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海内外潮汕人 > 历史人物 > 正文
张琏:从农民起义到海外移民
Cr.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海内外潮汕人  2011年06月17日 18:46  作者:张道济
  明嘉靖年间,封建海禁与反海禁的斗争,蔓延沿海的浙、闽、粤数省,此起彼伏,弄得明王朝疲于应付,地方官库亏损。为了应付庞大的军事开支,封建统治者加紧对农民增收税赋,而且层层加码,从中渔利,造成民怨沸腾,激起多处农民起义,其中规模最大,影响最深的是张琏起义。他与海上反海禁的势力互相呼应,有力地震撼着明王朝的统治。
 
  一
 
  张琏出生于明嘉靖初期,具体生卒时间未详,饶平县元歌都乌石村(今属上饶镇)人。他出身贫寒,世代佃耕,少年时曾到山野牧牛,数年后在家乡附近的西岩山书斋场参加读书与练武。他天性聪颖机敏,为人任侠好义,深得同伴拥戴。
 
  张琏年长后,曾任饶平县库吏,眼看官府对农民的欺凌盘剥,心中愤怒,常与上司作对,被罢职回家。从此,他开始走上与封建统治者对抗的道路。
 
  张琏在村中秘密成立反抗官府的组织,参加者以手持白扇为号,故称白扇会。为了迅速扩展力量,他效法前人,采用了一个假借天意的办法:事先刻了一个有“飞龙传国之宝”字样的石玺,投于四方塘中,然后在晚间洗澡游泳时当众捞起,以此宣扬明王朝昏庸腐败,气数已尽,上天预兆要改朝换代,众人须顺应天意,参加起义队伍。一日,村中族长向村民催追租税,张琏挺身而出,打死族长,众皆称快拥护。
 
  二
 
  张琏打死族长之后,料定官军必来剿杀,便带领一批义士往大埔县投农民起义首领郑八,与萧晚、罗袍、杨舜一同为起义军中的强将。嘉靖三十七年(1558),郑八亡,众推张琏为首领,以广东饶平县与福建平和县交界的柏嵩关一带为基地,活动于闽粤毗邻的大埔、平和、南靖等县。起义军打土豪、劫官绅、开仓库、济灾民,深得民心,故参加者日众,力量迅速扩展,惊动了饶平知县林丛槐。
 
  林丛槐,作为封建社会的一名地方官员,在维护封建秩序方面是称职的。他为了保一方安宁,亲自到张琏的驻地进行招抚,许以官爵。张琏不为官阶利录所动,深知农民的苦难不是林丛槐所能解决的,一面伪装受抚,一面继续扩展实力。林丛槐眼看招抚无效,便加固饶平县城垣,并在北面偏西的城上另建一较高的城楼,其目的是加强防御,监视西北面张琏起义军的活动,故命名为“镇北楼”。令林丛槐意想不到的是,加固城垣后到来围攻的,并不是他日夜提防的北面张琏起义军,而是南面海上的武装力量。嘉靖三十八年(1559),数千倭寇海盗突袭饶平县城,围攻四城门数日后始退。嘉靖年间所谓山寇与倭寇海盗互相呼应,由此可见。
 
  三
 
  嘉靖三十九年(1560)初,张琏的起义军已发展成为数以万计的队伍,在乌石埔筑围城作大本营,于张巷田建“朱城黄屋”作为宫殿,周围依山筑数百小寨环列,驻军守卫。此外,起义军还在饶、和、埔数县毗邻的山丘开荒种植薯粮等农作物,产品自给或与海上武装走私集团交易,以充军饷。此后,附从者益众,队伍扩展到十余万,声势浩大。
 
  同年五月,张琏在饶平、平和、大埔三县交界的柏嵩关举行歃盟仪式,自称为“飞龙人主”,国号“飞龙”。大埔的罗袍、萧晚,程乡(今梅州市)的林朝曦等各义军前来参加,歃血为盟,誓欲推翻残酷压榨农民的明代统治者。张琏封罗袍、萧晚为左、右相,林朝曦为大将军。接着,张琏率十万起义军分三路进攻江西、福建、广东、浙江四省属下府县。他自己统领东路军,命萧晚、杨舜、林赞率军直捣连平而上;中路以罗袍、梁宁等率军夺取江西之泰和以北;西路由林朝曦、李文彪等率军进取粤之大埔以西各地。起义军所到之处,采取种种打击封建统治者而有利于贫苦大众的措施,受到广大民众的欢迎,势如破竹。如:张琏亲自指挥的东路义军五月攻占平和县后,毁城隍庙以除迷信,开监狱以释囚犯,散库粮以供民食,大有“等贵贱,均贫富”之势。六月,东路军陷云霄城,趁势打漳州、镇海卫,八月陷南靖,十二月夺取龙岩县,嘉靖四十一年(1562)进军连城、连平、建宁,乘胜入浙江攻取龙泉县。西路义军连克本省大埔、梅县、兴宁、龙川、东水等地。中路义军夺取福建永定、上杭、武平、长汀之后,转战江西,连取瑞金、宁都、兴国、龙口、良口、万安、泰和等地。张琏发兵不足
 
  四
 
  明嘉靖末期,朝廷疲于征讨海上的所谓倭寇海盗,忽略了山区农民的抗争,一经惊觉,已成熊熊革命烈火。嘉靖四十一年(1562)春,明王朝急命福建巡抚游震、指挥王豪统三卫军与福州通判彭登瀛领兵前往征剿,被张琏义军击败。接着,朝廷命张臬提督两广军务,率兵驻潮州;陆隐提督赣南、汀、漳军务,其中赣南兵驻汀州,闽兵驻漳州;浙江巡抚胡宗宪兼节制江西,命参将俞大猷率军驻建昌。各省官军分别出兵征剿张琏各路起义军,但收效甚微。最后,明王朝命四省合兵,遣都督刘显、参将俞大猷统军二十多万,分七哨进剿。俞大猷从江西出发之时,胡宗宪曾嘱他紧追张琏,抢立头功,但他私下认为,“宜潜师捣其巢,攻其必救,奈何以数万众从一夫浪走哉?”于是,他出兵后便自带一万五千名兵将,秘密急行军至柏嵩关,对张巷田“朱城黄屋”进行声势浩大的进攻。
 
  张巷田是张巷山系中的一片较平坦地带,“朱城黄屋”的建筑分内外两层,周围依山势筑数百小寨拱卫。张琏的起义军虽然主力出征在外,但留守的兵将凭着险要的地势及顽强的斗志,使俞大猷一时难以攻下。率兵在外的张琏,闻报大本营受攻,急忙回师救援。
 
  俞大猷本想乘虚一举攻下“朱城黄屋”,谁知遭到有力反抗。他担心日久义军回援而难取胜,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最后终于想出用火攻之计。他于西北风强劲之夜,在风头诸山峰投放大量易燃的柴草、火药,再发射火种。霎时间,风助火势,火借风威,张巷山中的寨栅、城垣宫殿都陷入火海之中。留守的兵将,不是被火烧死就是被官兵所杀,所剩无几。当张琏赶近柏嵩关时,大本营已失,遂以疲劳之师与俞大猷所率之官兵决战。各哨官兵闻讯先后前来助战,结果张琏寡不敌众,义军阵亡一千余人,大败而退,撤兵南靖县。
 
  官军取胜,但起义军仍存一定实力,张琏等义军首领仍伺机反扑。于是,明王朝采用软硬兼施的手段:一方面对义军进行离间引诱,宣布捉献张琏者,赏万金,封为指挥,捉献萧晚者,赏千金,封为千户;一方面调四省之兵,加紧追剿。在二十余万官军的追杀下,各路起义军先后溃散。官军立即向朝廷报捷,称斩首六千六百级,收降一万五千余人,溃散者无数,张琏与萧晚就擒。兵部拟将张琏、萧晚解京,斩首示众,嘉靖皇帝不同意,命就地处死。
 
  五
 
  大功既成,就要论功升赏,谁知却论出问题来。广东方面称收买“贼党”郭玉镜,乘张琏不备擒献;江西方面则说由俞大猷收买“贼党”江满清把张琏擒拿解送。在解送过程中,广东兵闻讯把张琏抢走。双方为争功而险些引起互斗。其实这是封建统治阶层为邀功而制造的闹剧,所擒杀的是假张琏,真张琏早已远遁海外。他是如何逃脱呢?据平和县曾昭庆家藏《札记》载:“琏失败后,从云霄港坐木船,带数十人逃脱出海,至三佛齐岛。”《明史·三佛齐传》记得更详:“嘉靖末,广东大盗张琏作乱,官军已报克获。万历五年,商人往旧港者,见琏列肆为番舶长,漳泉人多附之,犹中国市舶官云。”由此可见,当时官军所报“克获”张琏,实是未获。至万历间,朝廷放松海禁,中国商人至三佛齐的旧港,尚见张琏为番舶长,管理海市的贸易,相当于中国掌管海上贸易的市舶官,漳、泉州商人到那里多投靠他。
 
  近代日本藤田丰八博士曾到三佛齐旧港考察,发现有一古碑,上刻龙飞年号及张四老名字。他经过考证,认为张四老即张琏,曾为番舶长,据地为王,以“龙飞”为纪年。此外,他还发现马六甲、三宝山西坡及越南、西沙群岛等地也有以“龙飞”为年号的古碑。他把考察的结果著文在日本发表。张琏为什么要改名张四老呢?根据我们的考证,有两个原因;一、十六世纪的中国是世界强国,改名是为了避免遭明王朝到海外追捕;二、据饶平乌石村张氏家谱所记,琏属肇基公第四房,故称四老是有依据的。至于“龙飞”,应是“飞龙”的误译。近代著名学者梁启超撰有《中国殖民八大伟人传》,张琏是其中之一。
 
  张琏领导农民起义反抗封建压迫与剥削,有力地打击了封建统治者,受到人民的敬仰,世代奉祀。如:乌石村楼祀有“飞龙王爷”神像,盘石楼村建飞龙庙祀“飞龙王”。乌石村的张氏当时为防明王朝搞株连,不敢将张琏的神位入祀宗祠,而是另建一祠称“最乐堂”,奉祀的神牌顶端与两侧各雕一条龙,暗示是“飞龙人主”,神牌上写着;“伯太英烈石琚张公;妣太温懿夫人吴氏。”开头为什么不写“考”而写“伯”呢?因张琏在本乡已无后裔,是由近亲的子孙奉祀的,英烈是其谥,石琚是其号。这种隐蔽的表达方式是时代背景造成的,流传至今是历史的见证。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关于更多相关 的资讯
【编辑:兹妮森】
  • 用户名:   验证码: 匿名
  •   请发言时注意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本站有义务配合有关部门提供相关记录,违法违规的言论可能成为对你不利的证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