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海内外潮汕人 > 历史人物 > 正文
亦商亦寇的海上英雄林凤
Cr.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海内外潮汕人  2011年07月03日 11:06  作者:张道济

    1993年4月,菲律宾总统拉莫斯访问中国前夕,接受了中国记者的采访。当他谈及自己的故乡班诗兰省林加廷镇时说:“班诗兰省是全国最发达的省份之一,这恐怕得益于中国孔子的价值观念。许多年以前,从中国来的林亚凤就在林加廷定居下来。”接着他指出:“林亚凤的船队带来了中国人民的美德,这些美德包括‘勤劳、忍耐、节俭、敬老、守法、具有社会责任感’。”“现在省里许多人都是林亚凤的后代,他们也是班诗兰的优秀分子。这就是为什么班诗兰与其他许多省比较,显得比较进步的原因。”①
 
    一个国家的元首对一个来自中国的人给予这样高度的评价,实属罕见。林亚凤究竟是何等人物呢?原来,他是明代反抗封建海禁,被统治者称为海寇的海上武装贸易集团首领,也是曾经帮助菲律宾人民抗击西班牙殖民者压迫,进行了一场轰轰烈烈斗争的英雄。
 

 
    林凤,又称林亚凤,出生于明嘉靖中叶,广东潮州饶平县人。他的具体梓里及其家世,已难查考,只知“他年青时便流浪江湖,在闽粤海上过着飘流无定的生活”,②“十九岁参加海上绿林‘泰老翁’队伍,以机智勇敢得泰赏识。泰病故,林凤继其事业,以彭湖为基地,开拓海上贸易”。③“他为人豪爽宽厚,兼具胆识,纵横海上,从未妄杀一人,所得资财,由部众公平分取,为众拥护。”④
 
    明嘉靖后期,海禁加严的恶果是商人盗寇不分,真倭假倭难辨,成千上万为求生存的人参加海上各股武装集团,对抗官军,不断骚扰沿海各地。明王朝震惊,经过十多年的加紧围剿,至隆庆年间,各武装集团先后溃散,其首领如曾一本,林道乾等或亡或逃。当时林凤远遁澎湖,而且只有几百人,没被封建统治者留意。两广提督殷正茂以为海事已平,便把兵力转向山区征剿各股反抗封建压迫的农民暴动。林凤乘机占据位于漳潮间海上的南澳岛,驻扎在其中的钱澳,扩大对外贸易。以前在南海上被剿散的各方面武装人员,纷纷来附。林凤的力量迅速发展,船队浩浩荡荡。
 

 
    林凤以南澳岛为基地,维持海上贸易,其货源主要是来自四方的冒险武装商船,其次是组织人员从事农业、手工业生产。有时某些货物奇缺,便侵犯沿海一些城乡,向官绅富豪及囤积居奇的货主掠夺。《潮州志·大事记》所载的隆庆五年(1571)“海寇林凤陷惠来神泉”、万历元年(1573)“冬十二月海寇林凤犯柘林靖海及澄海”,就是他活动的行踪。
 
    林凤的势力迅猛发展,引起明王朝的惊慌,严令闽粤两省督、抚、镇、巡各级官员督师,合力剿戮,务使片帆不遗。两广提督殷正茂急忙停止在山区对农民暴动的镇压,于万历二年(1574)六月,集重兵围攻林凤在南澳的基地。双方海战剧烈,相持多时,日日海水泛红,波浪逐尸。林凤见此情境,感慨地对部众说:“我等原是为生活所迫,才干此海上生涯,饱经惊涛骇浪与枪林箭雨之险。如今双方伤亡惨重,不如暂且归顺,求个安身之处,日后再作打算。"部众听后赞同。林凤备了降书,表明愿意受抚本意,命人送往官军。殷正茂是个好大贪功,不顾苍生死活的大吏,接到降书后,认为林凤势力已竭,围剿即将成功,便拒绝收抚。
 
    其实,林凤的力量并无大损,元气未伤。他见官军不准所求,便做好突围的准备,选择顺潮顺风的时刻,率船队奋勇冲出。官军先是堵截不住,后是追赶不及,眼睁睁见林凤的队伍扬帆而去。林凤的船队冲出广东海域,又遭到福建总兵胡守仁率兵截击,损失不大,继续前进,先往澎湖,再到鸡笼山(今台湾基隆)驻扎。
 

 
    林凤率队在鸡笼山休整之后,正筹思往海外开辟贸易基地,忽闻报西班牙殖民者前一年(1573)强占吕宋岛(今菲律宾),当地人民不堪其压迫,盼有外力帮助将其驱逐,便打算前往。
 
    他先命人往吕宋打探虚实,得知西班牙人侵入该岛不久,守兵不多,设防未固,当地人又欢迎他早日前去相助。于是,他立即一方面备足军械、粮食、种籽、手工业品,一方面对战士加强训练。
 
    万历二年(1574)十一月,林凤率战舰62艘,乘载战士2000名,水手、农民、工匠2000名,妇女儿童1500名,共5500人,以及大批生产工具、种籽等物资向吕宋岛进发。他此次进军,只留少数人员驻守鸡笼山,所带人员与物资皆为长远打算,大有破釜沉舟,有进无退之势。
 
    他命勇敢善战、熟悉水性、跟随自己多年的小哥为先锋,带领先头舰队急航。他自己坐镇主力舰队指挥,旌旗招展,艨艟相接,浩浩荡荡地破浪前进。
 
    急航两天,先头舰队已到吕宋岛附近海域,遇一西班牙巡逻小艇。小哥立即开土炮轰击,将它击沉。岸上守兵惊闻炮声,知道发生战事,急向密雁西班牙守将撒示洛报告。撒示洛立即一面组织士兵守御,一面派人驾舟往马尼拉总督府告急。
 
    小哥率先头舰队抵达密雁,立即炮轰人冲。西班牙士兵难以抵挡,死的死,伤的伤。撒示洛心慌胆丧,仓皇率五名士兵乘小舟急逃而去。来自中国的队伍攻克了密雁。
 
    林凤的船队乘胜前进,所向披靡,于二十九日逼近马尼拉。林凤即命小哥率精兵六百人驾船乘夜进军马尼拉。谁料命令刚下,天气有变,刮风下雨。当地土人说已有颱风预兆,建议暂缓出发。林凤经过苦思,认为事态如箭在弦,不得不发,迟则恐留给西人加强防御的时间,更难攻取,便命小哥冒雨率队出发。
 
    深夜,小哥等尚在途中,颱风已经降临,海上排浪如山倒。舰队在狂风巨浪中顽强穿行,沉没一半已上,损失二百多人。更甚者,星月无光,难辨方向,暴风逼使船队偏离航向,驶至伯剌纳岛。小哥等登岸后,充向导的当地土人才发觉登错地点,急忙引船队沿岸转航,到达马尼拉地域时,天已大明。西人早已发觉,动员一切人力物力戒备。
 
    小哥率队伍从马尼拉南岸登陆,饱经风浪洗礼的战士仍然勇气十足,向城里猛攻。西班牙军总指挥戈伊第带军应战,双方争斗剧烈。最后,小哥攻破西军指挥所,杀死戈伊第,转攻殖民者总督府。总督勒比撒里惊慌万状,急令卫队百余人拼死抵御,又命城内西班牙人协守。
 
    小哥以斗过风浪、日夜奔波、连续作战之师,面对以逸待劳、冒命死守的敌人,渐渐体力不支,伤亡不断增多,无奈只得退下来。
 
    小哥归见林凤,心中难过。林凤好言劝慰,说此役已使敌人的总指挥毙命,总督丧胆,足以显示威力 ,至于未能一举攻下马尼拉,乃天气极度恶劣所致,非将之过。为恢复经过苦战及遭风颱打击所造成的疲惫,众议休整两天。
 
    同年十二月二日,林凤志在必得,命小哥率1500人前往攻城,自己带船队随后策应。小哥兵分三路进攻,沿途纵火焚烧街市,外围的大炮轰击敌人。顷刻间,炮声杀声震天,火光刀光撼地,攻势十分凶猛。但是,此刻的敌人已非昔比。三日前,马尼拉没有坚固城池,防御力量薄弱,城中只筑一小炮台,四周围以木栅,守卫人员充其量也只有数百;此时,敌人经过三天来强迫全城男女不分日夜抢筑防御工事,守卫更有保证,又从邻岛调回镇压当地人民反抗的西班牙兵,加上在密雁逃脱的守将撒示洛也带来六艘战舰及数百士兵,还再胁逼土人参加防守,人力大增。小哥率众冒着矢石炮火奋勇向上冲,敌人居高临下,凭着工事掩护,殊死抵抗。双方都伤亡惨重,相持不下。小哥的队伍虽有一路战士强突进城,但所剩人数不多,寡不敌众,全部牺牲。
 
    小哥眼看攻势受挫,为鼓舞士气,身先士卒,振臂召唤众战士猛冲。递补西兵总指挥的撒示洛看在眼里,即命炮兵瞄准小哥,可怜小哥被炸得粉身碎骨,壮烈牺牲。此时,林凤增派的五百援兵虽到,但已难挽劣势,只得在正面佯装欲攻,掩护主力从侧面下内河撤出。第二次进攻马尼拉也告失利。
 
    菲律宾人民怨恨西班牙殖民者的压榨,各地土著事前与林凤约定,只要中国队伍占领马尼拉,在当地的西兵失去靠山,他们就群起反抗,将其驱杀。可惜第一次进攻因颱风的影响而失利,第二次进攻因休整贻误战机,给西人有喘息的时间而强攻不下,使当地土人未敢采取行动。
 

 
    进攻马尼拉因客观原因而使军事上受挫,但林凤并不气馁,率队伍前往离马尼拉170公里的班诗兰,舰船泊于玳瑁港(今称仁牙因湾),并在距港2公里处建都城,开辟新的基地。数月间,林凤率众建立了许多可供战士、农民、工匠、妇幼居住的营房家舍,还建立一个城寨、一座宝塔,同时凭险设炮台多处,准备与西班牙殖民者对抗。邻近的土人对林凤在此建立贸易、传播生产技术的基地衷心欢迎,尊称他为国王,向他进贡。各地土人受林凤建都城的鼓舞,也起来跟西班牙殖民者斗争,如吕宋岛土酋索利曼乘机聚众反抗西兵,民都洛岛的土人暴动,虐待西班牙教士。林凤的队伍深得民心,由此可见。
 
    西班牙人闻知林凤筑城建国,视为心腹之患,便调兵集舰,并强迫一批当地土人为前导部队,共6000多人,以撒示洛为统帅,于万历三年(1575)三月进攻位于班诗兰的林凤基地。班诗兰经过林凤数个月的构筑,深沟壁垒,并建有炮台多处,凭险可守,而外面的玳瑁港扼水路咽喉,西舰难以轻易进入。撒示洛多次挥师猛攻,但都被击退,寸土难得,只舰难进。双方相持数月。
 
    西班牙军背后有他们国家撑腰,军械、兵源不断,而林凤只凭一支船队异国作战,日久自然粮械难以支持。更甚者,明王朝以为林凤带残兵逃往海外,力量不强,便派把总王望高率二艘战舰到南洋群岛搜捕。王望高闻说林凤被围,便与西班牙殖民者勾结,联合围攻。后者为了涉足垂涎已久的中国,答应擒捉林凤后交前者带回中国,交换条件是带两名修士到中国传教。王望高等了又等,等到朝廷限期将到,林凤仍然凭险抗击,只得嘱托西人以后派使者把擒或杀的林凤送到中国。万历三年六月,王望高返中国时,总督勒比撒里送给他一条金链,一件高贵的红袍,还有送给福建巡抚、泉州知府等当权者的礼物,并派使者带信扎请求通商。
 
    林凤面对中国封建统治者及西班牙殖民者的夹攻,始终岿然不动,但粮食已是将尽。西人也深知只要重兵围住玳瑁港的出海口,日久林凤自然不支,不降即亡。谁知出其所料,林凤相持了四个多月后,于万历三年八月三日,一夜间全部人员、舰船都神秘失踪了。西人吓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据传,林凤预知有粮尽之日,故事先命人秘密开凿运河,打通另一出海口,平时做好准备,等候潮汛及风向有利时机,迅速率船队乘夜突围出海而去。
 
    林凤率船队回台湾,尚有战舰四十余艘,损失不大,但时势已有不同。由于海禁造成社会更加动荡,封建统治阶层已有不同声音,于万历四年到五年(1576—1577)逐步放宽海禁,采用寓禁于征(税)的政策。“市通则寇转商”,林凤的队伍逐渐轶散,他自己带着部分船只不动声色地往海外另谋出路去了。
 
    至于林凤的归宿,顺治《潮志府志》说他“复走西方,不知所终”。外国的记载,有说他的部众散入吕宋岛山区,后形成乙峨罗华族;有说他率众直往婆罗洲,今沙捞越的双峰土人,相传其始祖姓林,便是林凤至其地的旁证。现在,拉莫斯总统的谈话证实林凤最终在菲律宾班诗兰省林加廷定居,班诗兰省达古潘市市长菲纳图斯进一步说明:“当时林亚凤的顺风号船队带来了中国的文化和手工业,现在这里许多人的姓叫‘一顺’、‘二顺’、‘三顺’,就是当年中国船队的船名。”⑤由此看来,乙峨罗华族,应是林凤在班诗兰突围时,事先疏散的伤病及护理人员入山区后所蕃衍的后代。至于沙捞越双峰土人,只知始祖姓林,证据不足,或许是林凤的后代再往其地,或许是其他姓林的人。
 
    林凤,为反抗封建海禁及联合菲律宾人民为驱逐西班牙殖民者而进行了英勇斗争,为开拓中菲友谊及传播中国文化留下了丰硕成果,但封建统治者把他定为“海寇”的调子却唱了数百年。现在,正值改革开放的年代,对林凤的重新评价是历史的必然。近年来,海内外都有肯定林凤的文章或著作出现,称他为亦寇亦商的“海上英雄人物”。这些新评价有助于使历史走出误区,有助于分清古代人物的是非功过。
 
①引自《拉莫斯故乡的“中国热”》(1993年4月26日《人民日报》)
 
②④引自《华侨名人传·林凤》(台湾中华文化出版事业委员会出版)
 
③引自新编《饶平县志·人物传》(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
镇赠建慈云学校;给汕头市潮南区赠建铜盂学校。1990年潮汕星河奖设立,林世铿乐捐100万元;揭阳市教育基金会也有他的赠款100万元。

    林世铿为家乡医疗卫生事业的无私奉献同样为人们津津乐道。他捐资3000万元新建揭阳市红十字会慈云医院;捐资3500万元兴建惠来慈云中医院及配套制剂中心、购置CT机等医疗设备;捐资200万元设立葵峰医院;捐资200万元助建隆江人民医院。惠来县人民医院新建住院大楼、购置医疗器材,林世铿共捐资100万元。葵潭中心卫生院扩建,他照例解囊;又以其母亲的名义在葵潭镇赠建一座医院。

    扶危济困情真意切,兴办公益福泽桑梓。“钱财来自社会,用在社会。只要有益于社会、有益于民众,我就心满意足了!”一番肺腑之言、一宗宗慈善义举,感人至深,演绎着林世铿血浓于水的博爱一生。
 
      主要参考书目、资料:
       ①    黄杉、管琼编著《四海潮人》,广东经济出版社,2001年1月。
       ②    汕头日报侨讯部编《赤子情怀》,1996年12月。
       ③    香港潮州商会、香港潮商互助社和香港汕头商会会刊及有关资料。
       ④    汕头新闻媒体有关报道和资料。

来源:《潮商人物》
0
关于更多相关 的资讯
【编辑:兹妮森】
  • 用户名:   验证码: 匿名
  •   请发言时注意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本站有义务配合有关部门提供相关记录,违法违规的言论可能成为对你不利的证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