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海内外潮汕人 > 教坛名师 > 正文
印尼归侨杨时云:三尺讲台书写无悔人生
Cr.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海内外潮汕人  2013年01月16日 23:17  作者:兹妮森

  杨时云,印尼归侨、厦门知青,现年67岁,退休前任职于永定县培丰中学。

  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我多次放弃回城、出国的机会,一辈子扎根在山区侨乡的教坛,培养山里孩子,无怨无悔,钱财上我是穷人,精神上却是富翁。

  激情少年

  我的原籍在广东潮安,1946年出生于印尼苏门答腊占碑市一个工薪阶层的家里,7个兄妹,我排行第三,父母对我们十分疼爱,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时,教我们讲客家话,给我们讲水浒、三国、岳飞等传统文化故事,给我们买玩具、糖果。在我幸福的童年里,有许多美好的梦想:长大后要当个大作家、知名教授、好医生、科学家等等,干一番大事业。

  这些美好的梦想,时刻敦促着我努力学习,天天向上。从小学到高中,我的各科成绩都很好,是年级的优等生,还经常在当地的华文报刊杂志上发表时评、散文等作品,在学校被同学们称为“小作家”。1964年,我在印尼爪哇泗水市中华中学高中毕业时,很多华人工厂、公司要高薪聘任我,我都一一婉谢,选择回母校侨众中小学任教。也许就在这两年的教学经历中,我与教书结下了不解之缘。

  1966年9月,印尼掀起排华浪潮,父亲为了预防不测,决定把我们兄弟几个送回国。我们这一批归侨被国家统一安排到厦门,从1966年10月到1969年3月,我们集中在集美华侨补习学校系统学习中文。

  知识青年

  1969年3月8日,我和110多名同学打起背包。扛着红旗,沿着当年红军走过的路线,经过4天的长途跋涉,最后来到永定山区坎市公社东中大队红星生产队(现培丰镇东中村)插队落户。我被安排住在一户贫下中农的家里,公社每月补贴8元给房东。在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过程中,我们白天开垦荒地,种水稻、地瓜、玉米、花生、烤烟,捡牛粪,积绿肥,开展劳动竞赛,选用优良品种,化肥、有机肥交叉使用,科学种田,提高粮食产量;晚上办夜校,读报纸,吹长笛、拉风琴,组织文艺宣传队,到各生产队进行文艺演出;农闲时烧石灰、砌房屋,养猪、养牛、养鸡鸭,增加生产队的收入;协助公社大队搞合作医疗,当基干民兵。知青生涯精彩而充实,是一笔宝贵的人生财富。

  1973年春,大队老支书和小学校长了解我高中毕业并教过书,决定叫我去教书,当民办教师。然而,此时知青已经大量返城,同来的42位知青大都回了城,我也有一般人求之不得的出国、回城条件。父亲几次为我办好了去印尼的手续,厦门的同学也为我联系好了工作单位。只要答应父亲,马上就可以出国;答应同学,马上就可以回城。但当我看到农村山区落后的面貌,孩子对文化知识的渴求和大队老支书对我的信任时,不禁犹豫起来。如果真的走了,这里的娃娃怎么办?山区的孩子需要老师,这里的群众挽留我。

  信念最终战胜了诱惑,我留了下来,因为我爱这个事业,它是我童年的梦想。在东中小学教了1年,第二年调到培丰中学。这一年,我与本地姑娘吕清娟结了婚。从此,就把整个心安放在这里一届又一届孩子们的身上了。1980年-1983年在当时的公社中学——坎市中学任教,1984年——2005年回到培丰中学任教。

  活力壮年

  为了教好英语,我经常利用晚上休息时间,通过收听BBC或看电视英语讲座来提高自己的英语会话水平。平时要认真备课写教案,教学讲求精益求精;工作讲求守时守信,一般小事不请假、大事不超假。1976年夏,我2岁的儿子不小心被开水烫伤送到了医院,闻讯后,我先请假、安排别人代课,才匆忙赶到医院,虽然儿子病情很严重,但此时学生已进人升学总复习阶段,耽误不得。住院第二天,我就赶回了学校。

  1997年和2001年,父母亲相继离世,由于路途遥远,更重要的是担任毕业班班主任和2个班的英语课教学,无法给父母送终,只能在家里在父母的照片前焚香祭奠。有人问我这又何苦,我的观点是既然吃了教书饭,就要做好教书事,不能误人子弟,正所谓“忠孝不能两全”!过去每次期末考试,各年段、各科目的教学成绩,全县都有评比,我所任的科目不敢说全县最好,但在附近几个乡镇学校中必定是位列前茅的。我带的92届毕业班学生中还出了一位中考英语状元。

  教育工作是一项综合工程,既要教学生文化知识,更要教学生怎样做人,做一个有时代责任感的人,做一个有理想、有爱心的人。1976年2月,周总理逝世时,我带领全班同学在班级举行追悼会,班上贴着从报纸上剪下来的周总理的小幅照片,黑板上写着“挥泪继承总理志,誓将遗愿化宏图”沉甸甸的大字,同学们逐个向总理宣誓。

  此举,同学们至今谈起还感触很深;我所教的学生分布在各行各业,当今兽医内科著名学者,多次到国外教学交流,在厦门留学生创业园受到胡锦涛总书记亲切接见,在科技兴业方面有特殊成就的海归代表赖州文博导在初中时就是一个有远大理想的学生;近几年本地比较有名的捐资助学,热心公益的爱心人士基本上是我的学生。有生如此,我心足矣!

  班主任我当了25年,我的体会是一定要本着关心爱护学生,注意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的愿望严格要求学生。比如我的一位学生张某,平时散漫、不遵守纪律,严重影响全班同学。一次自修,张某又偷偷溜出教室去看马戏表演,我了解后赶到戏场把他找回来进行严格批评教育,并利用他的优点鼓励他写作文,出班级墙报,通过谈心沟通,小张转变思想观念,明确了学习目的,勤奋学习,前几年也成为一名教师。上世纪70年代有些学生因贫穷无法上学,我一边做好家庭访问工作,一边资助困难学生读书。从27元的微薄收人中挤点钱买学习用品和图书给困难学生,很多学生至今都还念念不忘。每年春节,许多学生都会来拜年,共叙师生之谊。我的工作也得到上级领导、学校老师、社会群众的肯定:我于1979年转为公办教师;1984年加人了中国共产党;连续4次被永定县教育局评为先进工作者和优秀班主任。我觉得扎根山区献身教育值得。

  幸福晚年

  2005年,我在永定培丰中学退休。幸福的晚年生活开始了。儿子有理想的工作;儿媳经营一间店面,有不菲的收入;前几年全家搬进了市区居住,儿孙绕膝,尽享天伦之乐;时常有学生前来问候,心里总是暖暖的;闲暇之余,练练书法、拍拍照片、写写博客、填填诗词、整理一些人生感悟,日子过得舒心而充实。今年除夕之夜,我接到许多拜早年的祝福电话,兴奋之余,即兴一诗:炮竹烟花闹翻天,除夕佳宴庆团圆。欢送瑞虎辞旧岁,恭迎祥龙康乐年。 (杨时云/口述 赖守铭游萍/撰文)

来源:福建侨报
0
关于更多相关 的资讯
【编辑:兹妮森】
  • 用户名:   验证码: 匿名
  •   请发言时注意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本站有义务配合有关部门提供相关记录,违法违规的言论可能成为对你不利的证据。
  •