土地上,豪情义举感动了群众和党政干部,特命名林英村以崇祀建烈士墓,树台楼以祭吊,呜呼哀哉,其爱妻幼女及亲人,倚窗垂泪,日日夜夜望郎归,四十多年过去了,仍杳无音讯。

  1984年4月14日,其侄儿华侨丘创洋专程到普宁寻根问祖,呈文请求普宁县人民政府调查落实,经普宁县党史办组成专案组着力清查,于1986年1月14日经中共海门县党史办认真核对史实,鉴定了烈士身世,马上通知在港的遗妻林赛琴,在泰的侄儿丘创洋,随即派其孙儿丘焕新专程赴江苏海门县,受到该县党政有关部门热烈欢迎和关怀,并一起瞻仰林英烈士墓,又办了林英革命烈士证,遣移到普宁县民政局存档。

  1988年9月9日重阳,旅居泰国之烈士侄儿丘明、丘创洋及烈士女儿丘瑞君等七人,受旅居澳洲之烈士遗孀林赛琴委托,在中国驻泰大使的安排下,特组团专程到烈士墓祭吊,受到海门县党政各级首长和人民非常热烈的欢迎和关怀,此情此境实难以言喻,为示不忘,特立此碑以为志。

  丘 明 丘瑞君 丘创洋 丘焕新

  1988年10月19日

来源:海门日报
0
关于更多相关 林英 的资讯
【编辑:杨茂森】
  • 用户名:   验证码: 匿名
  •   请发言时注意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本站有义务配合有关部门提供相关记录,违法违规的言论可能成为对你不利的证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