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海内外潮汕人 > 历史人物 > 正文
勇闯海禁许朝光
Cr.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海内外潮汕人  2011年06月17日 18:23  作者:张道济

    明初实行海禁,至嘉靖年间进一步加严,造成渔、商、农及手工业者处境艰难。南洋诸国,尤其是东亚日本,所需的中国特产如瓷器、绸缎等奇缺,价钱暴涨数倍至10倍。于是,潮州府各县原来从事对外贸易的商人便挺而走险,穷困民众踊跃参加,在海上进行走私贸易。他们为了保护自己,都备有武装,被封建统治者通通称为海盗。随着海上斗争不断加剧,各武装集团不断扩大,一批有胆有略的海上好汉便应时涌现。他们化哮风云,抗拒官兵追剿,维持海上贸易。许朝光便是这批风云人物之一。他集官、商、盗于一身,是一位富有传奇性而最后以悲剧告终的人物。

     许朝光 (?-1567),潮州府饶平县人。他本姓谢,原籍海阳县,为什么史志所记皆易姓易籍呢?其中有一段悲惨的故事。朝光的养父许栋,是个亦盗亦商的海上武装集团的头目。当朝光尚在褪袱之时,许栋为抢货杀其父,为美色霸其母,他使成为许栋的儿子了。
    朝光之母怀着夫被杀、家被毁的深仇大恨,为图日后报仇,忍辱偷生,屈身为许栋之妻。后来朝光长大成人,身材魁梧,胆略兼备,作战勇猛,成为许栋的得力助手,分掌武装力量,在海禁的风口浪尖上打打杀杀。

    嘉靖后期,许栋的部下己有数千人,在潮州府一带行劫、集货,然后在闽粤交界海中的南澳岛与番船交易。他为了扩大力量与官府对抗及独霸海上,于嘉靖三十七年 (1558)亲往日本招引傣寇人伙,其部下交朝光率领。朝光之母眼看报仇的时机己到,趁机密与朝光言明身世,称自己忍辱至今,正是为了盼子报仇雪恨,说至伤心处,声泪俱下。朝光闻言,气炸心肺,怒不可遏,决心除掉许栋,为父报仇。数月之后,朝光接报许栋己从日本归来,遂与亲信密谋除栋之计。许栋平素凶残,部下多有怨言。朝光较讲江湖义气,部属多拥戴,故言听计从,在前往石碑澳迎接许栋时,藏兵舟中,乘其不备杀之,然后尽收其众。从此,他成为举足轻重的海上武装集团的首领。

    许朝光的实力不断扩展,并占据南澳岛的汐澳 (今称后宅镇)作为对外贸易基地,对抗封建海禁,自称澳长。他对前来互市的·国内外船只,包括矮寇及葡萄牙海盗商船,一律进行收费管理,维持贸易秩序,使其去后能重来,保证财源不断。

     当时海上各类势力的斗争尖锐复杂,既有买卖又有弱肉强食的现象。许朝光为了防御官兵的围剿及惩罚敢于违反海市规定的武装团伙,于嘉靖三十八年 (1559)前后,在南澳岛上建筑城堡及附属军事设施。

    城堡建于鲤鱼山下,周长约2000米,现残存城墙高I米有余,原高己无法查考,厚约3米,夯贝灰沙土,中间夹以条石。如今城堡遗迹尚在。据传,许朝光在此扩展海市,对民众有好处,而且能劫富济贫,故当地人怀念他,把城堡尊称为"许公城"。

    东烟墩建于距城堡约2000米的隆澳山麓,这里可望南面辽阔海洋,又可见城堡。驻守人员发现敌情时,即点燃墩中柴草,升起的浓烟火焰,是向城堡报警的信号;西烟墩建于离城堡约6000米的龟埋龙颈山上,此处可遥望北面广阔海域,也可见城堡,同样起着报警的作用。

    许朝光坐镇城堡,据险电兵,两处烟墩使他对海上情况了如指掌,充分发挥了军事威力。但是,海水有潮汛涨退,当来警时正逢潮水退尽时刻,泊在内港的战船搁浅驶不出海,岂不误了大事?许朝光为此筹谋了一条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妙策:在隆东坑的上、下段各设一水闸,·分别称为上水关与下水关,把终年川流不息的山坑水分两级职蓄起来。每逢军情需要时,两个关闸一齐开启,积水就像山洪暴发一样直泻港口,帮助战船驶出海面。如此利用自然的妙法,令人惊叹其军事谋略。

    嘉靖四十二年 (1563),封建统治者鉴于屡次征讨许朝光难以奏效,便采用潮州府澄海捕馆所提议的招抚办法,以官职权力诱降。许朝光深知官府莫奈他何才有招抚之举,就机警地提出苛刻条件以自保,其中包括 "进城不闭门,守城用其兵,持兵器进出,不谓知府道台打叨。官府为求苟安,便权宜应诺。

    招降那天,许朝光率大船力0艘停泊于老鸦洲 (在潮州城外韩江中),命其部下进城守驻东门,然后自己骑着高头大马,佩着长剑,带着随从数百人前呼后拥,威风凛凛地进城。受招安之后,他得了个镇抚的官衔,其职权是代表潮州镇 (这里指军事重镇),以其威慑力对楼寇及所谓海盗进行招抚或征剿。他视王侯如粪土,并不在乎官职的大小,只盘算着此后是否有利于继续进行海上贸易活动。

    从此,许朝光集官、商、盗于一身,其违抗封建海禁的行为有了合法的外衣,更是无所忌惮。为作人居计,他筑寨东湖,镇踞辟望港,派遣部下分别驻扎牛田洋、蛇浦,对来往船只进行 H十舟征税,商船往来,皆给抽分,名日买水"叫。他自住大船,时而出战维护其武装集团的利益,时而带着全副戎装的随从进城陪潮州官员饮宴。他这种藐视封建统治者及我行我素的行为,充分展示了一个草莽英雄的本色。

    嘉靖四十四年 (1565),许朝光的海上生涯遭到第下次挫折。当时有福建诏安人吴平,幼年时家境贫寒,卖身为仆,·因不满主子虐待,出逃为盗。年长后凭其机智强悍,纠集海上武装团伙,在闽、粤海上进行活动,从事抢掠与对外交易的行当。·后来他以闽粤交界的梅岭为基地,又收罗二在浙江被戚继光所败南逃的屡寇,实力大增,便到南澳之深澳至北角山亡带滨海处筑营寨,抗官兵·,行抢掠,十分猖撅。许朝光在南澳的基地受到威胁,认为一山难容二虎,须设法驱除之。

    他了解到吴平生性残忍凶暴,就想用离间计挑拨他们父子自相残杀,两败俱伤。一日,他假好意邀请吴平父予到"许公城;"饮宴。h等到酒酣时,他故意讲述自己年青时如何伪装孝顺养父许栋而得到信任,然后寻机杀之,才有今天的地位、权势。·接着,;他又引吴平至密室/捕风捉影地说吴之子有图谋不轨的种种迹象,嘱吴须留意。·谁料吴平醉中难辨真伪,寸时性起,冲出密室挥剑将其子杀了,然后率随从匆匆离去。

    翌日,吴平酒醒细思,方知中计,遂即率其部下及楼寇共数千人进攻"许公城",·要为儿子报仇。许朝光率兵于牛头岭迎战。双方大战一场,极其惨烈,可谓人头遍地,血流成河,故牛头岭又被后人称为人头岭。最后,朝光不敌,退守"许公城"。吴平也伤亡惨重,不敢再攻。此后,两股力量各占山头对峙,不敢轻易挑衅。

    明隆庆元年 (I567),福建龙溪县库生 (俗称秀才)陈沧海科场失意,对官场腐败心存不满,便前来投效朝光。两人一见如故,说话投机,此后多言听计从。朝光有另一悍将莫应夫,素有争权夺利野心,见状十分顾忌,屡向朝光谱间,未能见效,怀恨在心。

    有一日,沧海闻报福建亲戚乘舟至辟望港之外沙,因时间匆促未及向朝光报知,便驾船前往探望。此事被应夫察觉,乘机大肆喧染,问朝光报告沧海乃是奸细,私自驾船外出联络,其申定有阴谋。朝光闻报大怒,要杀之。沧海苦苦争辩,说明原委,并对天立誓,绝无异心,愿罚二十酒席,以示悔改。朝光释疑,同意以罚酒席作为警戒。应夫见此事尚扳不倒沧海,认为自己已经失宠,此后处境危险,便孤注一掷,再生毒计。

    当晚,沧海应罚办了酒席,众头目参宴后陆续散去,只剩朝光、沧海、应夫三人烹茶谈心。潮州境内夏天炎热,应夫请朝光先行沫浴。朝光应请,迸人浴室之时,即被应夫事先布置藏于浴室内的贼兵杀死。,应夫见时机已到,立即再向沧海下毒手。为了推卸罪责,应夫向外宣告沧海谋杀朝光,他已将沧海诛杀。许朝光一生轰轰烈烈,只因一时疏于防备,就这样以悲剧告终了。

    许朝光勇闯海禁,在惊涛骇浪与刀光剑影中度过一生。封建统治者把他定性为海盗,地方志对他只有贬滴之词,没有只言片语的正面评价。我们通过这些带着根本性偏见的记载,筛选客观存在事件及民间传闻,经过仔细分析,仍然可以看出他的真正为人及所起的作用。

    其一,爱憎分明,胆略兼备。他爱的是海上贸易事业,这种爱不可能从国家民族利益的高度出发,而是切身体会到开辟海上贸易符合在封建海禁下受苫受累的各业民众的利益,也符合自己巩固发展实力的需要;他憎的是实行海禁的封建统治者,因他们耍断绝渔、农、商、手工业者及白己的生计、财路。在矛盾尖锐,斗争复杂的背景下,他撑起反封建海禁大旗,组织武装抗拒官兵,维护海市继续进行。当官军诱降时,他将计就计,提出有利于自己安全及事业发展的条款迫使当局答应。如果不是胆略兼备,能如此左右逢源吗?

    其二,盗亦有道,不杀无辜,许朝光被封建统治者称为海盗,但他讲江湖义气,有一套行动准则与规矩,不滥杀无辜,可谓"盗亦有道"。这里有例为证:许朝光先在南澳建城堡,吴平接着在该岛另一地方筑营寨,现两处遗迹俱存,后人分别称为"许公城"与"吴平寨"。为什么称呼寓有褒贬呢?其原因是朝光不杀无辜,发展海市对民众有利,才得到尊称,而吴平则凶残成性,任意杀人,故民众把他的驻地视为强盗的山寨。相形之下,良养分明,人民心中自有一杆衡量是非之秤。

    其三,亦盗亦官,以商为本,许朝光生于海禁时代,身不由己地从事亦盗亦商的海上活动,当他独立掌控武装力量之后,便致力于维护海市的进行,当时海上的斗争十分复杂,可谓鱼龙混杂,泥沙俱下。许朝光凭其强大威力,立规收税,严惩敢于违规的各类势力,使互市能持久进行,许朝光受降得了个镇抚官衔之后,虽坐镇辟望港,却遥控南澳基地,有时出战以维护海市规矩,由此可见,为盗为官是他的手段,参与、维护海上贸易,从中得到利益才是他的真正目的,故是以商为本。

    许朝光维护海市贸易,符合沿海贫困人民的利益,堪称冲破封建海禁的好汉,不能与那些以抢掠货物为主的侯寇、海盗相提并论。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关于更多相关 的资讯
【编辑:兹妮森】
  • 用户名:   验证码: 匿名
  •   请发言时注意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本站有义务配合有关部门提供相关记录,违法违规的言论可能成为对你不利的证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