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海内外潮汕人 > 历史人物 > 正文
陈雨亭:晚清潮汕第一富户
Cr.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海内外潮汕人  2011年06月13日 21:12  作者:尤小年

  提到陈雨亭,也许有很多人觉得陌生,曾在晚清时期被人们誉为“潮汕第一富户”的他在史料中也鲜有提及。然而坐落在汕头市区中山路的一座历史悠久,以治学严谨闻名的名校——汕头一中,其前身南强中学是由华英中学改名而成。而华英中学的创始人正是陈雨亭,他一生奋发经商,同时也积极热心潮汕公益慈善事业。

  自幼聪慧  怀抱大负

  陈雨亭先生(1842-1905)原名陈承甲,又名泽润。“雨亭”是他的别号。1842年,他出生于潮安县凤山乡,其父陈开运,生有三子一女。雨亭排行第二,他大哥名叫承名,三弟名叫雁初。咸丰四年甲寅(1854),开运带着妻儿,为避乱而移居“龙溪都”(今庵埠)辖下的蓬州所。当一家人行到举登村时,时值降雨,又将近黄昏时分,道路泥泞不堪,行走不便。那时年方13岁的雨亭感慨说:“母亲,儿若得意之日,必修此路,以便乡众。”其母掴其首指责他的狂妄说:“孩子,何不自量若此!”20多岁时,他克勤克俭,事业兴旺,果然实现诺言,修成此路,并在中间建雨亭为行人休息,故附近乡民皆称其“雨亭爷”,多半人知陈雨亭而不知陈承甲,他后亦乐以此为号。现在庵揭公路边上还存一处陈雨亭当年所建的水泥结构的雨亭。

  陈雨亭的父亲为人忠厚有学问,为邻里称许。而他自幼聪慧,子承父学,从小怀有远大的抱负。在居住于蓬州期间,家里贫困,无力购书供其阅读,但是他仍然勤学不辍。没有书就向乡邻借书,白天劳碌,没有时间可以用功,入夜家里也缺乏可以点燃灯火的油膏,没有照明,他就常常借助月光或者灶膛燃烧干草的火光来苦读,直至深夜都不休息。他所学涉猎甚为广泛,除了经史之外,杂览也不少。在少年时候,家里生计艰难,靠挑筐穿街走巷卖零星杂物,挣钱以帮家庭。生活的艰辛使他在逆境中锻炼出来不俗的聪明才干。有一次,其父突然腹痛难忍,家中无钱买药。正在为难之际,雨亭忽然心生一计,到乡里面的中药店求医问计,得到指点后急速回家,从阁楼上拔下一颗大铁钉,卖得一文钱,并以此买了黄糖、姜母、葱头,煎水与其父饮下,病遂好转。

  直到雨亭先生十六岁的时候,终于有机会到汕头埠的一家商号当学徒,学习经商,他在此期间趁空隙偷学英文,为以后他的商路旅程奠定一定的语言基础。虽然不时遭到少东家的呵斥和打骂,但是他仍努力苦干,颇得赞许。到二十岁的时候,他已经学有所成,具备了一定经商的功底。这时的他谋求对外发展,以求再进一步。

  经商致富  勤俭治家

  二十一岁时,在友人的帮助下,陈雨亭奔赴南洋一家潮州人开设的商行当会计,由于他厚道,办事勤敏,颇受东家的青睐。那时,常有英国商人甲板船(铁板制造的风动船)运载货物到南洋各地贩售。雨亭先生因能用一般英语和英商洽谈贸易,在语言上颇占优势。二十二岁时,陈雨亭因俭食省用,所得工资略有积蓄,商业知识也得到提高,便回到汕头埠,与其兄陈承名、弟陈雁初在汕头开设盛源米店,由其兄主管,而自己则远涉辽宁省营口市,应原籍潮阳的郑家之聘,到其开设的裕仁商行当会计,继续积蓄银钱和了解商情,以谋自己独立开设商号。

  至1865年,陈雨亭已拥有营口裕仁商行40%的股权。此时,他以敏锐的眼光,看到中国沿海不少城市开埠以后,商业和海洋交通运输业迅速发展,从事南北港商业贸易(亦称南北港运销业)大有前途。正逢丁日昌任苏、松、太兵备道,负责对外交涉事务,雨亭先生在经济上对其予以支持。因他略懂英文,被聘为营口海关道署帮办。于是他抓住商机,将营口的裕仁行改组为“佣行”,代客办货。当时潮商往营口购买豆饼、豆油(0,-10400.00,-100.00%)、药材者甚多,大多住在当地人开设的店子里,因语言习惯不同,生活多有不便。而他的代客办货,同时兼提供食住便利,常常住客满门,客如云来,营业额蒸蒸日上。他同时把汕头埠和兄弟合办的盛源米店扩张为进出口商行,租轮船转运南北港货物发售,并在营口增创裕盛源行,在上海创设盛源行分号,从此经营起南北港商业贸易。

  陈雨亭在营口、上海的商行,购进粮食、豆饼、面粉、棉纱、棉布、豆类、酒类等货物,租轮船运至汕头,销往潮汕、兴梅、闽西南、赣南各地;在汕头的盛源进出口商行,则购进土糖、陶瓷、刺绣、茶叶、柑桔、竹器等货物,租轮船运销上海、营口等地,获利甚为丰厚。

  1878—1901年,是陈雨亭南北港商业贸易发展的黄金时期。在此期间,他致力建立其在中国沿海口岸的南北港商贸网络。1878年,他在营口增设裕盛长行和裕盛增行,皆为银号,以此作为汇兑和融资机构,并铸银元宝流通市场,发行至俄罗斯、蒙古、高丽和山东、河北等地。当时“裕”字头元宝,被发行区域政府认可,以其成色纯足而称誉。此时,他见自己在北方的事业已经稳固,就南下返回汕头,继续增设商行和精心经营其在沿海各口岸的南北港商业贸易,不断扩大经营规模。如在烟台创设裕盛和行,专营南北港货物的运销;在上海增创仁盛行,以联络陈家的南北各行号,并作为转运、汇兑的枢纽;在汕头增创仁盛行、仁源行、裕仁盛行等,先后开张营业,以南北土特产和东南亚大米作为主要的运销商品。这样,陈雨亭把其经营的南北港商业贸易贯通起来,形成网络,互相呼应。由于他经营有方,举凡商贸行情的调查了解和把握,员工的调遣,货物的购进和租轮船运输,资金的调拨和汇兑,以及货物的销售等,皆运作自如,有条不紊,因而获得丰厚的经济收益。他也因此成为晚清时期开拓我国沿海市场,潮汕地区经营南北港商业贸易的杰出人物。

  雨亭先生还把部分资金投向房地产业,例如在汕头购置房产数百号,在原籍潮安凤山村、居住地澄海蓬州村以及营口等地,建造房屋和购入新屋多处,并在蓬州村购置田园数百亩。据熟悉陈雨亭事业的人记述:“陈翁在清季拥有家资千余万两。”因此,他在晚清时期就享有“潮州第一富户”之誉。

  陈雨亭经商致富之后,仍保持勤俭治家的优良作风。他留下的治家格言是:“事闲勿荒,事繁勿慌,有言必信,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似秋霜,取象于钱,外圆中方。”家中不用婢仆,洗扫庭院皆由其子女负责,并训练子女纺织、制糖等,严格要求子女不染不良习俗。他常说:“与其花时间与金钱于恶俗而害子孙,莫若修桥造路抚尬孤寡以利众。”由此,他对于潮汕地区多项公益慈善事业,都热心慷慨捐资,贡献良多。

  兴办学校  培养人才

  因受过少时家贫不能入学之苦,他发迹之后很重视兴办学校,培养人才。1897年,他捐资在汕头崎碌创办华英学堂。1904年,又捐资20979大洋购买崎碌的沙园数十亩,兴建汕头市第一中学的前身华英中学堂。陈雨亭去世后,英国人在华英中学推行奴化教育,学生强烈不满,反帝高涨。时任汕头商会公断处处长的陈雨亭四子陈玉锵代表家族向地方法院提出公诉收回学校(华英中学即今汕头一中)。1900年,爱国志士丘逢甲在汕头创办岭东同文学堂,陈雨亭先后以他旗下的裕盛泰、裕盛增、裕盛长、裕盛源、仁盛等商行,或者他私人的名义,一共向该学堂捐助办学经费499两银,为当时汕头埠捐助该学堂银额最多的人士。他还在家中设立私塾,在乡间鼓励开办民众学校,并捐助经费或资产,使乡间许多贫苦青少年得到入学的机会。

  对于潮汕地区其他公益慈善事业,陈雨亭也多所捐助。如1902年汕头福音医院(汕头市第二医院前身)扩建时,他捐助6000大洋给予支持,当这所医院扩建工程竣工时,雨亭先生被推举为落成典礼主席,故当时许多人称该医院为“雨亭医院”。他辖下各商行都立有慈善户,每年获利都必须拨出部分资金划入此户,专作善举之用。他在居住地蓬州村所购置产业,立户名为“天济公”,每年所得租金,也专用于公益。陈雨亭当时是汕头同济善堂董事,曾多次向该善堂捐款。他还在蓬州村屋门口全年向贫苦民众施米,若逢荒年则办米入口,以平价出售,深得灾民赞扬。雨亭先生经商所及的营口、烟台、上海等地,也有他不少乐善好施的事迹,被人们亲切称为“潮州老人”。

  1900年,营口仁裕行的货栈突遭大火,各客户寄存待运货物全被焚毁,因未投保火险,全部赔偿悉由仁裕行负责,由此资本元气大伤,雨亭也因劳累过甚而病倒。尽管寄栈客户损失,因得到完满赔偿,仁裕信用不仅不受影响,反而有新客来转托配货,但仁裕却因资金周转艰涩而决定收缩业务。在艰苦经营下业务略见起色时,又逢日俄战争爆发,影响东北边陲贸易。1905年,仁裕行在上海采办一批货物,由西平、北平两艘货轮运往营口,至旅顺口附近海面,被日本兵舰拦截,强行押送至日本佐世保军港,诬为载运接应俄国物资而被判没收。陈、郑两家虽设法与日方交涉,但没有结果,而腐败懦弱的清政府却不敢出面交涉,致商户沉冤难伸。在火灾、兵祸双重打击下,陈雨亭自知生意振兴乏力,营业日趋中落,讴气而影响病体。他结束营口营业,让子孙继承他的事业。就在这一年,陈雨亭因病逝世,享年63岁。陈氏子孙众多,其中不少人在海内外商界颇有成就。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关于更多相关 陈雨亭 的资讯
【编辑:兹妮森】
  • 用户名:   验证码: 匿名
  •   请发言时注意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本站有义务配合有关部门提供相关记录,违法违规的言论可能成为对你不利的证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